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肖门日常

 @公子袖清 嗯哼,你点的梗

写着写着就崩了,是输入法先动的手


唐伯虎有诗云:“琴棋书画诗酒花,当初样样不离他,如今七样都变更,柴米油盐酱醋茶。”肖门一帮汉子聚在一起,倒是把这首诗演绎出了别样的风采。

在外人眼里,肖门就是一群日天日地的糙老爷们,肖指心里苦,肖指有小情绪,你看日天日地的代表性人物陈玘邱贻可张继科当年都是刘指导当主管教练带的徒弟,我这么温柔的教练哪里找去。

秦志戬:“反正我没吓哭刚来的二队小队员。”

肖战:“……”

说起来走儒雅风的秦门和走凌厉风肖门有说不清断不开的缘分,吴门的团子在一旁吃瓜看戏煽风点火好不热闹,只有良心的马指导时不时插一刀:“怪不得我听小雨说继科马龙他们准备让你俩开展一段夕阳红。”

后来,张继科收到了一本来自秦志戬的书,叫做《马龙之死》。

郝帅给儿子买了一套玩具,后面是飞行棋棋盘,机场等飞机无聊的几个人打起了飞行棋的主意。

郝帅预测了一下即将发生的事,残忍无情的拒绝了众人的提议,我儿子的玩具,上面沾血……这不是一个孩子应该承受的。

说实话,国家队写字好看的就没几个,肖门几个人更是也就签名好看。网上最近流行一个传字的游戏,既能提高参与者的文字水平,还能增加队员之间的亲和力,陈玘决定在家里先做个实验,回头就给队里的小队员玩这个去。

晚上,陈玘拿回面目全非的字条,对师门的文化水平狠狠担忧了一把。我之前写的那句话是什么来着?陈玘找出来自己写的那张鬼画符冷静的思考了一会儿,把纸条都扔进了垃圾桶。科技在发展进步,写字什么的能让人认出来就好。

可是哥啊,您那字自己认出来都有困难。

运动员日常除了打球,乒乓球相关的宣传也是很有必要,少不了化妆这一项。迷妹们唉声叹气,这群人啊,就仗着自己长得好看貌美如画使劲糟蹋自己是吧,五百米厚的粉丝滤镜都快不够用了喂!邱贻可:“500米长的粉丝,这要是涮火锅一个锅都涮不下。”

陈玘看智障的表情看着他:“你傻啊,不会给他掰断了。”

方博:“500米掰着多麻烦,用剪子啊。”

郝帅觉得心好累,一定是风水的原因让弟弟们变得这么蠢,粉丝都是用铡刀的好么!

张继科是公认的诗人,他的诗不仅被的不广泛吟唱,还曾经上过党媒杂志,且有上合秘书长单方面与之斗诗,风格洒脱,文字质朴,结合了古典诗的意蕴和现在诗的飘逸。闫安出门的时候一般都这么介绍肖门:“我们家是书香门第。”

在展示完肖门合照之后,对方也会打心里送上敬佩的目光:“现在黑社会都走文艺路线了。”

闫安,成为街上第一个从地痞手里讹到保护费的人而名留史册。

闫安对此很是谦虚:“都是师父和师兄的功劳。”

头毛乱翘带着金链子的邱·倔强的衣领·贻可拎着给龙仔买的忍者刀在他身后一脸懵逼。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肖门传说中酒量最好的邱贻可其实也就六瓶啤酒的量,至于其他人就更别提了,方博典型的一瓶倒,张继科的成名绝技就是趁着碰杯的时候把就倒进别人的杯子。

肖战看着倒成一片的兔崽子们露出高深莫测的笑容,爸爸永远是你爸爸。

张继科心血来潮准备养个花玩玩,方博抱住他的大腿:“哥,那玩意好歹也是条生命,你就放过它吧。”

张继科:“我养会动的都没事,花这种不会动的应该也没问题。”

方博看着活蹦乱跳的道哥,默默松开了手;张继科看着傻不楞几的方博,虽然养的脑子有点问题,总之还是挺不错一个小伙……还算是不错吧……

后来张继科抱回来一盆仙人掌,据说是为了防辐射,和它是最好养的植物一点关系都没有。

肖战为了张继科学会做饭,从此之后担负起了崽子们的吃饭大业。陈玘和邱贻可只会炒鸡蛋,别看邱贻可直播时候炒火锅底料像模像样的,其实那玩意还没小葱炒鸡蛋复杂。小葱炒鸡蛋好歹还得切个葱打个蛋,火锅底料就是直接把半成品加油炒热,两个人互相嫌弃着,下筷子的速度谁也没落后。

肖门的厨房上贴着一张纸:方博与狗不得入内。张继科抱起道哥抗议:“道哥多乖,也没炸过厨房,为什么要和方博放到同一水平线?tiger都能进去,会伤害他幼小的心灵的。”

方博:“我怎么了!那只是意外,意外!”

张继科:“得了吧,就你对公寓造成的打击往上数只有蔡局抽烟烧宿舍能比的上。”

肖战把打成一团的张继科和方博分开:“道哥当然可以进,我说的不能进就是指的你俩!”

