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粘了黄豆面的驴打滚才最好吃

逻辑废,主昕博未遂,附带超帅浪人等一堆看不出来的cp

1.

许昕最近痴迷于驴打滚不可自拔,尤其是粘了黄豆面的驴打滚,但是总有不良商家在黄豆面里掺面粉,大蟒很愤怒。

作为一条勇于在建国之后成精的大蟒,连粘了黄豆面的驴打滚都吃不到,蟒生还有什么意思。

马龙:“驴打滚那么多,你执着个啥劲。”

许昕义正言辞道:“粘了黄豆面的驴打滚才最好吃。”

许昕对于黄豆面驴打滚的执念闹得秦门和吴门上下都不得安宁,小胖也因此多长了五斤肉,简直罪过。

2.

许昕和粘了黄豆面的驴打滚的孽缘要从张超开始算起,那天张超拿着一袋子驴打滚四处发,据说是郝帅特意从天津带回来的,大蟒并没有想清为什么北京很常见的小吃要郝帅特意从天津带回来交给张超让他再四处发。

因为驴打滚很常见,又不好消化,大家也只是拿了一两块,见许昕对驴打滚很感兴趣的样子张超干脆把剩下的一大袋子全交给了许昕。

许昕吃着驴打滚思考去肖门借住一段时间的可行性,后来想想还是找个天津代购吧。

3.

这个世界上有国外食品代购,偏偏缺少国内食品代购,许昕只好在四九城内寻摸起来。

东城有一家点买的驴打滚很好吃,黄豆面里也没掺面粉,虽然价格高了点,还是有很多人钟情于此,许昕就是这里面的一员。

驴打滚并不是每天都能卖到的,没有驴打滚安慰的许昕垂头丧气的跑到后山化成原形晒太阳。一只柴犬正在阳光底下睡得直流口水,许昕觉得一块粘了黄豆面的驴打滚正在向他打招呼。麻麻快看那块驴打滚会发光!

4.

柴犬丝毫没感觉到一只垂涎于他的蟒蛇正在靠近,还愉快地打着小呼噜,就是这呼噜的声音有点响,方圆五里都没有动物敢于靠近。

也不知道噪音污染找城管投诉能行么。

然而这并不能打扰许昕朝着粘了黄豆面的驴打滚靠近的进程,许昕和粘了黄豆面的驴打滚,不,柴犬度过了愉悦的一天。

刚刚睡醒懵懵懂懂的柴犬简直巨萌巨可爱。

5.

许昕心满意足的回家,柴犬果然是世界上最美好的生物。他呆着呆着突然想到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他和柴犬愉快地交流了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甚至连祖宗八代都交代的一清二楚。

然而他没问柴犬到底叫什么,许昕浪荡的蛇尾巴蔫蔫的垂了下来,不过许昕是一条乐观的蟒,他仔细回忆和心上犬的每一句交流过程,仿佛是肖门的,一逗他紧张的时候还有点结巴,许昕兴致冲冲的就去找他和小胖的师父了。

吴爹算是现在各个门派之间年龄最大的人,肯定知道肖门的小结巴是谁。

6.

吴敬平面色复杂的看着许昕,小结巴,这不就是陈玘么?还在肖门呆过,妥妥的是陈玘没错,难道这就是自己徒弟们逃不脱的宿命?

然后许昕要追求杀神的消息就传遍了大江南北。

所有人看许昕的眼神都透着一句话:我敬你是条汉子。

7.

杀神的名号在江湖上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除了剑眉星目少年感十足和看人一往情深的眼神之外,陈玘最为出名的就是火爆的脾气,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当年陈玘因为一张俊美的脸招了不少烂桃花,总有不怕死的去摸老虎的屁股,死的都非常惨烈。

其实上面那句话有一处不严谨,陈玘不是老虎,他是一只雪豹。

后来日天日地的杀神和肖门同样日天日地的邱贻可内部消化互相伤害去了,现在过着喝茶撸猫现世安稳的日子。

据说每天都有人开赌盘赌许昕能不能看见明天的太阳,可惜后来雾霾太严重一直都是阴天。

8.

许昕瘫在杀神面前的沙发上:“我要找的是粘了黄豆面的驴打滚,哥你瞅瞅你化成原型那毛,看起来一点都不好吃。”

陈玘托着下巴:“肖门呆过的人除了我之外都是犬科,肖门在外面是出了名的恶魔军团,肖指还说自己就是喜欢有血性的,哪有你说的小可爱。”

邱贻可回来之后听陈玘提起许昕的事情:“我侄儿就很可爱。”

陈玘捞过葱头:“看你们俩那一模一样的褶子,小可爱?”

邱贻可:“蟒蛇么,都瞎。”

9.

经过重重调查,说白了就是听了好几天与肖门有关的秦门的人的墙角,也就是说听了好几天张超和马龙的墙角。许昕虽然视力不好,但是听力还是不错的,足以支持他隐约听见屋子里在说什么而不被打死。

许昕基本上确定他那天遇见的就是肖门的小师弟,蟒爷向来就是说干就干的性子,收拾东西打包聘礼就准备去和肖门的小徒弟求婚。还特意准备了一大盒粘了黄豆面的驴打滚。

许昕和大番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就这么尴尬的坐了半天,半响,许昕慢悠悠的开口:“你吃过粘了黄豆面的驴打滚么?”

大番:“吃过。”

许昕:“我也吃过。”

10.

方博看着呆愣愣站在大厅里的大番过去拍了一下他的肩:“怎么了?”

大番:“博哥,我觉得虽然科哥和龙哥都是三剑客,蟒爷好像是个神经病。”

方博:“管他呢,走了走了回去开黑。今天博哥肯定带着你杀个落花流水。”

大番:“昨天就是你最坑。”

方博:“昨天那是意外,今天我想出来一个新的战术,肯定没问题。”

11.

据说11月11号是光棍节,许昕绝望的看着日历,连光棍节的数字都是成双成对的,只有自己是单身一蟒。

天无绝人之路,在那年那月的那一天,许昕找到了那只在牧羊犬身边的小可爱,果断凑了上去。

不巧这一幕被张超看见了,牧羊犬正是郝帅,联想到许昕这几天贪恋郝帅带回来的驴打滚,再加上对肖门感兴趣,追着许昕揍了三条街。

许昕好不容易解释清楚,自己想泡的其实是郝帅身边的阿柴,又被追着揍了三条街。

万万没想到,许昕追妻路上的第一道阻碍竟是来自自己人的。

12.

死也要溅你一身血的铁超,名不虚传。

郝帅贴心的挡上方博的眼睛:“傻子看多了,会传染的。”

方博:“他就是大蟒?大番那天和我说来着,传说中的蟒爷是个智障。”

郝帅满意的看着师弟:“没错,我们回去了。”想吃掉我师弟,当我是不存在的么?

作为阻拦许昕追求媳妇的路上,郝帅真的什么都没做,他根本没有把舆论先指向杀神,也没有说许昕那天看见的是肖门小师弟。

而且大番本来就是肖门小师弟,没毛病。

13.

谁还不是个切开黑来着?

马龙歪着头:“昂,什么叫切开黑?”

系统提示:玩家【马龙】对玩家【许昕】释放【绝杀技:补刀】,玩家【许昕】受到99999999999点伤害,玩家【马龙】获得掉落橙装装备【绝望的大蟒】

14.

许昕:我就是想吃个粘了黄豆面的驴打滚,怎么这么难?

   
评论(33)
热度(225)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