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昕博】小圆脸可不能失去

清理电脑硬盘发现的东西,我觉得我写这篇文当时可能受了啥刺激,正好遇见一位大大写文真的be了,这种不be天理难容的感觉非常值得表白一下( ´///ω///)我什么时候才能写出这么流畅的be哟

然而这是一篇崩坏的he

警局会议室

许昕一口回绝对面人的提议:“这种感情欺骗是最让人瞧不起的,虽然这个案子难办,我也不至于为了这件事伤害到两个无辜的人的感情。”

对面的老警察摆摆手:“小许,你别激动,坐。我们这也是为了拯救更多无辜的人,那个姑娘叫什么来着?哦,对了,白倩倩,长得漂亮,单纯,最重要的是人家就是看上你了么,虽然家里面可能不怎么清白,只要你不告诉你的那个对象,不就没问题。”

“在这件事上,白倩倩是无辜的,方博更是无辜的,我是一个男人,要对方博负责,既然决定要和他在一起,我没决定要离开他的情况下就不应该做这种事。”

“你看看你,就这么对你们的感情没信心么?就是一个小小善意的谎言。”

“善意的谎言?我们这么做和那些犯罪分子有什么区别!”

“要不你就分手嘛,和一个男人,玩玩还行,到底不像话。”

许昕冷笑一声:“我个人感情问题用不着别人插嘴。”

老警察一拍桌子:“你怎么和领导说话呢!不要仗着你是秦志戬的徒弟就目无尊长自以为是!”

许昕:“这件事没可能。”

“许昕,你是一名警察,一个个人作风有问题的警察是个好警察么!”

“如果我喜欢一个男人并且不愿意出轨就算个人作风问题的话,这个警察不当也罢。”

许昕坐在警局门口的台阶上,心烦意乱的摸出包烟,却发现里面被装满了糖果,不禁露出一个笑容。他前一段时间身体不好住院了,一查是肺炎,方博坚持要许昕戒烟,趁许昕不注意把许昕的烟或者打火机藏起来。不当法医了还可以去做医生,当老师,或者试试私家侦探也不错,方博就一个,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方博是许昕这辈子除了正义最不能失去的。

说起许昕和方博的第一次见面,和现在的状况竟然有些类似。


谁家的孩子不是被千娇万宠长大的,凭什么你渣我就得/贱/不拉几的用热脸贴你冷/屁/股满足你的性/幻/想,老子又没有斯德哥尔摩,当初你既然决定喜欢爷们儿就应该想到自己会遇见什么困难,觉得自己喜欢个男的全世界都得为你让道我操你大爷的,多个鸡/b觉得自己能上天也不看看那玩意儿放日本都嫌小,当个贼肉你吃了到了挨打的部分就想撒丫子找个姑娘祸/害丫还觉得自己特牛/逼,身在曹营心在汉玩的溜啊。少他/妈扯真爱不真爱的,什么你为了我好,老子也是个堂堂正正的爷们儿脑子里没养海豚用不着别人自以为是的替我做决定,既然你在外面找了别人咱俩彻底完蛋别想着再纠缠老子,还想齐人之福做你妈的黄粱梦去吧。这个姑娘我今天把话撂这,丫就一混蛋想找个女的给他生个孩子,你跟了他要钱没有要人他就是个畜/生,干事记得戴/套当心哪天得了艾/滋/病哭都没地哭去,今天就算是没我今后也会有别人,别以为你能改变的了谁你连楼下馄饨摊多给把香菜你都改变不了,自我感动戏挺足,有那闲工夫少看点小说多研究研究政/府工作报告都比那玩意有意义。今天这事算我瞎了眼识人不清我认,但是别想着咱们今后再有任何交集,人家出/来/卖/的长得好看还知道钱货两清,你要非把自己贬低到那份上老子现在就给你签支票。

许昕目瞪蟒呆的看着面前刚才不说话时候看起来委委屈屈的小圆脸突然说起话来那叫一个干净利落,连手上的笔录都忘了记。

许昕是一名省厅的法医,被派到基层锻炼一年,基层虽然没有省厅时候处理的多是大案要案需要精神时刻紧绷的但是一些鸡毛蒜皮家长里短打架斗殴扫黄扫非林林总总加起来也算是热闹,今天有群众报警,说是发生了一起恶性围殴,结果他们到了现场一看,就一女的俩男的,面前这个小圆脸在单方面围殴另一个人,报警的就是那个女的。

许昕本以为这是一个俗套的两男爱一女出轨被抓奸的故事,没想到现实比小说要精彩的多。

这个身穿卫衣下面一条全是破洞牛仔裤脚上还蹬着一双辣眼睛荧光绿的李宁运动鞋的小圆脸叫方博,旁边这个挨揍的身高一米八五的肌肉男叫查南,那个报警的女的叫白莲花。查南和方博是一对同性恋人,迫于家里父母和社会压力在方博在国外出差这段时间和白莲花好上了。

