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黑化肥发灰 2

 前文见   chapter1

心理学刑侦AU,bug/ooc注意,全员cp向,

黑化肥发灰2

“你究竟要怎么才能够放过我?”

“:)”

 

人生四大喜: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许昕自认为没什么远大的追求,也没什么悲天悯人的情怀,人生只要能有一个洞房花烛夜就十分的满足。

许昕小时候就和别的孩子不一样,小学作文我的理想,别的孩子都是千篇一律的科学家大英雄,唯独许昕写的是要当一个乒乓球的世界冠军,最好能拿到传说中的大满贯。老师在视觉疲劳中眼前一亮,虽然许昕的作文还是和他以前一样浪的离题万里,老师还是毫不犹豫的给了满分。

其实这根本就不是许昕小朋友的梦想,他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娶个媳妇,漂亮不漂亮无所谓,一定要和胃口,但是他还没傻到把自己伟大的梦想就这么直截了当的说出去。对门刘叔叔家的孩子3岁时候曾经说过一句将来要娶个漂亮媳妇,被嘲笑了半辈子,现在那个孩子六岁,说是半辈子一点毛病都没有,还娶媳妇这条嘲笑将陪伴着他接下来的余生,不管旁人是否有恶意,孩子受到的伤害都是无法弥补的,现在小刘同学连和女生说话都不敢。

至于为什么写乒乓球,许昕爸妈听说打球能够预防近视,许昕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明打乒乓球预防近视纯属扯淡,唯一的好处就是在国外学术交流期间用打遍天下无敌手的方式盖章了自己作为中国人的种族天赋名不虚传。据说另一个证明了中国人的种族天赋的是他同乡师兄陈玘。

许昕从小就擅长于察言观色,凭借他人细微的表情就能推测出对方的真实想法从而给自己谋求最大的利益,所以他去食堂打饭的时候他餐盘里的肉总是要比别人多,只到他遇见秦志戬,进到心理研究所的少年班之后。

许昕短暂的人生目标就从让食堂大妈多给点肉直接晋级到让研究所食堂大妈多给点肉,目标质朴而实际,只大他一岁的马龙也因为能让大妈心甘情愿的多给他肉被尊称为师兄,他长期的人生目标依旧是娶个媳妇过日子,在某一天,许昕的目标具体起来了:娶个方博过日子。

第一次见到方博是许昕在升入研究所实习研究员之后,他和张继科马龙经常玩在一起,马龙是个好孩子,通常都是他和张继科调皮捣蛋上房揭瓦,马龙给他们打掩护,至于马龙有没有参与进去就见仁见智了,反正所长刘国梁每次训话的时候开场白都是这样的:“今天着重批评两个人,一个张继科,一个许昕。”张继科和许昕成了生死不离不弃的好兄弟。

那天他们三人翻墙买吃的回来,一个留着妹妹头的少年猝不及防的出现在他们宿舍,妹妹头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过来时直击许昕心口,当时就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妈!我找着媳妇了!”

在许昕放下电话之后发现张继科面色复杂的看着自己:“老张你怎么了?”

张继科:“那是我弟。”

许昕:“你弟?男的?”

张继科:“我们肖门都是顶天立地的老爷们。”

许昕盯着妹妹头看了两秒,又打了个电话:“妈呀,不是,爸,咋你接的电话,我妈呢?哦,没事,你也行,我就是想说一声你媳妇可能是个男的,不是我妈是男的,你儿媳妇,你儿子我的媳妇,可能是个男的,主要是张继科说他是个男的。长得可乖了,回头我给你们发照片回去。”

张继科诡异的沉默了两秒,把手上打包回来的肉串交给了妹妹头,把妹妹头交给了马龙,追着许昕就开始打。马龙见情况不对想去拉架,奈何手里还有妹妹头紧紧拉着他的衣角,只好扯开嗓子喊他玘哥,万万没想到跟他玘哥来的还有邱贻可。

