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科龙/昕博】知我者19

刑侦au bug/ooc醒目

寡人有疾3

第二天,死者面部复原相出来之后立刻下发各派出所和失踪人口进行对比,张继科和马龙在外面跑了一天寻找死者身份线索,一无所获。张继科回到地下的法医解剖室看见的就是肖战带着徐晨皓在进一步解剖他们之前发现的那个身着洛丽塔服装的尸体,解剖工作接近尾声,徐晨皓正在缝合尸体:“爹啊,尸检结果咋样?”

肖战没有分出多余的目光去看张继科:“我这么大岁数还要亲临一线指导,你就没有感到愧疚吗?”

张继科笑的灿烂:“您还年轻着呢,上次咱们出去聚餐您一个人吓跑了一群小流氓,怎么能说您这老。再说您可是部里的首席法医,这么高难度的技术活我们还需要多学习,我这研究生还没毕业呢。”

肖战哼了一声:“你也好意思说,你都和方博闫安一届了。”

张继科:“大师姐都和我们一届,这不是体现咱们师门的团结吗。”

郝帅从外面进来,一巴掌糊张继科头上:“叫谁大师姐。”

肖战:“什么事?”

郝帅指了指手上的文件:“案子结了,需要您签字。”

肖战:“这么快。”

郝帅笑的一脸温和:“我和嫌疑人谈了谈,他自首了。”

张继科不禁背后发毛,那哪是光聊聊那么简单:“方博呢?”

郝帅:“在楼上信/访办公室,接待爆炸案的家属,你们继续忙着我先走了。”

张继科:“那案子什么情况?”

徐晨皓:“昨天我们走了之后雨哥发现炸点有问题,接到你们传回来的消息后连夜调查发现小胖最后找到的那个尸体就是爆炸案的凶手,可能是没经验,他以为自己站在那面墙后面自己就没事,没想到炸弹威力过大把墙炸倒了,自己把命也搭进去了,在凶手所租的出租屋内发现了和现场一致的爆炸物和雷管。但是死者的母亲不认,非得说自己儿子是无辜的,说咱们警察无能破不了案才把她儿子定为嫌疑人。”

肖战:“我看了一下他们家的情况,老太太有一儿一女,家里穷,老大,也就是这个儿子上到初中就辍学了,这么多年一直打工供妹妹上学,结果妹妹有一天被人轮奸了,那是两年前的事,妹妹那时候才14,干这事的就是被炸死的两个人。”

徐晨皓:“怎么没报警?”

肖战:“父母思想老旧不把女儿当回事,对方赔了5000块钱。”

张继科摇摇头,有些唏嘘,就为了5000块钱。

徐晨皓:“师父,您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的?”

肖战:“小子,你要学的还多着呢。”

张继科:“八成是刚刚路过方博那的时候听了一耳朵。”

肖战摇摇头:“我是怎么教你们的?就一两句的信息量推断出这么多内容肯定会犯错误,我能明知故犯么?”

张继科:“是不是方博告诉你的?”

肖战气定神闲的指指手机:“信息化时代。”

张继科:“信息化时代您那手机也就用用微信和天气预报了。”

肖战:“我还用手机拍照和看时间。”

张继科:......

张继科:“尸检报告结果是什么?”

肖战:“死亡时间大概在3个月前。”

张继科:“嗯,我们昨天判断的死亡时间大致为2-4个月,在这个范围之内;死者身上有很伤痕和骨折现象,都有生活反映,初步判断死者生前曾经遭受过殴打,虐待,根据伤痕形状判断应该是直径5厘米左右的木棍。”

肖战:“死亡原因确定是三氧化二砷,也就是我们俗称的砒霜。”

徐晨皓:“鹤顶红!”

张继科:“鹤顶红就是不纯的砒霜,算是民间一种委婉的说法。”

徐晨皓:“有一点我觉得很奇怪,一般来讲下毒的通常都是受害者和凶手身体条件比较悬殊或者为了给自己制造不在场证明,通过尸检判断凶手就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人,他制造的这么多伤口如果对他不管不顾就能够把人弄死,为什么还要用下毒的方式?”

肖战:“而且在伤口的表面还提取到了碘化钾和纤维,纤维已经交给实验室化验成分了。”

许昕和方博从外面一起进来,许昕见到肖战一愣:“肖指?”

肖战:“怎么见了我那么惊讶?”

许昕:“哦,没什么。那个啥,纤维的检测报告出来了,纤维成分是脱脂棉,应该是纱布。”

张继科:“这是给死者上药?有意思。”

许昕:“没意思的凶手也不能给死者穿上洛丽塔的衣服,女队刚刚传过来消息,死者身上穿的衣服型号找到了,是一个仿日本的牌子,手工缝制的。”

肖战:“方博,你接待的那个家属现在什么情况?”

方博苦着一张脸:“根本说不通,坚持认为她儿子是无辜的,我准备和瞎子下班之后去他家看看那个妹妹。”

肖战:“带上继科,万一有什么问题你俩就赶快跑关门放狗。”

张继科:我可能见到的是假师父,要龙仔亲亲抱抱才能好。

正在做实验的马龙突然停下手中的工作,一旁的崔庆磊关切问道:“龙队,怎么了?”

马龙:“我似乎听到了来自地下的召唤。”

崔庆磊:“来自地狱的召唤?”

马龙一脸严肃:“我们是中国人,不搞西方鬼神那一套。”

马龙:“明明是来自阎罗殿的召唤。”

 

最终许昕也没有陪着方博走访那家的家属,自然也没有了关门放狗的情节。他们要出去的时候正好遇见周雨,周雨也有走访的想法,方博愉悦的抛弃了张继科和许昕和周雨开着队里那辆老式切诺基走了,由于周雨带着大小胖,车上没办法再坐下别人,所以去的只有他们四个人。

许昕:“我记得车上有五个座。”

张继科:“他们有下小胖和大胖。”

空气中陷入诡异的沉默。

许昕清清嗓子:“刚刚肖指导为什么让你和方博一起去?”

张继科:“我是他师兄。”

许昕:“......”

张继科:“我去看看龙那边有什么新的发现。”

许昕:“我去看看我师兄完成进度。”

张继科朝楼上走去,见许昕跟在他后面:“你跟着我干什么?”

许昕:“马龙,就是我师兄。”

张继科:“......”

空气中弥漫着难以言喻的尴尬。

马龙:“我觉得可能是尴尬癌星人入侵了地球,我们需要超级英雄来保卫地球。”

张继科:“我是不会给你买那个新出的钢铁侠手办的。”

马龙:“那可是限量版!”

张继科:“除非你想这个月剩下的时间都跟着我吃拍黄瓜。”

马龙:“昂......”

张继科:“还可以吃拌豆芽菜。”

马龙:“可以煮着吃么?”

张继科:“煤气也是要花钱的。”

马龙一咬牙:“吃素就吃素,就当带发修行行善积德了。”

张继科贴心提示到:“今天才月初。”

许昕:“没事,这是二月份,才28天,也就吃二十多天而已。”

马龙眨眨眼:“大昕~”

许昕:“我还留着钱还房贷呢。”

马龙:“你年纪轻轻的,买什么房,每个月都被房贷束缚着成为房奴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

许昕:“我非常享受这种痛苦。”

马龙见许昕站起来收拾东西:“你着急回家干什么?”

许昕:“去享受另一种痛苦,做饭。我媳妇今天加班辛苦,我给他做点好吃的犒劳他。”

张继科:“看你一脸狗腿的笑。”

许昕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乐意。”


   
评论(36)
热度(89)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