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三人行,必有单身狗 下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

自古真情留不住,从来套路得人心。

主要是昕爷自己单方面认证的昕博结果昕博be了,一丁点胖雨和极少獒龙,还有两对神奇cp。

bug/烂尾/ooc预警,前文见tag

黑喂狗!

不少文学作品里对于监狱的描写都是暗无天日,许昕瞪着头顶上的白炽灯发呆,觉得作者非常有必要进来体验一下生活,这里面连晚上都亮着灯,算是世界上最接近永恒的光明的地方了吧。
监狱生活没有电影里那么波澜壮阔,有的只是无尽的空虚和精神上的折磨,还有日常挣工分。每天都要劳动,赚取更多的工分好好表现能够减刑早点出去呼吸自由的空气是他们唯一的希望。
许昕怎么也没想到,在他还纠结着给自己和小圆脸的孩子取什么名字的时候,突然就被警察以盗卖文物罪把他带走了。
许昕对此一头雾水,然而证据确凿,在马龙的多方周旋下,许昕还是被判了半年的有期徒刑,奇怪的是,在许昕被抓之后,方博和周雨仿佛人间蒸发一般不见了。
小胖中间来看过他几次,因为周雨的失踪让樊振东瘦了不少,也成熟很多,小胖带着最新的消息来见许昕,撇这嘴眼眶红红的:“昕哥,我查到周雨的身份了,他根本不是什么调音师,他的身份是雷哥。”
雷哥在江湖上的风评一向不佳,出了名的有钱什么都干,最大的特点就是脾气爆。
樊振东:“据说你这事是雷哥和他身边的一个人办的,按照描述,就是方博。”
许昕:“你相信周雨么?”
樊振东:“我相信证据。”
许昕:“你真的觉得以国胖的实力,就凭一个雷哥能把我送到这来么?”
樊振东隐约的猜测被人一下点破证实,这个他一直在逃避的问题终于被人戳破:“难道龙队和继科大哥也在里面?”被自己最亲近的人背叛的消息让小胖情绪有些崩溃,“我去找吴指导,去找皓哥,他们肯定有办法解决的。”
许昕:“小胖,你先别急,这几个月我在里面倒是有了不少时间思考,想到了很多之前都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其实事情在方博和周雨到来之前就已经不对了,时间紧我们先不细说,你去查一个我之前做过的案子和文物有关,雇主姓马。”
小胖紧紧握着电话:“好。昕哥,你在里面还缺什么东西么?”
许昕:“我什么都不缺,吃的你也别送了,大部分也到不了我手里。”
小胖:“昕哥,你好好表现,我会想办法让你早点出去的。”
许昕:“哦,对了,你去外面吃东西尽量别用一次性筷子了。”
小胖有些拿不准许昕的用意:“筷子?”
许昕:“对,就是一次性筷子,别用了,自带餐具也挺好。”
许昕不是什么环保人士,嘱咐小胖也不是因为为了绿色森林的保护,纯粹是他们监狱最近一直都在装一次性筷子,将做好的筷子塞到塑料袋里面去。
看着周围被人偷偷抹鼻屎上去吐唾沫上去的筷子,再想想之前用的那些一次性筷子,许昕一开始只觉得胃在翻涌,后来也就习惯了。
监狱里新进来两个人,说话带点西北口音,罪名是肇事逃逸,许昕闻着他们身上有血腥味,绝对不止逃逸那么简单。
正在许昕胡思乱想的时候,狱警突然把他叫出去,有人证明了他的清白,之前是误判。狱警还说了一堆其他的官套话,许昕皱着眉头,只听进去了有政府的补偿云云。
许昕觉得自己此刻应该骂两句娘,你们想让我进来就进来,想让我出去就出去,老子不走了。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事情不对。
监狱里不一定安全,但是总比外面安全一些。
许昕昏头昏脑跟着狱警办完了手续,一时拿不准事情的走向,出门之后没走几步路看见之前的雇主,马老板。
马老板热情的朝他走过来,一副面对救命恩人的寒暄:“许先生,好久不见呐。”
许昕谨慎的冲他点点头:“这事是马老板帮的忙?”
马老板拉住他的手十分亲昵:“许先生救了我的命,我总不能看着我的救命恩人在这种地方承受不白之冤。”
许昕敏锐的察觉到马老板的手突然变得很是粗糙,一向养尊处优的人手上怎么会有茧子?
许昕不动声色的抽回自己的手:“多谢了。”
马老板:“许先生还是这么精神,不知道能不能赏脸让我请您吃顿饭?”