张继科和方博受命到超市去买米,两人信誓旦旦一定会把米买回来。

中学课本上有一篇课文叫做《氓》,里面有这样一句话:“信誓旦旦,不思其反。”信誓旦旦这个成语用起来一般没什么好事。

米,不就是米么?两人自认还没到五谷不分的程度,但是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种米?光东北大米就有四种,方博懵逼的看着他哥:“咋整?”

张继科:“买最贵的。”

方博很快锁定目标:“那个泰国香米六块八一斤,是最贵的了。”

张继科指指另一边的架子:“那上面的西米才是最贵的,10块钱一斤。”

方博:“我咋记得西米露都是外国的。”

张继科:“甜点都能做,弄出来米饭一定会更好吃。”

陈玘把油倒多了,自称是地主家的炒鸡蛋,邱贻可摸了把他的肚子:“是有当地主的典范,陈胖子。”

陈玘:“胖吃你们家大米了?”

邱贻可:“你不光吃了老子家大米,还吃了老子家火锅麻婆豆腐酸菜鱼毛血旺回锅肉鱼香肉丝糖醋排骨回锅肉水煮肉片双椒牛肉粒太白鸡陈皮焖肉……”

方博戳戳张继科:“他们干啥呢?”

张继科思索了一会儿:“大概准备元旦晚会的节目。”

方博:“啥节目?我咋听的都是吃的?”

张继科:“报菜名,可不都是吃的。”

方博挠挠头,总感觉哪里不对。

做饭放盐是一门技术,在当初肖战刚刚学做饭的时候,菜的咸淡总是把握不准,被拉来试菜的秦志戬第一次知道肖战的想象力还挺丰富。

秦志戬:“这菜太淡。”

肖战:“少吃点盐对身体好。”

秦志戬:“这菜太咸。”

肖战:“我儿子颜值高,咸点应该的。”

秦志戬:“这菜咸淡不均。”

肖战:“这就对了,生活处处充满惊喜,有一个外国电影咋说的来着?生活就像一盘菜,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口是什么味道。”

秦志戬:“……”

方博慌慌张张的找到张继科和马龙:“不好了!秦指导非要拉着肖指打球!谁输一个球拔一根头发!”

每年到了固定的季节,张继科和方博蹲在门口一边一个啃小葱蘸酱成了肖门一道美丽的风景,偶尔张继科会换换口味手里拿着根黄瓜啃。

二队的主管教练发现小队员们最近练球突然勤奋了许多,深感安慰。

“听说了么,不好好练球不给饭吃,只能吃葱蘸酱。”

“不给饭吃!”

“对对对,我亲眼所见,张继科和方博蹲门口和石狮子似得。”

“张继科都是大满贯还要受罚,更何况咱们。”

“今天我练球还自己歇了会儿,教练会不会罚我。”

“别哭,一会儿你主动加练,教练肯定会放过你的。”

张继科一直不理解酒有什么好喝的。

据说事物留给人的第一印象很重要,年轻的张继科也好奇过酒到底什么味道,干点不符合自己年龄的事对于十几岁的少年来说有着莫名致命的吸引力。

方博追在张继科身后也非要嚷嚷着要喝酒,张继科也怕太小的小孩喝酒出什么事,奈何怎么都甩不掉这只小赖皮虫,万一招来教练就吃不小兜着走。张继科眼睛一转,看到了窗台上一瓶写着9°度的玻璃瓶子,这个度数这么低,肯定没事。

“就给你一瓶盖,不准多喝。”

方博屁颠屁颠的接过瓶盖:“怎么这么酸?”

张继科也觉得不太对,但是在弟弟面前兄长的威严还是要树立的:“酒么,就是这个味道。”说着灌下去一大口,啧,真酸。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张继科不仅自己偷着喝酒还带坏弟弟被别的队员告密了,教练怒气冲冲的找到两个往嘴里塞饼干的小家伙看见他们神采奕奕的颇为惊奇。

“你们喝酒了?”

小奶狗和小奶博整齐的摇摇头,教练狐疑的看着他们:“真没有?”

小奶狗的小奶博表现得可真诚,真没有。

教练心里毛毛的,俩兔崽子啥时候这么乖巧,不过翻遍整个球队都没找到两人喝酒的证据只能放过他们。

张继科才不会把九度白醋认成酒这种有损英明的事说出来,不过酒给他留下了强大的心理阴影,每次端起就被一股当年的酸味萦绕,这么多年一直没散过。

陈玘和张继科出了名的爱喝茶,两人就算喝茶也能喝嗨了也是神奇。

陈玘看着追着自己尾巴跑的道哥,心下一动,在柜子里翻出来邱贻可早就不戴了的金项链给道哥拴上:“霸气,一看就是咱们家的狗。”

这么霸气的狗,必须去外面遛遛显呗一下。

没走两步,一个耀武扬威凶神恶煞的胖子戴着一根一模一样的金项链出现了,场面顿时尴尬不少。

更尴尬的是,两人不知道怎么掉水里了,胖子的项链飘了起来,道哥的项链……也飘了起来。

邱贻可把自己的金链子拴在tiger身上,满意的点点头,这多威风,比那个假的威风多了。

end

   
评论(25)
热度(289)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