查南表示我就是迫于压力才会找的白莲花,你要相信我人虽然在她身边但是我的心始终在你这里,等我和她生完孩子咱们就能安心的在一起了,你先委屈委屈,咱们不能光我一个人奉献。你现在一时不能接受我能理解,我知道你总会有一天能够知道我的良苦用心的。

白莲花则表示虽然查男一直欺骗我利用我,但是他都是被逼的,两个男人怎么能在一起,这是会遭天谴的,查南就是一时糊涂,他最终还是会被我感化回到我们正常人的世界,回到我的身边,我一定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查南,都是这个方博的错,要不是他勾引查南,查南怎么会干这么恶心的事。

方博:我/草/你大爷。

许昕敲敲桌子:“注意用语文明。”

大概是受偶像剧和网上三流小说的荼毒,查南在方博出国期间管不住自己的下半身和白莲花搞在一起,还自我安慰这是正道方博一定会理解我,而且方博平时为人脾气不错,小圆脸任人揉搓可爱的很,查南无论干什么方博都表示支持,查南单纯的认为方博这一次也会原谅他。没想到方博回来就翻脸,不仅翻脸还要和自己分手,查南虽然钓着白莲花,他的内心还真是喜欢方博,本着没有有什么事是上一次床解决不了的,如果有就两次,想着通过霸王硬上弓来睡服方博,结果就被揍了。

如果许昕现在没穿着警服,他大概会给小圆脸鼓个掌并报以热烈的欢呼。他这段时间见过太多一方坏一方蠢为了自己心中所谓的情感不顾一切的要和渣男在一起,就比如眼前的这个白莲花。还经常有两口子打架女方报警结果警方过去了要处理男方女方就开始顶着男人刚制造的伤痕哭闹,让人不胜其烦。最为一个新时代负责人的好男人许昕平生最讨厌骗婚的gay,像是方博这种干脆利落一刀两断也是大快人心,许昕决定自己得做点什么帮帮小圆脸。

许昕:“行了,谁先动的手?”

方博指着查南:“他,他一上来就想扒/我/衣服,还弄坏了一块我哥的表。”

许昕:“这么说你是主要责任人,别说你俩俩男的不可能有法律保护,就是真正两口子在一起一方不愿意那还叫婚内强/奸呢,我提醒一下你们可都分手了。”

查南满不在乎:“中国又没有规定睡了同/性/犯/法。”

许昕:“那也能算人身伤害,懂么?”

白莲花:“可是他只是被睡而已,要不是他勾引男人,查南绝对不会对他有想法,查南伤的这么重,你看他身上的伤,多么惨烈……”

非常尴尬的一幕出现了,查南身上除了几处淤青,毫发无损。许昕看方博的眼神一下就变了,行啊哥们儿。

许昕清清嗓子:“行了,一个大老爷们这么点小伤,还是你先动的手,跟人家道个歉。”

查南:“小博儿,我是太喜欢你了,我离不开你。”

方博:“我能找葎师么?”

许昕:“随你。”

查南:“博儿,你别胡闹了,我们哪来的钱给葎师。”

方博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我的钱,和你有什么关系?”

后来的事就简单多了,谁也没想到穿着荧光绿运动鞋的方博竟然是某个大集团公司的副总,那块被查南弄坏的表也是一块价值几十万的劳力士金表,白莲花在知道查南身负巨债之后果断离开。这时许昕的脑子里不和时宜的想到了他师兄找的那个穿小蓝鞋开兰博基尼的对象。俗话说的好,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小蓝鞋是荧光绿的哥哥,在许昕追求小圆脸的路上设立了不止一座珠穆朗玛峰。

现在许昕能和方博在一起,真的充满磨砺,可不能失去他的小圆脸。

许昕想到这里心里甜滋滋的,把一块糖放嘴里,没过三秒就吐出去了。许昕现在算是知道方博前几天托人从印度买的据说能提神醒脑的糖是干什么的,原来是给自己买的。

不多时许昕面前停了一辆白色的捷豹,方博从车上跑下来拉起许昕:“你怎么了?突然给我打电话?”

许昕搂住方博:“我可能失业了。”

方博:“没事,博哥养你。”

许昕:“我吃的可多了,博哥可别嫌弃我。”

方博:“把你博哥伺候好了,就没问题。走,咱们回家。”

许昕注意到方博有一个轮胎不太正常:“轮胎怎么了?”

方博满不在乎道:“没事,就划了个口子,凑活能开。”

许昕拦住要去开车的方博,给修理厂打了个电话,生活中怎么这么多可能会让他失去他的小圆脸。

end


   
评论(16)
热度(196)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