许昕无比庆幸自己此刻带着眼镜:“我弟弟来接我了,我们还是有时间再聊。”
小胖正好在旁边一家面馆出来,看见许昕有点愣,一时没消化刚刚还在里面看见的人怎么就出来了。
樊振东墩墩跑到许昕面前:“昕哥,你越狱了?”
许昕搂着小胖:“什么越狱,多亏马老板的帮忙,你昕哥我沉冤昭雪了。”
马老板:“这是您弟弟,小孩挺壮实,也就多双筷子的事,一起去嘛。”
小胖隐隐感觉不对,马老板带来的人冲着他们有一种包围的态势,这里离着监狱虽然不远,也是个盲区,他和许昕赤手空拳的情况下还未必能打得过这些人。
正在双方气氛微妙的时候,一辆越野吉普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停在他们面前。车上赫然是让许昕进到监狱的罪魁祸首消失了几个月的方博,副驾驶位上还有一个带着帽子看不清脸的人,方博冲他们喊到:“上车。”
许昕看见熟悉的小圆脸,咬了咬牙,带着小胖上了方博的车。
方博开车技术算不上好,速度倒是挺快,他们缓了好一会儿才发现副驾驶上面的人是周雨,两人的穿着和之前大相径庭。
许昕:“是你们把我弄进去的?”
周雨承认的很爽快:“没错,这是……”话还没说完,方博一个急转弯差点把人甩出去:“方博!你开过山车呢!”
方博也在那吼耳机对面的人:“你大爷的就不能早点说!也就是你博哥技术好!”
周雨:“你稍微稳一点,我们这是逃命,不是为了送命!”
方博:“放心,过了这个弯,我肯定把他们甩了。”
然而方博还没得意两分钟,后面的车就又追上来了。
周雨无奈的扶额,打开电子地图:“安子,给我们规划一条路线出来。”
樊振东一路上死死的盯着周雨,车一路开到郊区一处烂尾楼,周雨仿佛才注意到他一般。
周雨笑眯眯的看着樊振东:“哎呀,我们胖儿怎么这么瘦了?”
小胖哼了一声转过头去,躲开周雨伸过来想要捏脸的手。
周雨装作一副很受伤的表情:“这才多长时间不见,胖儿就不要我了么?”
方博:“你是不是收集胖子有瘾?”
周雨:“小胖不胖。”
许昕看看小胖突出来的小肚子,决定对周雨的意见持保留性意见。
方博一个急刹车,樊振东手惯性影响头差点撞上车窗,被周雨及时护住。方博和周雨跳下车,在放在后备箱一个黑色的旅行袋拿出两把手枪,周雨拿出一把狙击枪递给许昕:“昕哥,一会儿远距离的就交给你了。”
方博:“你一瞎子,怎么还喜欢玩这种远距离的东西。”
许昕:“你们俩把我坑进去,就不怕我一会儿报复你们?”
周雨正在给小胖挑一件合适的武器,三两句就讲小胖哄顺毛了,周雨从车上拿来了一个护身符给小胖带上。方博不自觉的歪着头想了想:“我怕我用不好。”
许昕被方博的动作萌的肝颤,向小可爱势利低头:“算了,你们为什么这么做?”
周雨:“有人想要通过马老板偷渡出去一个从墓里盗出来的国宝级文物,马老板为了保命找了我们,但是我们后来查出来马老板也是其中一环,他们的真正目的是利用我们偷运文物。”
方博:“后来文物离奇失踪,他们认定是你发觉了他们的阴谋偷走文物,准备把你干掉。我们考虑了一下,觉得还是监狱里安全,只不过现在看起来也没那么安全。”
周雨看了一眼电子地图:“具体的一会儿再说,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把尾巴甩掉。”
许昕迟疑的看着手里的巴雷特:“甩掉?”
周雨:“嗯,干掉。其实也没差了。对了,子弹挺贵的,省着点用。”
许昕:差别还是挺大的……
方博和周雨凑在一起和耳机那边的人在商量着什么,嘱咐他们在原地等着。
许昕:“你就这么轻易的被周雨买通了?”
小胖:“我就知道雨哥这么做一定是有原因的。”
许昕:“今天早上是谁跟我红着眼说话的。”
小胖:“你不也是见了博哥一面就把我拉上了他的车。”
许昕和小胖互相瞪了一会儿,决定继续他们的友好同盟,这两个人穿的还是情侣装,非常值得有危机感。
在解决这个危机感的同时,许昕觉得他们更应该解决眼下的危机:“胖儿,继科和马龙最近在干什么?”
小胖儿:“旅游,他们去陕西了。”
许昕:“我在里面新添了两个陕北口音的狱友。”
小胖儿眼前一亮:“他们不是去旅游的。”
许昕:“你还记得在宠物医院的那只熊猫么?”
