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科龙/昕博】知我者 18

刑侦au,bug/ooc注意

寡人有疾2

张继科看着五具尸体叹了口气,和马龙打了个招呼就带着几个师弟回去做进一步尸检,肖战也被请过来进行辅导。

出乎他们意料的是那具不同寻常的穿着洛丽塔服装的尸体是一名男性,肖战判断尸体有被冷冻过的痕迹,不能确定死亡时间。根据肋骨骨折情况和多处骨裂推测到死者死前受到过殴打,肋骨骨折造成肺部器官穿孔大量血液涌入,肝脏破裂出血过多而死。

等他们将5具尸体全部检查完已经到了晚上八点,张继科把从凌晨四点就开始干活的闫安和徐晨皓放回去:“方博你等会儿,哥带你去个刺激的地方。”

方博看着张继科不怀好意的表情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但还是把尸检报告送给马龙后老老实实的收拾东西陪张继科走了。

在随便找了一个路边摊吃完晚饭后,方博发现张继科打了辆车把他带往往案发现场方向,他们的那辆切诺基被马龙和许昕开走了。

方博下了出租车把自己羽绒服的拉链拉紧:“继科儿,我们什么都没带大晚上的怎么复勘现场。”

张继科:“不去现场,今天咱们就找个刺激。”

方博:“这附近有什么刺激……”方博远远的看见几个浓妆艳抹的女人站在街口,自然不会认为她们就是单纯的站在那里:“卧槽,咱们什么时候还负责扫黄了。”

张继科审视方博一遍:“你这种看起来事少钱多还好骗的,要是说对一个小姐一见钟情痴痴念念的寻找,肯定有人会线索。”

方博看装傻再也不能解决问题,尸体死亡时间不能判断,但是移尸肯定不会是在白天大庭广众之下进行,移尸时间肯定是晚上。这种地方没有公共监控摄像头,附近一家私人超市的监控已经坏了几个月都没修,方博怀疑监控就算是好的为了省钱也不会开,这方面的线索怕是没什么希望。在受害者身份还没找到的时候唯一的线索就是这些神出鬼没的站街女,一个生意不怎么好又迫切需要钱一直在外面徘徊到很晚的站街女。

方博:“你找龙哥和你搭档多有默契。”

张继科一脸看智障的眼神看着他:“你和你对象一起找小姐?”

方博:“那为什么是我!”

张继科:“你又没对象。”

方博:“我怎么就不能有对象了?”

张继科:“你有对象么?”

方博:你博哥对象一米八三大个温柔体贴还会做饭收拾家务唱歌好听爆了尤其打台球苏你一脸“没有!”妈哟我家大蟒可不能随随便就暴露了,蟒蟒辣么可爱,怎么能吃蟒蟒。

张继科:“那就行了。”

张继科定的策略非常有效,方博苦着脸顺利激发这些人的母爱,两人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还终于找到了一个疑似目击者柳林,不巧马龙和许昕也在,空气中露着蜜汁尴尬。

张继科:“……”

马龙:“……”

方博:瞎子要抱抱亲亲举高高才能安抚我刚才受得心理创伤!

许昕:我要把我家小傻子抱抱亲亲举高高才能安抚我刚才受得心理创伤!

柳林穿着一身黑色皮衣,上面点缀着暗红色蕾丝,下半身的短裙堪堪遮住臀部,妆容憔悴。柳林点燃指尖的烟卷:“刚才你们可没说你们要四个人一起,老娘可不玩这种。”

四道目光齐刷刷的看向柳林:???

柳林看了他们一会儿,摆摆手:“算了四个就四个,但是得加钱。”

马龙沉吟了一下,掏出自己的警官证:“警察。”

柳林一挑眉轻蔑道:“警察怎么了?警察了不起就能吃白食。小宝贝儿,看着一个个人模狗样的,毛都没长齐呢还他妈学你老子出来玩女人。”

张继科:“老实点,警察办案,有话问你。”

柳林:“呵,办案,还是办事?”

