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科龙/昕博】知我者 10

本案件纯属虚构

房阳连环杀人案4

天蒙蒙亮,太阳在天际线边挣扎,张继科处于沉睡之中,白天巨大的精神压力让他在梦中也不得安稳,睡姿不断变化着昭示主人的不安,直到他两只手臂抱住枕头,一只手在枕下摸出一把匕 首指向来人,眼睛猛的睁开:“艹方博!你大爷!”

方博一脸讨好的赔笑:“哥。”

张继科坐起身把刀放好,表的指针指向5:36,他狐疑的盯着方博:“有什么事,说。”方博一向睡眠质量好的不得了,他们曾经在战乱地区做过半年志愿医疗服务,外面就算是枪林弹雨方博的呼噜还是打成一首帕瓦罗蒂《我的太阳》。他的闹钟一向是为舍友准备的,舍友醒了万事大吉,要是舍友没起来俩人迟到妥妥的,这才睡3个小时,绝对不是方博的性格。

张继科瞅瞅旁边马龙正穿戴整齐坐在床上笑眯眯的看着他们:“继科儿,醒了。”怀里抱着熟睡的道哥。

“嗯。”张继科拿起衣服往身上套,方博凑到他身边,“别穿着外头衣服往我床上坐。”

“哥。”

“你究竟惹什么事了?”

方博一脸懵:“我为什么要惹事?”

“从16岁之后你就没叫过我哥了,不会是把人家姑娘肚子整大了吧。”

方博满是悲愤:“我在你心里就是这么一个形象?我不是你最乖最可爱最放在心尖上的弟弟了么?说好的兄友弟恭家庭和睦共建和谐 社 会呢?”

“最乖的是小雨最可爱的是小胖,你在我心里从来就没形象。”

马龙:“大博你起这么早有什么事就说吧。”

方博:“街东头有一家炸油条据说特别好吃,我们去吃吧。”

张继科:“这就是你起这么早的理由?”

方博语气中满满的真诚:“去晚了就没了。”

五个人坐在空无一人的肯德基内,张继科:“这就是你说的油条摊?”

方博:“谁说炸油条的就是油条摊,肯德基现在也卖炸油条好不好。”

许昕和周雨把五个人点的东西拿到他们坐的二层,马龙端过一碗蛋花汤:“大博你有什么发现说吧。”

他们五人和当地警方谈不上什么信任,既然他们会想到给李队长放窃听器,他们的宿舍自然也有其他的监控设备,监控是许昕下午的时候回房间换衣服发现的,他借着找东西检查了三个宿舍都有,这个设备在他们一开始入住的时候还没有,看来是他们前一天关于案子的举动和分析引起了对方注意。而后周雨在放东西的时候装作失手毁了一间宿舍内的监控,就是方博和许昕回的那间,别的暂时还没动,偶然多了必然会引起对方的警觉。

既然怀疑到法医头上,在不清楚这个法医会不会与他们调查的目标勾结的情况下还是小心为上,方博借着早餐把人全部约出来:“我们一直的思路都是抓到的那个是模仿者,但是在抓捕的过程中我们确实用到了一条六年前的线索。”

马龙:“确实,要是说模仿者那么早之前就出现有点不合逻辑。”

张继科:“你的意思是说我们抓到的那个就是一开始作案的那个人,没找到的这个是模仿者?”

方博:“嗯,因为抛尸地点都比较偏,这些案子并没有引起多大的社会影响力,在我们警方都没有确定能并案侦查的情况下一般社会人员不可能将模仿作案做的这么完美,在我们之前的分析中也是提到凶手由于他的超级强烈的控制欲两个人合作可能性很小,在这些所有有可能的模仿者中,法医是这些资料的第一手接触者,也是最有可能的人,至少要比合作伙伴的可能性要大。”

许昕:“我去看了原始档案,之前的案子属于不同的法医负责但从语句的逻辑性和用词来看那些档案确实有些被修改过的痕迹。”

马龙:“你们昨晚没睡?”

方博:“找完档案就五点多了,要不是没睡我怎么能起的这么早。”

张继科:“所以我们没有办法确认哪一位法医嫌疑更大。”

马龙:“至少我们有一个法医的大概方向。”

张继科的语气中有些感慨:“法医,最了解尸体想要表达什么,本来是应该替死者说出真相的人,现在成了我们重点排查对象。”

许昕:“张大诗人在感叹人生?”

张继科:“张法医在担心证据链。”

周雨:“嫌疑人自 杀用的工具就是手术刀,要是这个思路那嫌疑人就不是自杀而是谋杀,模仿者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说是为了脱罪,总不能在我们抓到嫌疑人之后再次犯案这不是给自己脱罪而是给我们抓到的这个嫌疑人洗罪。”

张继科:“我还是需要见一下嫌疑人,看看他那伤怎么回事,博儿你和我一起,面对活的有你在我安心点。”

马龙:“那我和大昕去关押的地方看看有什么线索,小雨你来查查房阳所有法医的资料,曾是是法医转他职痕检或者有医学背景的都要查。”

许昕:“那警局那边呢?”

马龙:“只要我们回去的时候表现得不高兴一点,会有人替我们完善整个故事的。下午三点之前在警局汇合。”

等马龙和许昕回来的时候,方博正趴在桌子上愉快的打着呼噜,大有睡到地老天荒的阵势丝毫不受一边说话的张继科和周雨影响。

张继科:“怎么回来这么晚?”

许昕摊在椅子上:“确实有人见到一个黑影在我们秘密关押的那个地方的电源处停留,本来都不抱希望,结果我们发现那边是一个军区驻地的后门,军方应该在附近有监控。”

马龙:“军区的人说那属于军事机密,要一层一层打报告,现在咱们又属于秘密调查,手续太麻烦了。”

周雨递过一个文件夹:“这是所有相关人员的大概资料,我和科哥研究了一下把嫌疑最大的放在了上面。”

张继科:“还有一点嫌疑人主要是声带遭到破坏,模仿者可能是为了不让嫌疑人说什么……”

方博突然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军区,驻地!”

许昕捂着左胸:“你这么一惊一乍的早晚把我吓出心脏病。”

方博:“你的心脏要再往左一点,如果是军区的话,我应该有办法。”

许昕:“你能黑进军区监控?”

方博:“不能。”

马龙:“就算能也不行,这是违法的。”

方博:“我们一层一层打报告申请看监控麻烦,但是军队里的人看监控简单,如果是他们的人发现问题反馈给我们不就简单多了。”

周雨:“不光是程序简单,还是军警一家亲的典范。但是人家为什么要帮我们?”

许昕:“也不知道这当地的警察平时都怎么干的,门口那哨兵听我们是警察之后那嫌弃的,都不愿意理我们,说是过来出差的态度才好点。”

方博:“我爸有一个老战友现在就在这边当兵,我小时候他对我可好了,前两天还说让我去他那玩,找他应该没问题。”

   
评论(21)
热度(119)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