小胖儿眼前一亮:“雨哥还说他和我挺像的。”
许昕:“那是秦岭熊猫。”
小胖子豁然开朗:“所以那个是他们在查询文物的时候顺便就下来的!这个局就是那时候开始的!”
许昕摇摇头:“不,这个局从他们来之前就开始了。”
小胖:“那一开始雨哥送给我的T恤也是预谋好的?他看我的眼神明明那么深情。”
许昕拍了拍小胖子的肩:“我们江左的人除了我都那样,盯着个水瓶子都能出一眼万年的效果。”
小胖:“什么江左?”
“江左就是老家在江苏用左手的人……”许昕一愣:“对啊,什么是江左?”
小胖见许昕眼睛开始发直,不由充满担心:“昕哥?”
许昕声音猛的提高:“周雨是江左的人。”
小胖:“昕哥,你不也是江苏左手么?”
周雨听见响动笑吟吟的捏了一把小胖肉乎乎的脸:“昕哥的江左和我们的江左不一样。”
许昕:“你知道什么?”
方博:“从现在开始兵分两路,小雨和小胖儿从这边的小路走,咱俩开车走这边的大路,他们肯定以为东西在小雨他们那里,我们就抓紧把东西送到安全地点。”
许昕正想义正言辞的拒绝,他们本来人数就占劣势,再分开恐怕不妥,却看见樊振东拉着周雨:“雨哥我们没车得快点走。”许昕心里不由产生一种老父亲的凄凉感,孩子大了,知道跟对象跑了。
方博:“我和周雨刚把文物从第三方势利那里偷回来,对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兵分两路还能把东西送回去。”
小胖:“这个文物是什么?”
周雨在车里翻出来一个锦盒:“佛牌,值好几十个亿呢!”
许昕脱口而出:“就这玩意几十个亿?我一辈子也挣不了这么多钱。”他突然觉得这一幕莫名有点熟悉。
小胖有点怀疑,周雨金牛座属性去哪了,:“几十亿!放的这么随意?”
周雨:“这样随意一点放着就不用担心被人一下搜走了,就算是不小心暴露之后别人也以为是假的。”
樊振东觉得很有道理……个毛,鉴于那个人是周雨,他决定保持沉默。
许昕的脸上同样有所怀疑,但是目前还是先摆脱后面追着的人将佛牌送出去为上,四个人兵分两路,很快就出发了。
周雨和樊振东并肩走着:“胖儿,待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你千万别管我,一个人跑到安全的地方。”
小胖儿涌出一种不详的预感:“小雨,我能保护你的。”
周雨忽然停下,脸上的严肃表情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樊振东,这是命令。”
樊振东:“我们是并肩作战的战友。”
周雨:“战士,就应该服从命令。”

后来他们成功与大部队汇合,并成功将文物送还给相关部门。没想到就在他们送还之后,文物在路上出了问题,周雨和方博继续处理接下来的事,留下许昕和樊振东相依为命,好在张继科和马龙很快就回来了拯救这两位相思成疾的人。
许昕对张继科和马龙怒目而视:“你们竟然合起伙来骗我!”
马龙:“我们知道的也不多,很多事都是推算的,对你顶多算是部分事实省略。”
许昕:“你们就不能给我点暗示!”
张继科:“是秦老师吩咐的,无论看出什么来都不能告诉你。”
许昕:为了讨好老丈人连兄弟都瞒着,张黑狗你良心呢!
小胖暗地里扯了扯许昕的袖子:哥呀,继科大哥可是博哥的师兄。
而且雨哥可听继科大哥的话了!
许昕:……
许昕清清嗓子:“那个……你们都知道什么?”
马龙:“只知道大博之前就在北京。”
张继科:“除了你之外江左的人都属于保护者。”
像他们这种游走于刀刃上的人,组织出于安全考虑,会培养一批从小就进行特殊训练的保护者,在暗处监护他们,明面上这些保护者是不存在的,在出任务之外也不会出现。
许昕:“为什么我不是保护者?”
马龙:“大概处于战略考虑吧。”
张继科随口答道:“可能因为你进总公司年龄大了。”
张继科没想到自己随口一说,倒是接近了事情的真相,许昕一直到16岁才进总公司,性格浪到不行,被不少人认识 ,才没有成为保护者。
秦志戬喝着肖战泡的茶皱着眉头:“兔崽子们怎么还没来问我江左的事?”
肖战:“来了你也是把人糊弄回去,来啥?”
许昕决定一个人出去走走,也不知道怎么就这么巧最近的高铁票只有剩下去济南的了。心情烦闷惦记着方博的许昕决定去张继科之前所在的分公司转转,在那里许昕发现了一个眉毛浓密的人,他意识到这就是之前他有一次给道哥买狗粮发现狗粮卖光了在宠物店门口见到的那个提着一大袋狗粮的人,这个眉毛实在太特殊,不得不让人记忆深刻。
“你找我有事么?”
