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三人行,必有单身狗

自古真情留不住,从来套路得人心。

开头的一点阎王以及后面的昕博獒龙胖雨,一个套路与反套路的搞事文,本来想一发完,结果刚写了个开头字数就爆了,我也很无奈啊,接下来的故事得等我论文开题完毕再说吧。年龄以官方为准,设定博儿生日为921106

AU/OOC/BUG注意

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

Pure love

三人行,必有单身狗。

这似乎成了国胖组织的一个传统,许昕压抑着自己想要掀桌子的欲望,谁要这种传统啊。

王励勤安抚似得摸摸许昕的头:“有下一位单身狗的出现之后,你就自动脱单了。”

妈的这玩意还是禅让制,我已经是条废蟒了。

许昕陷入垂死挣扎的边缘:“我们这一代的单身狗是我,你们这代呢?”

王励勤搂着闫森,俨然一副人生赢家的姿势:“严格来算,是老三王皓。他和小单也是六小龙里著名的单身狗。”

二三得六,命运之神数学老好了。

“不严格来算呢?”

王励勤笑而不语,看着许昕垂头丧气的走出去。闫森叹了口气:“你这么骗阿昕就不怕他问国梁和小辉?你怎么回答,蔡局么?”

王励勤俯下身亲亲闫森的嘴角:“我本来想说老二的,但是你这个答案似乎更好一些。”

 

许昕回到自己的住处,他和张继科马龙住在近郊的一处中档别墅区内,许昕进门的时候看见马龙和张继科正在擦他师兄那些宝贝手办。

张继科:“许昕你把客房收拾一下,我弟要过来借住几天。”

许昕:“大爷的你弟的房间为什么要我收拾!”

张继科:“要不你陪龙擦手办?”

许昕看着师兄和善的笑容,果断向恶势力屈服:“世道不公人心不古,单身狗没人权啊。”

马龙笑眯眯的回答他:“你什么时候见过狗有人权。”

噫,辣眼睛。

不行,早晚有一天眼睛得彻底瞎了,还是早日找出来下一位单身狗才是正道,但是下一代目前也只有小胖,孩子身份证刚成年,是条单身狗也正常,三人行,许昕掐指一算,妈呀这樊少皇的后宫不得了,但是得是三个人,啧,难不成我注孤生?蟒生艰难。

许昕随手将电视打开当做背景音,让自己不那么尴尬,正好是新闻时间,一个女记者面容严肃的站在镜头前播报关于一起文物失窃的新闻,许昕撇撇嘴,这玩意看起来就很贵,自己这辈子估计是赚不了那么多钱。手机突然响了一声,特别关注提醒,您的好友【流氓抠脚】新发布了一条微博,许昕兴冲冲的点进去,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投靠帝都的黑暗势力。”配图是漆黑的一片,许昕把手机亮度调到最高,依稀有一个人影,哟呵,就算这张图糊到勉强辨认出是一个人类生物,哥们儿够黑的,一看就是张继科没错。

许昕这么多年一直有个秘密,他在暗恋肖门的小师弟方博,很多年前陈玘带着他参加过一次江左盟的聚会,眼睛大大的白白嫩嫩一说话就害羞的小男孩就这么闯入了他的内心,神圣而不可亵渎,虽然后来方博的发展方向与许昕当年的梦中男神相差甚远,从他流氓抠脚的账号可见一斑,但是生活么,就是要这样的碰撞才够意思。

拐走他师兄的黑暗势力说弟弟要来,方博说投靠黑暗势力,妈呀我媳妇要来怎么能让他住客房呢?都说小别胜新婚都是二十郎当岁正当年的时候干柴烈火一碰即着当然是争取三年抱俩。

许昕选择性忽略了这么多年一直是自己单恋方博没准连他是人是蛇有几条腿都不清楚,至于三年抱俩,硬件问题还是需要先解决一下的。

说到这里,许昕对于肖门上下还是有些意见的,方博一大老爷们一米七大个是可爱点但是至于随时别裤腰带上哪都带着走吧,先是肖战,后有邱贻可和陈玘,再加上一个张继科,可算是这些师兄不在了方博身边还冒出来一个陈玘的徒弟张煜东天天博哥博哥的,你们也是给我留个追求空间,你们就忍心让方博孤独终生么?