许昕从外套里掏出手机:“如果你不好好配合,我现在就让人过来把你们这些人全抓起来并且告诉她们就是你的不配合导致的。想想,你在里面呆不了多长时间,在你出来之后会有什么待遇,到时候成为众矢之的,你可不是干不下去那么简单的。”

柳林拦住许昕的动作,不情愿道:“警察大哥,那个我也是第一天出来,您几位问什么,我肯定好好配合。”

张继科:“少套近乎,你自己干这个行当多长时间你自己心里清楚,昨天晚上你在哪?”

柳林:“就在这附近。”

张继科:“具体位置。”

柳林:“就在那边,你们封锁了的那片主干道附近,妈的,昨天晚上也是邪了门了,大过年第一天一张都没开,第二天就遇见你们几个条子,晦气。”

张继科:“呆到多久?”

柳林:“大概半夜两三点吧,就想着过年第一天也不能一分钱不进账,呆的比平时晚点。”

张继科:“有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跟平时不一样的东西。”

柳林:“我真是刚干这一行。”

许昕:“你还是想让我打电话是吧。”

柳林:“别别别,有话好商量。要说不寻常吧,确实有,就那栋房子,爆炸的那个,有一个喝多了的男人往那扔酒瓶子来着,还骂骂咧咧的,我怕殃及到我,就走开了。”

马龙:“那男的长什么样?”

柳林:“我记不太清了,他似乎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棉袄。”

方博记得解剖时确实检测到一个人血液中酒精含量过高,并且穿着深蓝色上衣,他从手机里调出一张照片:“是不是这个人。”

柳林看了一会儿,迟疑到:“似乎,就是他。”

张继科:“那他骂的什么你还记得么?”

柳林:“应该是和钱有关系,嗨,现在人和人之间也不就是钱那点事。”

马龙:“你有没有注意到这附近停过车,或者三轮之类的。”

柳林:“车有好几辆,都是为了……那啥,你们知道,特别的,不清楚。”

张继科递给他一张名片:“有什么想起来的线索给我打电话。”

马龙从车里拿出白天给林高远贴剩下的暖宝宝:“这个给你,冬天挺冷的还是多穿点好。”

张继科和方博跟着马龙登上那辆老式切诺基,张继科一反常态的和方博坐在一起,方博警觉的看着张继科:“你你想干什么?”

张继科:“把你手机给我。”

方博:“你要我手机干什么?”

张继科:“这得问问你自己刚才干了什么。”

方博记仇,他连自己师父肖战的照片都会悄悄拍下来,更别提刚才张继科和无数女人打交道时候的照片,张继科今天晚上坑了方博一次,方博不可能老实被坑,张继科确定在自己没发现的时候方博在手机里肯定留下了证据,这种可能影响自己和马龙关系的定时炸弹绝对不能留。

马龙:“大博儿手机里有什么?”

方博/张继科:“什么都没有!”/“案子资料!”

马龙狐疑的看了看他们,把车停在路边:“大博,把手机交出来。”

方博老老实实的将手机递给马龙,许昕心一下提到嗓子眼,小傻子用的自己生日当密码,后来似乎因为担心密码容易被才出来方博把数字换了个顺序,他换的什么来着?

马龙:“0618?这数字听着有点耳熟。”

张继科:“这不是大力哥的生日么。你怎么用大力哥……”张继科突然想到当年王励勤的搭档闫森因为车祸右臂骨折差点转业,最后还是坚持下来了;方博当年右手手腕也受过伤,不禁心下感动。

方博:其实我只是把瞎子生日倒过来而已。

留给张继科感动的时间并不多,方博刚刚把手机留在照片界面,他偷拍的张继科和女人“调情”的照片直愣愣的冲进马龙的视野:“继科儿。”

虽然马龙的声音还是保持了一贯的冷静甚至掺杂了些许温柔,对张继科来讲这已经产生了足够威胁:“龙,你听我说,这就是正常调查,为了破案。”

马龙:“和别的女人眉来眼去就能破案?”

张继科:“你不是也来了么?”

马龙:“我是正常的调查,为了破案。”

张继科:“咱们目的是一样的。”

方博和许昕一脸冷漠:这种一点火药味都没有也叫吵架?打情骂俏还差不多,也是不懂你们小两口的情趣。

tbc

   
评论(11)
热度(84)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