许昕听到那个人的声音,正好与方博和周雨在一起的第三个人声音相符。
许昕:“是你?”
对面的人笑了笑:“昕哥,咱们换个地方说吧。”
那人带着许昕来到食堂,许昕挑挑眉:“这就是你要换的地方?”
“现在正是训练的时候,没人来,去外面谈事我不放心。”
“你叫什么?”
“闫安,和科哥方博都是肖指导门下。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反正规定也没说不说,嗨,其实你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我就都告诉你得了。”
许昕:“你这算是有问必答?”
闫安:“这次小雨把科哥也算进去了,科哥回来肯定追着我们仨问,还不如告诉你,省了中间传话。我们仨从小就一起训练,后来一起组队,小雨指挥,博哥行动,我负责用电脑查资料查监控一类的,昕哥你家门口的监控就是我装的。”
许昕随后得知了事情的原委,自己保护马老板的案子因为马老板离奇失踪尾款没收到,闲的无聊的三人就开始调查这件事,一查才发现事情不得了,马老板还涉及到盗墓和走私文物的问题,有人盯上了一件国宝级文物,哥仨一商量哪有千日防贼的,自己就把文物偷回来换了个假的。
许昕的表情一言难尽,闫安见了摆摆手:“我们这也是经过有关部门同意的,再说我们换上的那个假的也是件文物,就是没那么值钱。”
结果东西后来还真丢了,虽然是假的也是件文物,没有让祖国财产流失的道理,三个人想办法将东西弄回来了,结果做的太隐秘,没让人发现自己的痕迹,对方的人想了半天觉得许昕就是那个破坏他们计划的人,于是有了后面的事。
许昕:“真的文物呢?”
闫安笑了笑:“我们怀疑有内鬼,就把东西一直留在身边,现在事情完了,周雨就去拿东西了。”
许昕想到小胖刚给他发来消息说周雨去看他了:“你不是说你们把东西留在身边?”
闫安:“周雨那不是喜欢上小胖儿了么?就把东西给小胖当个护身符戴着,男朋友么,都是自己人。”
小胖面色惨白的坐在沙发上,连手里的薯片都没兴趣吃了,自己竟然把一个价值连城的文物戴了那么长时间!这要是一不小心有个剐蹭,或者丢了,后果简直不敢想。
周雨喂给他一个牛肉丸:“我的小英雄,这次你可立了大功。”
闫安摇摇头:“果然流言说的没错,三人行,必有单身狗。这两个找着对象就抛弃我的人渣,尤其是方博,为了和他对象过二人世界把我扔到这来替他干活,下次打游戏别想让我和他们组队!”
许昕:“等等,方博有对象?”
闫安:“那可不,他对象是破译密码的,一天天顶着个乱码到处跑,说的话都是乱码,亏得方博那小子能懂。”
许昕破有一种晴天霹雳的感觉,自己暗恋那么长时间的人,竟然有对象?
许昕想到从陈玘带着他参加江左聚会的第一面,那个软软的男孩子。
闫安:“可是我们除了转行,根本不可能大庭观众的出现,按你说的玘哥也是保护者,怎么可能不懂规矩把博哥带出去?”
许昕:???
难道这一切都是幻觉?
受到打击的许昕非常怀疑人生。
闫安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偶然和方博聊起这事,方博表示这么小的年纪就得了臆想症真是可怜。
方博:“对了,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带甜甜上个分,那天跟我说都快掉到黄金了。。”
闫安:“行,没问题。”
闫安:“诶?昕哥其实看上的不会是甜甜吧,你俩长得那么像,不少人都弄混了,在北京的时候不也是你和甜甜交叉出现,科哥和龙哥还有小雨都知道你们是双胞胎,昕哥似乎不知道啊。”
方博沉默了一会儿瞬间爆炸:“卧槽!那个混蛋别想对我弟下手!一会儿我就给甜甜打电话让他来我这!”
怕是已经晚了,许昕卖力的给方甜甜收拾房间,连地板蜡都打的锃亮。
方甜甜欢快的声音从外面响起:“瞎子你过来帮我递下毛巾!”
许昕激动的站起来:“好!”一不留神脚下打滑,嘭的一声,摔得可惨。
听见声音的方甜甜急忙从浴室跑出来,身上还带着水和有蜡的地板产生奇异的物理反应,路过的马龙见许昕和赤身裸体的方甜甜躺在地上感叹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体贴的把门关上了。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评论(14)
热度(57)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