张继科看着许昕收拾出来反光的地板,犹豫半响:“蟒爷,你和方博是不是有仇?虽然方博这小子有时候确实欠揍了点,好歹是条人命。”

许昕:“不,我这辛辛苦苦忙活了半天怎么就和人命扯上关系了?”

张继科背过身子:“你进去走两步。”听着身后传来嘭的一声,张继科一脸惋惜的表情,好好的帝国巨蟒,偏偏脑子瓦特了。这响动比小胖跺脚的声音还大,该减肥了。

 

张继科看着许昕,许昕看着张继科,张继科看着许昕,许昕看着张继科,张继科看着……马龙:“你们俩深情凝视难道想当着我的面我上演一场嫂子和小叔子跑了的戏?”

张继科:“是姐夫和小舅子。”

马龙瞪了他一眼,张继科瞬间切换到奶狗模式,马龙满意的点点头,开着自己的车扬长而去,许昕:“真怂。”

张继科:“这叫情趣,你这种单身狗哪会明白。”

许昕默默在心里比了个凸,无奈有求于人。看着许昕坚持不懈的在自己的玛莎拉蒂上不下来,张继科也是没办法,自己交的兄弟能咋办?

“行行行,您老就在我车上呆着吧。”

许昕心满意足的坐在张继科的副驾驶:“唉?继科,这路不对。”

张继科:“路怎么了?”

许昕:“这不是去机场的方向。”

张继科:“我去机场干什么?”

许昕:“接方博不应该去机场?”

张继科:“小博儿坐高铁来的。”

许昕:“这也不是去火车站的路啊。”

张继科:“我去火车站干什么?”

许昕:“当然是接方博。”

张继科:“马龙去了我干嘛去,再说了你见过有人开着跑车接人的么?一共就俩座位后备箱都没有你让方博坐车顶上不出俩路口交警就得把车扣了。”

许昕:大意了。

张继科:“你好像对方博格外感兴趣。”

许昕:“天天被你和马龙秀恩爱辣眼睛我这近视度数是越来越深,好不容易来了个盟友当然得给他留个好印象。不,你这是准备干什么去?”

张继科眯着眼,露出满含深意的笑容 :“见客户,这次是个大单子。”

许昕:“为了客户连你弟都不要了。”

张继科:“方博和龙从火车站出来直接就去参加一个什么漫展,之后他们还约着去看电影,看完电影还约着去买手办,买完手办还约着去一家漫威主题餐厅,他那些我也不懂,方博这方面倒是感兴趣。”

许昕想想家里好几柜子的手办:“我也不懂。”许昕默默在小本本上记上一笔我媳妇和师兄有共同爱好,以后买手办要买双份的。我媳妇偶像不是赵四么,这画风差的有点多。但是为什么感觉全世界都和方博很熟,就我不熟?

晚上许昕回家的时候看着马龙和方博一人一身美国队长的T恤忙来忙去,桌子上摆着涮锅的材料,菜切得整整齐齐一看就不是这两个人干的,果然不一会儿从厨房出来一个清秀的男生身上也穿着一件美国队长的T恤:“科哥,昕哥你们回来了。”

男生叫周雨,也是江左盟的一员,平时出现的时候不多,据说是一个钢琴调音师,唱歌水平棒棒哒,极富有感情色彩,上次一起去KTV唱了一首歌之后说什么都不开口了。

事实证明调音师对音准再敏感对于自己嗓音音准的控制也不一定能行。

许昕:“这菜都是你切的,看不出来啊。”

周雨:“我哪会做饭,这都是肖指切得。”

不一会儿肖战标志性的光头从厨房里飘出来,身上也穿着一件美国队长的T恤:“龙仔,酱油快用完了,你们家还有吗?”

