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新年系列二]二十四,扫房日

全员cp向,半au,bug/ooc注意

每年的腊月二十四的时候周雨总是会怀念一下当年和他科哥住一屋的日子,有一个洁癖舍友在大扫除的时候总能轻松不少。

不过看着小胖乐呵呵墩墩跑来跑去的样子感觉也不错嘛。

这一天张继科和马龙确实是最轻松的,张继科是出了名的爱干净,马龙平时也比一般的男孩子干净的多,在张继科把最后一个手办擦干净之后残忍的将马龙和他心爱的小恐龙棒打鸳鸯顺利得到龙仔怀抱的拥有权。

马龙是个好哥哥,对弟弟们的关爱在方方面面:“继科儿,我们去看看有什么可帮的吧。”

张继科一脸怨夫的表情:“我刚才擦情敌的时候你连个抹布都不给我递。”

马龙:“昂……”他拍拍张继科的见装作严肃的语气:“你办事,我放心。”

张继科瘫在床上耍赖:“累死了,要龙仔亲亲才能起来 。”

马龙凑过去亲了一口拍拍床铺:“好了,能量补充完毕,起床干活。”

张继科从床上跳起来:“yes,sir!”

两人刚出门就看见许昕一阵风似得从他们面前跑过,后面方博拿着一条不知道哪找淘换来的红布条叫着:“喜儿你等等爹!”

张继科眼疾手快的抓住小师弟:“你们俩闹什么呢,地砖这么滑,小心摔了。”

马龙认出方博手里的红布,脸猛的一红:“大博儿,你们……挺有情趣。”

张继科:“还是女式的。”

围观群众对张继科肃然起敬:这么深奥的知识点都明白!

许昕站在离他们老远的楼道另一边:“继科儿,我没想到你竟然是这样的继科,连男女款都认的出来。”

马龙眯着眼盯着张继科,眼神一下锐利起来。

张继科本能的感觉到了危险,这杀气堪比对战水谷隼那场:“你们都想什么乱七八糟的,我就是单纯的科学研究。”

方博:“你这研究的范围挺广,还带哲学符号。”

周雨眼见画风走向越来越往午夜场发展,连忙捂住了小胖的耳朵:“这还有胖儿呢。”

小胖舒服的靠在周雨怀里,认真学习前辈经验,虽然把耳朵堵上也听的一清二楚,还是装作听不见的样子好了。

张继科:“龙你要相信我。”

马龙:“哦(`_ゝ´)”

张继科:“真的,其实我想买男式的让你穿来着。”

马龙幽幽道:“继科儿,我会给你选个好点的墓地的。”

张继科:“???”

许昕:“我师兄的意思是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祭日。”

张继科把方博挡道自己面前,许昕:“卧槽!你别把那小傻子当人质!要是被误伤了打的更傻怎么办!”

方博:“大爷的许昕!老子聪明绝顶,哪里傻!”

张继科:“绝顶的明明是肖指。”

邱贻可和陈玘终于也被他们给闹出来:“你们怎么这么闹,侄儿你手里拿的什么?”

方博这下可算是找到了主心骨:“叔,许瞎子出轨!”

许昕:目瞪蟒呆。

陈玘:我都呆掉了。

邱贻可:我是不是耳朵瘸了。

马龙:他俩咋回事?

张继科:闹着玩呢,许昕要是真出轨了我们见到的就不是活蹦乱跳的大蟒而是热气腾腾的蟒蛇羹。

小胖:清汤的还是麻辣的?

张继科:麻辣吧,方博喜欢吃麻辣的。

马龙:别说了,突然有点饿。

小胖:昨天肖指做的火锅底料还剩下不少,够再涮一顿的。

周雨:小胖脸怎么抽的这么厉害,不会是抽羊角风吧。

许昕:“刚我还对林高远图谋不轨现在怎么直接就出轨了?”

马龙:“大昕这辈子就和你出柜绝对不可能出轨,不过高远是怎么回事。”

方博:“队里只有林高远被叫做林妹妹,这女式的东西不是对他图谋不轨还是什么?”

邱贻可听的一头雾水:“侄儿,你从头开始说。”

方博:“今天二十四,瞎子一大早就把我叫起来收拾屋。”

许昕:“我的哥那时候都9点了,还早呢,再说你不起来那床单被罩我怎么洗。”

方博:“果然有了新欢就对我一点耐心都没有。”

许昕:“得,祖宗你接着说。”

方博:“然后我就想把衣柜收拾一下,结果就在瞎子衣柜最里面的一个角落发现了这个,他还说这是演白毛女的道具!谁家会演这么重口味的白毛女!”

小胖:“白毛女我知道,就是扯了二寸红头绳把我的喜儿包起来那个。”

马龙:“两寸红绳把喜儿包起来那是木乃伊。”

方博:“木乃伊用的是白布。”

张继科:“在中国就要用红布,喜庆。”

周雨:“没准就诈尸了,鬼故事里面的女主角大部分都是穿着红衣服。”

小胖:“雨哥你要是怕我晚上陪你睡。”

周雨:“你说的名词还是动词?”

小胖:“我希望是动词。”瞬间感觉几道意味深长的目光“不过我听雨哥的。”

周雨揉面团一样揉小胖的脸:“你还真是长大了是吧。”

小胖骄傲挺胸:“我马上就二十了。”

陈玘摸着下巴:“二寸红头绳,这是玩捆绑play,有个情趣内衣,没毛病。”

方博的眼睛瞪得更圆了:“许昕你还和别人玩捆绑!”

许昕欲哭无泪:“哥,你这不是坑我么。”

邱贻可:“没事,侄儿,我帮你把许昕绑上用鞭子好好抽他一顿。”

陈玘:“这帮小姑娘太厉害了,给我们寄了好多鞭子。”

许昕:“玘哥,你忘了06年过年联谊,有一个节目就是白毛女。”

陈玘:“没印象。”

许昕:“刘指导演的喜儿他爹孔指演的白毛女。”

马龙同情的看着许昕:“这种教练们的黑历史,怎么会有人记得。”

许昕:“哦,谁演的我忘了,当时快演出了,结果红头绳找不到了,刘指就让我去外面买,快过年了我找了好多个地方都没买到,就有一家店有卖的,灯光特别黑暗,我当时没戴眼镜,没看清是什么就买回来了,但是原本的红头绳又找着了,我买的那个就没用随手装兜带回来了一直放到现在。”

虽然这件事听起来挺玄幻,但是放到许昕身上竟然没有丝毫违和感。

马龙:“我相信大昕,十年了都搬了这么多次家还没丢也不容易。”

小胖瞬间对许昕肃然起敬:“昕哥原来那么早之前就有这种爱好。”

许昕的内心是崩溃的:“龙哥你真是我亲哥。”

邱贻可搂过方博:“侄儿啊,你这对象要不再考虑考虑?”

陈玘:“咱普通人怕是玩不了这么高级的游戏。”

方博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看着许昕:你还不如刚才让我绑上呢。

许昕:我就知道你还是相信我的,咱回屋自己解决。

方博:但是我突然觉得玘哥说的很有道理,为了我的人生安全考虑,我准备这段时间去投靠肖指导。

许昕眼神死:这年头娶个媳妇咋这难。

end

   
评论(17)
热度(170)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