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科龙/昕博】知我者12

逻辑废,锅归我,不知道应该怎么描述的预警

房阳连环杀人案6

许昕和周雨一直到半夜才回来,衣服上都是土,周雨脸上还青了一块。

马龙和张继科接到许昕的电话就匆匆出去了,让方博在警队留守,方博本来无聊的昏昏欲睡,看见他们的样子瞬间清醒从椅子上蹦起来跑去拿急救箱:“你们俩怎么回事?”

许昕大大咧咧的倒在沙发上:“妈的,没想到阴沟里翻船。”

周雨:“我们在那个监控上查到目标上了一辆车牌号为杉A2870V的车,司机全副武装带着面具,那车是租车行的,我们过去一查那登记的身份证结果没有,顺便查出来了偷税漏税的问题,老板手下养了一帮人把我们黑了。”

许昕:“本来没想管那破事,通报税务局就得了,结果那孙子上来就打,你昕爷是吃素的么。”

方博:“继科和他姘头呢?”

周雨:“我们顺便查出来了一个老板以及他背后势力的一个账单,他们在处理。”

方博递给周雨一个冰袋让他敷脸,从急救箱中拿出绷带和剪子:“案子的线索有么?。”

许昕:“当然。租车的是一个40岁左右的中年男子,然而我们从军区监控里看到的是一个身材臃肿身高在170左右的中年妇女,如果另外的这个凶手真的是法医的话他肯定会有一定的反侦查能力,化妆不是什么难事,于是我想了想,40岁左右身高一米七体态圆润的法医简直一抓一大把。”

周雨:“我觉得你们法医可能是受到月半大神的诅咒。”

方博:“医生这个行业就受了月半大神的诅咒。”

周雨:“科哥就没有。”

方博:“原来我也不相信玘哥和邱哥会胖,连皓哥这个心理医生都胖了。脱衣服。”

许昕一脸被蹂躏的良家妇女的模样捂着胸口:“公共场合,这样不好吧,小雨还在呢。”

方博:“你们俩一起。”

许昕:“哟呵,小哥口味很重啊。”

方博翻了个白眼:“我就是看看你们身上还有没有其他的伤,当人出于亢奋状态的时候神经会自动麻痹一些伤,我们现在算是得罪上当地警方,之前也有人调查过最后都是意外身亡,我可不希望明年清明给二位烈士送上一大束菊花。”

许昕:“菊花?”

方博:“小雏菊。”

周雨:“汪。”

方博和许昕把目光盯在周雨身上,周雨:“就允许你们虐狗,还不允许我叫两声了?”

方博:“什么虐狗?”

周雨:“秀恩爱啊,难道你们没在一起?”

方博:“你,你……你怎么知道我们在一起的?”

周雨:“队里还有人不知道么?傻子都看出来你俩早就有一腿。”

此时,傻子一号马龙和傻子二号张继科正在经侦科审查账本,两人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喷嚏。

方博和周雨用电脑进行人脸面部剥离重配实验,人可以化妆伪装,但是骨架在短时间内很难发生改变。对比重点在从事法医工作十年以上有一定威望和影响力的人中。

许昕在旁边保养枪支,方博:“瞎子,也帮我擦擦 枪。”

许昕:“保养武器是和它感情交流的一部分。”

方博:“你帮我擦 枪也是咱俩感情交流的一部分。”

许昕:“我觉得你适合去当哲学家,说出来的话永远能让人无法反驳。”

周雨:“但是非常欠揍。”

许昕:“不是我说的。”

方博:“你们就等着以后背方博大帅哥语录吧。”系统显示匹配成功:“找到了,兰艾伦,房阳市刑侦支队法医科科长。”三人精神一震,立刻围到方博的电脑前。

周雨:“这位兰科长自从我们来之后从来没露过面,据说是他的父亲去世在家料理后事。”

许昕:“调一下他以及亲属的档案。”

周雨:“还是个官三代。”

方博:“他爷爷只是个村委书记。”

许昕:“上个世纪70年代的村委书记。母亲是下乡青年,下乡不久就嫁给了他父亲,年轻的时候是个大美人啊。”

方博:“在兰艾伦3岁的时候与他的父亲离婚返城,回城后又先后嫁给了三位丈夫,育有四名子女。现在名下有四处房产一家饭店和一家服装厂。根据出入境记录显示现在人在土澳旅游。”

周雨:“厉害了,但是我和队里其他人闲聊的时候有人提到这位兰科长似乎没有母亲。”

许昕:“正常,兰艾伦曾经结果一次婚,他前妻现在人在哪?”

方博:“等等……我查一下……土澳?”

许昕:“看起来我们需要拜访一下这位兰科长。”

周雨:“现在?”

方博:“过来学习的小法医受到许队长的刁难在好朋友的帮助下找前辈哭诉,半夜拜访多正常。”

许昕:???这叫正常?“我还是直接申请搜查令。”

周雨:“我们搜查哪?兰艾伦住在警局家属院,那种老式房子隔音都不太好,如果他在那里进行的话岂不是很容易暴露?”

方博:“在解剖的过程中发现死者声带并没有损伤。”

许昕:“如果我想的没错的话他从将人拘谨虐待一直到杀 人都充满仪式感,他选的这个地点应该对他有什么意义。”

周雨:“没准是农村老家,他从小在那长大,他的母亲也在那抛弃的他,而且他的父亲去世之前一直住在老家,所以他以探望父亲的名义回去的话不会引人怀疑。”

许昕:“好,我去申请,你们找到确切地址发给我,希望他经历这些变故没有心情找到新的目标。”

方博:“或者受到刺激变得更加残暴。”

马龙一行人赶到兰艾伦的老家的时候,屋子里只有给父亲守夜的兰艾伦,十分的干净整洁,兰艾伦不满的看着闯入拿着枪搜查的一行人:“你们是什么人!竟然私闯民宅,视法律的尊严何在!”

许昕:“我们有搜查令。”

兰艾伦:“我是市局法医科科长,你们竟然敢创我的家。”

张继科:“少他妈废话,老子找的就是你。”

方博喃喃自语:“难道是我们推理错了?”

马龙:“不,这个房子看起来很新,建筑时间应该超不过5年,应该还有一个旧宅,麻烦兰科长引路。”

“你们的警号是多少,我要投诉你们。”

马龙:“周雨,去打听一下。像这种村子都是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有什么事根本瞒不住。”

张继科和方博将兰艾伦控制在一边,周雨出去一会儿回来向马龙报告老宅位于村子一个很偏僻的角落。他们冲过去的时候刚打开院子大门一股血腥味扑面而来,破开门各种虐待工具摆放的整整齐齐,屋子正中间躺着一个浑身赤 裸伤痕累累奄奄一息的少女。

马龙:“叫救护车。”

tbc

   
评论(14)
热度(73)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