马龙:“大昕,你赶紧去买。”

等许昕回来,发现张继科身上也穿着美国队长的T恤,一群美国队长中间就只有自己穿的是一身休闲装,还好自己半道捡了个小胖回来,其实也不是捡,在社区中心的便利店里遇上了,小胖一下就闻见了许昕身上有四川火锅底料的味道。

周雨看起来很喜欢这个弟弟,送了他一件T恤,小胖穿上一看,许昕捂脸,呦呵,还是美国队长,你们下午这是去的漫展还是秀水街?两百块钱六件还能饶一件不能再贵了。

吊牌上250rmb的标签仿佛散发着嘲笑的光环。

小胖穿着美国队长的T恤,看着温柔地给他整理衣服的周雨,觉得自己看到了天使。麻麻这个小哥哥好温柔我要把他娶回家!

方博拉拉许昕的袖子:“我特意给你买的绿巨人的体恤,你要不要去试试?”

许昕看着眼睛亮晶晶的方博,心神荡漾,嘿嘿嘿我媳妇都知道给我买衣服了,这么快就进入老夫老妻模式速度是不是有点快?并不!

许昕神情荡漾的穿着绿巨人的T恤飘到座位上,餐桌上只有肖战和马龙面前一人摆了一罐啤酒,别人手边都是饮料,许昕看着方博吃的像只小仓鼠脸上不由挂满了慈祥的笑容,蠢得让人不忍直视。

马龙:胖儿,管管你师弟。

小胖:龙哥昕哥明明是你师弟。

马龙:我没有这么傻的师弟,归你了。

小胖:可我还是个孩子。

马龙:孩子不能早恋,你看周雨那眼神别以为我不知道什么意思。

肖战:“小博儿你这次来准备什么时候回济南?”

方博:“暂时先不回去,我不是兽医么,准备和小雨准备在北京开一家宠物医院。”

肖战:“年轻人是应该有自己的事业,有什么需要就说。”

方博:“您放心,有继科呢。”

张继科:“没大没小,你看人家小雨比你还大都乖乖叫哥。”

许昕:“我记得小雨原来是钢琴调音师?”

周雨一边给樊振东夹了一大筷子肉一边笑笑:“行业不景气,客户要求也是越来越难满足,宠物比人好伺候多了。”

樊振东一边吃一边竖着耳朵听,雨哥是个钢琴调音师?怪不得气质这么好,我平时就会流行歌曲雨哥会不会嫌弃我,雨哥这么好的人一定不会嫌弃我,但是两个人没有共同语言怎么愉快地共度一生,回去要好好研究音乐,樊振东暗暗在心中握拳。

方博就这么在三个人的家住下了,张继科还交给许昕一项不怎么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叫方博起床。

许昕兴高采烈的接下了任务,每天都能看见媳妇起床的样子四舍五入就等于他们每天都睡过了啊。方博也每天都把许昕视作救命恩人,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许昕,目光里满是崇拜。

开一家宠物医院从选址到装修再到具体内部布置很是繁琐,方博天天乐呵呵的往外跑也不烦,偶尔还抱着道哥畅想以后在宠物医院找只漂亮的小母狗,张继科一脚把方博踹出去,我儿子才几岁你就忽悠道哥早恋,有你这么当叔叔的吗。

方博:“道哥按人类的年龄算比你岁数都打,当年和龙队拉小手传小纸条的那个人我还真不认识。”

张继科:“除了我还有谁给龙递小纸条?”

