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科龙/昕博】知我者 9

蜜汁日常 3

郝帅从没想到会有一天度过的这么艰难,当年大比武赢率不大没有过,遇见难以侦破的案子没有过,给一群日天日地的师弟们收拾烂摊子没有过。

现在,他体会到了。

被肖战含情脉脉的盯了一天之后,郝帅终于崩溃,两人执手相看泪眼。

肖战:“仔,你现在是是爹剩下头发的唯一守护者。”

郝帅:“爹啊,你现在脑袋都能当反光板用,哪还有头发。”

郝帅自然知道肖战为什么情绪这么激动,张继科在知道被关押的嫌疑人自杀这个消息之后直接一脚就把庆阳那边解剖室的桌子踹翻了,要不是马龙拦着张继科都能把警局拆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娶妻当娶贤,弟媳妇简直靠谱的不得了。

按照以往(陈玘/邱贻可)的经验这次张继科回来就算不被退回基层差不多也得养猪去,算算按照现在市价,农村家养的土猪肉最便宜也得25一斤,一头猪大概三百斤左右,养死一头猪就得赔7500,一家至少养两三头,再对比一下每个月的工资,肖战看着从来不惹祸的大闺女更顺眼了。

不知道能不能让玘子那小子借着监督的名义跟二狗子一起去,毕竟那年陈玘还成了五一劳动模范。

陈玘和邱贻可坐在食堂吃迟来的午饭,邱贻可见陈玘盯着盘子里的红烧肉一动不动发呆,把手在他眼前晃了晃:“你这一脸思春的表情想谁呢?”

陈玘吐出两个字沉默良久:“阿花。”

邱贻可眼前一亮放下筷子一脸兴奋:“这位阿花看起来是个姑娘,说说人怎么样。”

陈玘:“白白胖胖的,性格温顺。”

邱贻可:“胖点有福气,这脾气配你也挺好,现在你俩发展的怎么养?”

陈玘:“人家都得死了好几年了。”趁邱贻可一脸惊呆磕磕巴巴搜肠刮肚的想词安慰他的时候陈玘拿起筷子从邱贻可盘子里抢来一大块红烧肉塞进嘴里:“我家阿花要是做成红烧肉绝对比这好吃。”

邱贻可一脸严肃的握住陈玘接着抢肉的手:“陈玘,我觉得你应该去找吴指辅导一下心理,虽然你喜欢的人死了也不能放任自己冰恋。”

陈玘:“啥冰不冰的,我也就爱吃个冰棍。”

邱贻可:“那阿花……”

陈玘:“阿花是我下乡时候喂得那头猪啊。”

邱贻可:“陈玘!我日 你 先 人板板!”

房阳市刑侦大队的一间屋内

气氛莫名的沉闷,张继科和方博死死盯着案宗看到了半夜两点才被催着回了宿舍,张继科直接钻进马龙的房间,许昕跟着方博进了屋子就把门反锁上了,剩下周雨和道哥面面相觑。周雨揉揉道哥的小脑袋无奈的叹了口气:“谁让咱们是单身狗呢。”

马龙见张继科还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打开张继科的箱子看着满目亮蓝色,捂着眼睛坐在了地上。

张继科急忙把马龙扶到床上:“怎么了,龙?”

马龙:“继科儿,我觉得我似乎得了深海恐惧症。”

张继科:……

张继科:“深海的颜色它不是这种,这个颜色……我为什么要解释这个?”

马龙的眼睛亮晶晶的充满笑意:“因为你喜欢我呀。”

张继科:“我,我,我先去洗澡。”

马龙看着一闪身就进了卫生间的张继科感叹,不愧是部里比武的冠军,瞧这闪避速度。

张继科在卫生间冷静了一下,关键时刻咋能这怂,他拉开一条缝偷偷看着整理东西的马龙,不一会儿马龙似乎有点转身的动作,张继科迅速将门关上。

你的笑容

就像三月的春风

轻轻敲打着我的心房

从此在我心中

你占据了我今生美好的梦

诗人么,对自己媳妇哪能叫怂,那是从心。

有理由相信,方博的从心可能在某种方面遗传了他哥。

许昕不喜欢吃苦瓜,但是也没有表现得十分抗拒,按照他自己的说法是可能我还没吃明白。

方博苦着一张脸的时候和苦瓜像极了,许昕考虑了一下,既然没吃明白咱就慢慢吃不是?

方博回到房间把自己埋到被子里,这是他不高兴之后一贯的举动。许昕坐在周雨的床上借着窗外的月光看着他的博儿,他世界上最好的博。

“博儿,咱这次回去之后就把关系公开了吧。”

方博的声音透过被子显得闷闷的:“不是早就已经跟家里说了?我妈上次还说等过年她和我爸要和你爸妈一起去马来西亚旅游。”

许昕:“我是说队里。”许昕一直拿龙獒二人坦白的时候陈玘的追杀为借口隐瞒,也只有方博傻乎乎的相信了这个借口,还绞尽脑汁在邱贻可面前刷许昕的好感度。实际上他怕会有人说三道四在背后指指点点,方博算不上心思细腻,也是非常在乎别人的看法,许昕不希望自己和方博的事由别人来评价。队里的兄弟能够理解,那些别的部门的人就不会传闲话么?他师兄和张继科早就强大到不需要在乎别人的看法,不相干的人也不敢随便说些什么,陈玘当年的追杀也是从侧面警告一些心思不纯的人,马龙和张继科怎么样是我特勤队的家事,轮不到外人指指点点。

现在可以了,许昕觉得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磨砺足以让自己保护好方博,尽管方博并不需要他的保护。

方博:“你不担心邱哥了?”

许昕:“邱哥不是怕蛇,我决定坦白的时候变回我的原型。”

方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行,你会吓到我叔。”

许昕把方博从被里挖出来,方博见他笑的一脸温柔别扭的把头扭过去:“看什么看╭(╯^╰)╮”

许昕在方博耳边轻轻落下一吻:“不论发生什么,都有我在。”

方博突然蹦起来:“我们一直先入为主抓到的那个粗糙的才是模仿者,如果反过来模仿者是那个精细的作案者呢?能将肌肉的线条如此完美分割必然对人类身体有着专业研究,我们抓到的嫌疑人是个普的修车工,从手上茧子和过往的经历来看他绝对没有受过专业的解剖实验训练,如此能够有机会接触到完整的案情还有相关专业知识的应该就是涉案法医。刘总能够通过一张照片发现这是连环杀人案,难保会有别人也发现了出于某种目的将案卷压下来,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种可能。”

许昕:这画风转变的太快我有点接受不来。

方博表示这和那瞎子无意间碰到了我的敏感点一!点!关!系!都!没!有!

tbc

在网上逛一圈见到的肖爸唯一一张有头发的照片竟然是黑白的,多么忧伤的一个故事

   
评论(18)
热度(131)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