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科龙/昕博】知我者15

蜜汁日常 4.5

陈玘和邱贻可与五人打着学习的名号不同,他们是作为指导出现在房阳市刑侦支队。

按照规定,警察的身上是不能有纹身的,特殊警种比如缉 毒 警察可根据实际情况自行处理。

陈玘和张继科身上都有纹身。

方博则是记得邱贻可有一张照片上挂着一根沉甸甸的金链子,他还夸过他叔长得帅就是不一样,带金链子都不显俗,邱贻可则是反常的笑笑没说话,后来方博再也没看见过那张照片。

很少有人知道,刘国梁当年在云南的一个边镇干过一段时间,陈玘、邱贻可、张继科当年都在他手下实习过。

所以张继科向家里汇报过烟里存在毒品的时候,刘国梁第一时间将陈玘和邱贻可派过来。

陈玘到的第一天就把宿舍里的窃听器一脚碾碎并对宿舍环境表示十二万分的不满:“收拾东西,咱们去外面住。”

马龙:“没经费。”

陈玘:“没事,爸爸有钱。”

见几个人齐齐盯着陈玘,邱贻可接道:“刘指批的经费。”

许昕:“哥,我还以为你刮彩票中奖了。”

陈玘:“龙仔都没这么好的运气,我怎么可能中那玩意。”

方博:“我们是过来学习的,搞特殊待遇不好吧。”

邱贻可:“学个屁的习,你和小雨刚工作两年就是是一级警司,加上仨三级警督,跟那帮熬了多少年升上来的学个球!唯一一个让你们学的还拘留所关着呢。”

马龙:“可是我觉得这还挺好的。”

陈玘:“好个屁,这么冷的天连暖气都没有。这还是三楼,只有一个门,万一对方要是翻破脸灭口还能跳窗户?”

马龙和许昕缓缓的点了点头,许昕:“这是我们之前日常训练项目。”

张继科:“我们住哪?”

邱贻可:“军区招待所,安全。”

周雨:“我们是不是需要重新分配房间?”

马龙/张继科/方博:“我和许昕/大昕/瞎子一屋。”

许昕:我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我媳妇和我一屋名正言顺,我师兄和继科怎么回事?我一点都不相信是因为我人格魅力大这件事。

邱贻可揽过方博:“我挺长时间没见到我侄的了,侄儿和我睡一起。”

许昕:“我和我哥睡。”

陈玘:“年轻人啊就容易把持不住,耽误办事多不好。就按原来宿舍分,我还是和龙仔睡一屋,继科你和小雨,昕仔和邱叔叔他们挤挤住一屋。”

周雨:“你们怎么知道招待所都是两人间的?万一是三人间或者多人间呢?”单人间太贵不予考虑,经费还是能省就省。

马龙装作冷酷状用手比成一把枪指着周雨:“你知道的太多了。”

许庆山坐在办公室听下属汇报马龙一行人的情况:“我知道了,陈玘和邱贻可脾气爆国际上都有名头,原来我还想看看这群小家伙能忍到什么时候,没想到这么破了局。”

“队长,为什么把连环杀人案的人手都撤了?”

“案子破了还装模作样的,还不如让弟兄们回家好好和婆娘亲热亲热。”

“破了?”

“他们有一只狗,在出现尸体之后就被托养,现在又出现了。不管过程如何,我只要结果,案子破了就是结果。如果不是立场不同,我们应该和他们很容易合作,老子要没两把刷子这位置早就坐不住了。”

“刘建成似乎还不死心。”

“不管他,闹腾了这么多年连个屁都没有,人家外头来的才用了几天就破了我们一个点。现在上头也不平静,告诉黑三,低调点。”

“是。下一步该怎么走?”

“掺了料的特供烟不要断,一群年轻的小伙子,要是有一个漂亮的姑娘摆在面前呢?”

“您是说美人计?”

“老祖宗的智慧,错不了。”

陈玘确认好马龙几个人的安全后把东西扔下让邱贻可带人搬家,自己带着马龙方博直奔房阳市刑侦支队痕检科,房阳市新出了一起涉枪案件让陈玘和邱贻可的到来名正言顺。华夏全面禁枪,每起涉枪案都会引起极大重视。

陈玘带人赶到的时候痕检科的人正在做弹道测试,出现意见上的分歧一屋子人吵吵闹闹的,陈玘喝住他们:“为什么不送枪支只中心?”

一名痕检员解释道:“之前送了,但是还有一些疑问。”

陈玘:“注意你枪口方向,我上学的时候有一位肖教授开学第一课就是永远不要拿枪对着你的兄弟。”

马龙低声道:“这确实像肖指的作风。”

方博:“后边还有半句话,直接扣动扳机来个痛快的。”

马龙:“……加上就更像了。”

陈玘:“就做一个实验,怎么挤这么多人?实验备档呢?这些实验器材随手乱扔的都比你们摆放整齐,还有你们这大褂,多长时间没洗白大褂都变成灰的了。”

刘建成不屑的看着陈玘,轻哼道:“不就仗着自己是个官,威风什么。”

陈玘怒目而视:“你说什么?”

刘建成加大音量:“我说你们这帮打着专家旗号的,就会研究一些理论,好好待在你们的安乐窝,又不了解基层工作指手画脚的……”

陈玘一下抓住他的领子把他按在墙上:“老子解剖过的尸体比你这辈子抓到的犯人都多,不是他妈的这鬼地方治安多好,而是你们这帮穿着官皮的孙子无能!规矩定出来不是摆着好看的!”

肖门门训之一:永远不要拿枪对着你的兄弟,直接扣动扳机来个痛快的。

还记得队长大人和大蟒之前是特警来着么?三层跳下来一点问题都没有是真的Ψ(`∀´)Ψ

关于分配房间的小剧场

我们以为自己亲眼所见就是事实,然而真相往往没那么简单。

张继科:“不行,我越看许昕和小博就越不对,这年轻人干柴烈火的搞起来怎么整,我要和许昕睡把他们隔开。”

马龙:“继科,他们有分寸的。”

张继科:“分寸?二十郎当正当年的年轻人哪有分寸。”

马龙:“你就很有分寸。”

藏獒的眼睛里闪出幽幽绿光,就像看见肉的狼:“你确定?”

马龙:“……不太确定。”

马龙:“那就让大昕和我一间房,我们是师兄弟,专业知识交流更容易点。”

张继科:“龙,你变了,你不再是我那个表里如一纯洁的龙仔了。”

马龙:“我担心进屋之前还是大蟒,出来之后就变蛇羹。”

张继科:“我在你心里是那样的人么!”

马龙:“你在网上查蛇肉的做法我都看见了。”

陈玘:“不行,我要把龙仔和继科分开,这年轻人二十郎当岁干柴烈火的搞起来怎么整?”

邱贻可:“他俩都二十八了,有分寸的。”

陈玘:“你今年三十多了有分寸吗?”

邱贻可:……“你看着龙仔和继科,我和我侄睡。”

陈玘:“昕仔人还不错的。”

邱贻可:“所以他活到了现在还没变成辣子蛇。”

tbc

一直在研究新案子本来没打算发文,奈何正主一个劲的往嘴里塞糖,再不噦出点来我都快甜炸了QAQ

   
评论(21)
热度(118)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