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科龙/昕博】知我者 20

刑侦AU,bug/ooc注意

寡人有疾4

张继科找到马龙的时候,马龙正盯着北京市的电子地图,上面被画满了东西。

“继科儿,咱们排查的时候漏掉了一个地方。”

张继科坐在马龙身后,把脚随意搭在桌子上:“咱们当然漏掉了一个地方,不然受害者身份不可能到现在还查不出来。实在不行就通过面孔识别,通过身份证照片信息进行全国范围内的搜查。”

马龙盯着地图上的一片区域“时间太长,而且耗资巨大,现在人口流动性这么大,没准下一具尸体发现之后都找不出来这个死者的具体身份。”

张继科顺着马龙的视线看过去:“你是说,死者可能是在京郊那片居住?”

马龙:“那边外来人口居多,人口流动性大,邻里之间感情淡漠,而且现在刚刚过完年,各个单位上班时间不固定,也是员工享受完假期和年终奖之后的离职高峰,多一个人少一个人都不怎么会引起附近人的注意。”

张继科:“凶手将死者抛尸在生前活动区域的话,很可能是有某种情感诉求。”

马龙:“先去看看,要是还没什么发现就只能用你说的方法了。”

经过两天的仔细走访排查,受害人的身份最终浮出水面,却如马龙所料,受害人死前就是那附近的一个租客。

张继科:“死者李立兴,男,28岁,湘省并州人,长期在北京打工,是一位生物科技研究员,在一大型制药厂工作,生活作息都很简单,没有与人结怨。至今单身,有一个马上就要结婚的女朋友邹丽,三个月前和女友说单位派他出差,然而我们去死者单位调查之后显示死者三个月前已经从公司辞职。”

许昕:“他女朋友就没有怀疑?毕竟三个月不联系,中间还过了个年。。”

马龙:“这个李立兴告诉邹丽公司这次出差至少半年,根据保密协议期间不能与外界有丝毫联系。大昕儿,你和高远对受害者家里的搜查情况如何?”

许昕:“一切正常,只是所有电子设备都消失了,高远在通讯部查李立兴的通话记录,看看有没有什么发现。”

方博:“我联系了并州当地警方,这个李立兴从小性格孤僻,不善于与人交流,但是我们走访李立兴之前公司的同事和女朋友来看,李立兴性格比较沉闷,但是对人细心体贴,并算不上孤僻。”

许昕:“可能是因为在当地遭受过比较大的打击,他的父母呢?”

方博:“接到消息正在往这边来,还需要些时间。”

马龙:“大博儿,到时候你来接待一下。”

方博:“是。”

马龙盯着方博:“下午有一个全体会议,刘总亲自训话,都别迟到。”

方博无辜的眨眨眼,为什么偏要盯着我呢?

 

小胖的实习生活过的很滋润,比起当正式队员来讲实习警员按时上班按时下班,营养丰盛保证日常三餐的供给,从这几天就涨了三斤肉能看出来小胖子的生活确实很顺心。

顺心的同时樊振东也开始怀念之前天天忙得脚不沾地的日子,照这么胖下去年终体测的时候辅导员又该找自己谈话了。我不会传说中的抖M体质吧,小胖突然被自己的想法惊到,吃了好多个橘子压压惊。

小胖一边吃橘子一边想,得想个办法让刘总把我派出去,一直盯着刘总应该会有效果吧,隔壁孔指导想找刘总干什么只要盯一会儿就能达成目标。

刘国梁站在所有队员的面前,开始了惯例的开场白:“今天,着重批评两个人......”自从张继科和许昕出现之后,全体会议的开场白就没变过,但是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感觉怪怪的,“是哇,一个张继科,一个——”刘国梁不愧是多年的老侦查员,一眼看出了事情的问题根源“樊振东。”

许昕有点懵,说好的我和张继科手牵手一起走一生不离不弃呢,怎么我们之间突然冒出来了一个小胖?黑狗你变了,你不是那个和我一起被训的黑狗了。

别的队员也很懵,小胖多乖,怎么就要被着重批评了呢?

“樊振东,你怎么在实习的里面站着?”

樊振东热切的盯着刘国梁上前迈了一步:“刘总,我在实习啊。”

刘国梁:“哦,你好好站着吧。”

樊振东精神抖擞:“是!”

刘国梁:“咱们接着说啊,这次着重批评两个人,一个——樊振东,你大眼睛盯着看什么呢?站你该站的地方去!”

樊振东:“这就是我的位置。”

刘国梁:“平时怎么站还怎么站!实习生就能搞特殊么!你今天就和周雨一起去出现场!”

刘国梁:“继续啊,这次着重批评两个人——”

“龙队!”林高远从外面探进头来。

刘国梁皱着眉头盯着林高远,大有一副你不说出来一个合理的理由老子就把你弄死的模样。

林高远被刘国梁凶神恶煞的眼神吓一跳,声音颤颤巍巍的:“龙队,又发现了一具尸体,男性,身穿洛丽塔服饰。”

马龙朝刘国梁示意一下,就带着张继科、许昕、方博、林高远离开了,刘国梁继续开会:“今天......”人都走了还批评谁!

 

转眼间已经过了一个月,又有两具尸体被发现,马龙等人对案子还是毫无头绪。第二起和第三期的死者都是颈动脉被割伤,身上依旧有虐打的痕迹,同样都身着洛丽塔服装,抛尸地点都是在死者生前居住地且均为男性,一时间人心惶惶。

方博盯着案件资料:“他们都不是单身,算不算共同点?”

张继科:“你是想说这是来自像你这种单身狗的报复吗?”

方博:“我有女朋友!”

张继科敷衍道:“好好好,你有女朋友。”

方博不服气:“我本来就有。”

马龙:“你有没有男朋友?”

方博突然觉得背后凉飕飕的,还以为自己和许昕的事情暴露了:“我...我...我怎么会有...有...有男朋友。”

马龙把三名死者几张生前的照片并排放在一起:“有没有什么发现?”

许昕一脸茫然:“穿着都很整齐?这不是正常的么?都不是单身?”

马龙:“你看他们和自己女朋友或者老婆照相的姿势身体肌肉非常紧张,身体重心偏离对方,而妻子站的非常自然。但是他们和同性在一起的时候站的非常自然。”

方博:“难道是出轨了?”

张继科揉揉方博的头:“同性恋骗婚。”

马龙:“你们还记得走访第三名死者的一位朋友时,那个特别悲痛的男人。”

许昕:“陆燕钊?”

马龙:“就是他,他家里挂了很多和死者在一起的合照,而且只有死者。”

许昕:“孔指家里还有刘指的艺术照呢。”

马龙:“刘指和孔指那是多少年过命的交情,他们只不过偶然间认识的朋友,就拿咱们来说,大昕,你家墙上和谁的合照最多?”

许昕:当然是我家小圆脸,不光有合照还有结婚照呢!“和你的最多。”

张继科“......”


   
评论(38)
热度(76)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