解语花下--青冥

昔我往矣 第十场

去翻以前的文才发现已经到了百粉了,应该有福利但是想了想自己写的这玩意儿也没啥福利好给的,还是按照lo上惯例点梗吧[虽然我到现在也不清楚怎么玩]暗黑者,执念师所有cp排列组合怎么都行,拆逆水仙啥的泥萌只要想我都可以(除了肉)╮(╯▽╰)╭节操早就被我吃完了别问,马总相关衍生也可以,其他的没在lo上写过就算了,提一句主要是为了凑字数(够

##########朕就是这么一个画风奇丽的美男子################

此章又名:年轻人,就是要想着弄些大新闻

薛天经历过商场表白后,食髓知味,做了一个伟大的决定!他要光明正大的,正式的,向罗飞表白!

至于为什么选择现在,一个团子状态,薛天不认为自己要是敢在成人状态向罗飞当众表白罗飞会不会第二天就和自己离婚。

有一个向社会出柜的勇气确实让人佩服,但这并不是一个思虑成熟的成年人应该干的事,罗飞是一个警察,一个热爱这份工作并在短时间内不打算更换工作的警 察,薛天当然要对罗飞的未来负责。但是应该怎么做还是需要找人有一个参考。

薛天趁着周浩和罗飞去开会戳了戳韩灏:“你和周浩是怎么在一起的呀?”

韩灏撇了他一眼:“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薛天:“借鉴一下嘛。”

韩灏:“你想对罗飞表白?”

薛天:“总不能白变成这么小的小孩子吗╮(╯_╰)╭。”

韩灏微微一笑,跳下小凳子跑去法医室。

薛天:“……”简直神一般的反应,算了,不还有周浩么,虽然对周浩讲的故事真实性会出现一些问题,但是……应该有一些参考价值吧……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欢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二队讲那过去的事情~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二队讲那过去的事情~二队说那时候:

我爸和韩灏他爸都是警察,当年就是过命的兄弟,想当年兄弟俩妻子同时怀孕,高兴地不得了。一次庆功会上两位父亲酒酣胸胆尚开张,在一群同事起哄的情况下就这么脑子一热给两个尚未出世的小娃娃指腹为婚,为什么说脑子一热呢?因为喝高了的一群人忘记了两个孩子都会是同一个性别的可能性了。我们俩从小一起长大,同居长干,青梅竹马,两小无嫌猜,郎情妾意,别误会我是郎他是妾啊,心意相通,在我高超的人格魅力感召下到成年之后我们就顺水推舟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这么在一起了。

薛天眨眨眼,对这个回答表示:“周队长,你知道驴化铁吗?”

“驴化铁?这驴里面怎么会有铁呢?”

“驴的里面确实没有铁,但是你的脑子里有驴啊。”

周浩略有些迷茫:“我脑子里面怎么会有驴?不,你什么意思?”

薛天想要遗憾的拍拍周浩的肩,奈何现实太残酷,他伸出两个爪子拍了拍周浩的腰窝:“好好吃药,好好补肾,我想你还能再让导演抢救一下。”

虽然周浩说的跟说书的一样,薛天还是成功get到了一个关键词:婚约。

可是自己去哪来找人来弄一个婚约的呢?指腹为婚?别闹了,就算罗飞当年被指腹为婚那个人也不能是自己啊。

这时候一个青春靓丽温文尔雅穿着得体的女性礼貌的敲了敲重案组的门:“您好,请问这里是专案组办公室么?”

薛天仰着小脑袋用软糯糯的声音道:“是的呀,姐姐,你有什么事情?”

“我找罗飞,小朋友,你知道他在哪么?”

“他去开会了,姐姐你找罗飞什么事情呀?”

女人笑的十分温和,柔声道“我是他的未婚妻。”

WTF

薛天的内心有无数的草泥马呼啸而过。

TBC

昨天的灵感都被专业英语吃了,麻麻再也不用担心我上课不认真听讲被老师发现的问题了,我发现所有人回答问题都是标准的橙汁体:Sorry,I. don't understand.这大概是唯一一节说不知道老师也很宽容的课了......


   
评论(35)
热度(21)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