效果是显著的,张继科确实不揍许昕了,他得拦着陈玘和邱贻可别把许昕揍死了。陈玘和邱贻可一个一个把俩兔崽子拉开之后得知事情的原委,当时就向许昕证明了日天日地的肖门风采。

那年同性婚姻法还没被通过。

尽管方博的成长轨迹和许昕设想的路线不太一样,中间方博也交过几个男女朋友,奈何搞他们这种心理的太擅长于拆穿别人的谎言,没有谎言堆积的爱情只不过是一座坟墓,久之方博发现还是许昕好,不过这一切都是许昕的套路还是方博良心发现都不好说。

已婚人士许昕表示:单纯无辜的小可爱这种只可远观不可亵玩的生物活在回忆里就好,还是这个毫无畏惧的小可爱适合结婚。

方博是和陈玘和邱贻可一起回来的,许昕兴奋的举着报告:“博儿,咱们的结婚申请批下来了。”

邱贻可出乎意料的笑得很温柔:“许昕啊,你最近很迷恋密码噻,这个你看一下。”

许昕接过邱贻可递过来的文件:“摩斯电码?这都淘汰多少年了。”

邱贻可:“现在还有很多无线电爱好者在用,还有国际标准求救信号,三短三长三短SOS就来源于摩斯电码。”

许昕:“邱哥,这个我真玩不转。”

邱贻可:“这么简单的东西都不会,糊涂。”

陈玘踹了踹他:“行了,上面都把结婚报告批下来了你还给人家小两口捣什么乱。”

马龙:“新案子和密码有关系?”

陈玘:“对,但是这是我们的案子。最近出现了一起连环杀人案,你们恐怕得出趟差。”

马龙:“在哪?”

邱贻可将资料交给马龙等人:“S市。”

方博在一边补充:“就是我们刚回来的那个S市。”

许昕:“咱们走的时候还什么都没发生。”

陈玘:“就在你们回来的时候发生的案子,一名20岁左右的青年女子被杀。”

周雨:“一个人,不属于咱们的管辖范围。”

张继科:“一名身边有logo的死者就属于了。”

樊振东凑到张继科身边:“哇,撒旦诶,酷。”

方博:“外国的神往咱们这边凑啥。”

许昕:“可能是行业竞争激烈,为了完成KPI。”

马龙:“收拾东西,我去找后勤订票。继科,你去给隔壁邻居打个电话让他照顾道哥几天。”

方博:“我觉得你俩干脆把道哥给邻居养算了。”

下飞机之后东许昕和方博被派去案发现场,

周雨和樊振则是走访受害者家属亲友,马龙和张继科去警局和当地警方关于共同侦破的问题进行协商。

办理好相关手续之后,马龙和张继科前去查看尸体情况。死者名叫高婷,女性,今年20岁,在一家酒吧陪酒,遇上顺眼的金主也会和人出去过夜。死者的死亡时间在前一天的凌晨1点到3点之间,死亡原因是被人一刀割喉颈动脉失血过多,被抛尸在一处废弃的建筑工地内,一群把那里当做练习场地的玩乐队的年轻人发现尸体并报警。由于不是第一案发现场,能获得的信息很少,那个六角星就是用死者的血涂在墙上的。

张继科摸摸下巴:“这么大的一个图案,这是把人割喉之后流出来的血都用一个桶装起来才行。”

法医:“经检测墙上的血迹中含有Ca+2鳌合剂,通常被用作采血袋里的抗凝剂。”

张继科:“采血袋?高婷有没有过献血的记录。”

法医:“无偿献血的捐献者资料库里没有。”

马龙:“有偿献血呢?”

张继科:“你是说卖血?”

法医:“这个查不出来。”

张继科拿出电话:“胖儿,你和小雨问问高婷有没有过卖过血。”

樊振东可怜兮兮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过来:“可哥...救命啊。”

TBC

   
评论(22)
热度(110)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