方博在心里翻了个巨大的白眼,果然结婚之后脑子就不好用了。他转身看着许昕又一次被自己打蜡的地板滑倒,不禁有点同情,现在脑子都这样了,结婚之后得费成啥样。

日子有条不紊的进行着,方博的宠物医院也很快开张了,除了兽医兼老板的方博和前台兼老板的周雨,宠物医院又招了几个人,张继科表示我弟弟怎么能亲自干活呢?其土豪作风遭到了许昕的强烈鄙视以及收获了方博和周雨两个腿部挂件,在这期间许昕和樊振东达成了友好同盟关系,结对子互帮互助争取早日脱单,很快他们就意识到了他们面临的最大威胁就是另外一个人的追求目标。友谊的小船经不起风浪说翻就翻,往往他们还没提出一个抵御外敌的办法先内部互殴一顿。

许昕的追求计划也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他和方博从见面文明和谐友爱的朋友关系成功上升为不损两句就不开心的损友。期间许昕进行过无数次表白,成效显著,方博对他们之间纯洁的革.命友谊非常满意,一点都不往歪处想。

许昕摊在小胖家的沙发上:“我长得这么像正人君子么?为什么方博就不能思想歪一点。”

小胖兴冲冲的抱着一桶薯片:“雨哥今天夸我是小神童来着。”

许昕:“据我观察周雨应该没有恋童倾向,你们的革.命友谊看起来也很纯洁啊。”

小胖:“那我应该怎么办?”

许昕:“从言论开始,你要把自己成熟化,从现在开始就不要管周雨叫雨哥,直接叫他的名字,谈论的内容也不要太幼稚,现在开始我陪你练。”

小胖认真思考:“我听小雨说博哥收到了前任的婚礼请帖。”

许昕腾楞一下跳了起来:“方博的前任!方博竟然有前任!”

小胖:“小雨说博哥的前任都有一个加强排了。”

许昕沉默半响,小胖:“我似乎听到什么东西碎了。”

许昕:“那是你哥我心碎的声音。”

小胖跑到房间里抱出来一只小奶猫:“二毛你又闯祸了。”

许昕:“你养的猫?”

小胖:“为了顺利接近雨……小雨,有只宠物方便点。”

许昕:“大毛呢?”

小胖:“我只养了一只二毛。不,这不是重点,博哥要去参加前任的婚礼了!按照一般的剧情发展有这么两种情况,一是博哥的前任和他余情未了,两个人甜甜蜜蜜恩恩爱爱却迫于生活的压力不得不分开,于是想要接着这个机会再见他一面,博哥陷入回忆,当初两人多么甜蜜,现在回忆起来多么痛苦,那年夕阳下你送给我的玫瑰花,现在成了心间抹不去的伤疤。婚礼既是一对新人的甜蜜开始,也是旧人感情最终结束的葬礼。博哥坐在下面,穿着一身帅气的西装,看着穿着洁白婚纱的她从自己面前走过,走向了别人的怀抱。”

许昕抱着沙发垫:“我的博儿太惨了。”

小胖:“第二种情况,当年年少的博哥喜欢上了那个笑起来很好看的女孩子,每天早上都会送她一朵新鲜的雏菊,女孩渐渐被博哥感动,两个人就在一起了。他们躺在初夏的草地上看星星,从诗词歌赋谈到人生理想。虽然感情世界是美好的,但是现实依然很残酷,柴米油盐的日子磨淡了他们的感情,女孩不再满足于平淡的生活,开始追求物质享受,为了一个富二代残忍无情的抛弃了单纯善良的博哥,这次邀请博哥就是为了羞辱他。”

许昕:“我的博儿那么好,竟然会有人为了庸俗的钱抛弃他。”

小胖:“昕哥你打算怎么办?”

许昕:“我只有一个问题,你能确定方博的前任是女的么?”

小胖:“似乎……不能。但是我能确定博哥的前任结婚对象应该也是有点资本,婚礼选在斐乐私人会所,那里年费一年都要10万,只有中级以上的会员才能够借用俱乐部的场地举办庆祝活动。博哥和小雨的宠物医院除去科哥赞助的那些仪器之类的加起来也没有十万块钱。”

许昕:“这事交给我。”

Pure love章end

未完待续……

   
评论(52)
热度(520)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