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错位

总也不写,感觉都没了orz

滴……滴……滴……

柔软的阳光铺撒在大地上,难得在雾霾中见到太阳的影子,微风轻轻拂过树叶,斑驳的影子在透过窗户打在病房里一个人苍白的脸上。天地广阔,一片静默,病房中只能听见仪器的响声。门外站着两个值班的警察,忠心尽职的保护着屋内的人,一个穿着二级督察的警服的男人过来问到:“怎么,还没动静?”

“报告队长,医生刚刚检查过,一切正常。”

男人眉头紧蹙:“小罗三天前就醒了。”

另一个警察道:“医生说可能是因为他因为保护罗飞,受到的爆炸冲击力更大,清醒时间较晚。”

男人叹了口气:“他们在那场爆炸中没受到明显的外伤就不错了,我进去看看他。”

男人看起来和病床上的人是熟识的,搬了个凳子坐在床边,掏出一根烟,想了想又放回去了:“这几天忙,一直没时间来看你,告诉你个事,罗飞已经醒了,现在都能下地活动,就是精神状态不怎么样,心里挺记挂着你的。”

话说到一半,男人就被另一个警察匆匆叫走了,男人特意嘱咐:“你们俩好好看着,医生护士也要检查好了再进去。”

滴……滴……滴……

病床上的男人慢慢睁开了眼,雪白的天花板有些刺眼,他试着清清嗓子,无比的干哑。

门外守候的警察迅速发现屋里的动静,找来医生诊断,医生认为是提到了某些特定的信息促使病人苏醒。

一个值班警察叫尹剑,带着厚厚的眼镜,身上的文人气息浓重,问到:“可是现在他什么都记不清。”

医生表示这是正常现象,等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天很快就步入夜晚,病床上的男人看着两个警察身上的警徽,依稀想起一些东西。
『我叫薛天,是个警察,我和我的恋人罗飞经历了一场爆炸。罗飞是一个男人,没错,我喜欢同性,也就是一个同性恋,罗飞是我的爱人,他是个杀手,我们还有一个儿子,儿子很像他。为什么我一个警察会爱上杀手?爆炸是怎么发生的?儿子,又是怎么出现的?』

薛天:“罗飞!罗飞的情况怎么样?”

尹剑安慰他道:“别激动,罗教授已经醒了三天了,没什么事,就是精神状态不太好。”

薛天:“我能去看看他么?”

尹剑扶了扶眼镜:“医生说尽量别让罗教授看到他过去认识的人,避免引发不好的回忆让他的精神状态更糟。”
薛天表示了解,一个人静静的看着天花板,脑子里依稀回想起些许事情。

『我叫薛天,是省警官大学的教授,奉命借调到一个专案组专门为了查一个关于Darker的案子。Darker是一个连环杀手,犯下多起案子,让我们很是苦恼。我的老师袁志邦也在专案组内,但是他突然消失了好久。一次在现场的时候突然出现,他蒙着脸,声音嘶哑,露出来的地方有着疤痕,我问他出了什么事他怎么也不肯说。我发现专案组的另一部分人并不在这辆车上,老师告诉他们中间出了叛徒。前线侦查员传回来消息Darker出现了,是一个有些文弱的男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一个杀手应有的样子。该收网了,没想到内奸是韩灏,我们最敬重的队长,受到Darker爹蛊惑杀了本来应该是我们去保护的人,证据全部消失了,愤怒的队长迫使Darker迅速撤离,我躲在一个地方,被Darker发现,靠着装傻逃过一劫。我逃过了杀劫,却没躲得过那个桃花劫。』

薛天:“罗飞脾气平时挺好的,大概是爆炸引起的,你们多多担待。”

尹剑点点头:“你放心,我们会照顾好他的。”站起身给薛天倒了杯水,“我去给你买点吃的。”

薛天:“多谢。”

尹剑出去之后,另一个警官见薛天略有疲惫,也到病房门口守着 ,留给他休息的空间。

薛天一闭上眼睛,往事就浮现在眼前。

『罗飞对我的话将信将疑,虽然没有对我下杀手但是也没有放过我,他将我一起带走了,我顺其自然奉命的潜伏到了罗飞身边。罗飞似乎一直在找什么东西的线索,大概是一起十多年前的案子的真相,那个案子是我还在警校期间第一次认识老师接触到的案子,凶手被老师当场击毙,不久之后老师就转到内勤,我至今记得死去的那个男人叫文红卫,还有个孩子叫文成宇,是个非常可爱的小男孩。那个案子的被我装傻冲愣把线索都躲过去了。有一次在书店,一本旧的杂志上有一篇我的采访,我是个刑警,那篇杂志就那么不走心的把我的眼睛打了一点马赛克,只要稍微离得远些我就完全暴露了。我捂住罗飞的眼睛,说这是我的心结,希望他能尊重我。罗飞没有追查下去,我们两人的气氛非常尴尬,书店的外面是一个市场,我随便指着一个方向告诉罗飞说等什么时候我穿上那几件衣服就告诉他事情的真相,没想到那几件是喜服,罗飞笑的连虎牙都露出来了,真可爱,要是能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薛天吃了些粥就混混睡了过去,尹剑满腹心事。

明天给尹剑送了饭过来:“哥,你别担心,总会好的。”

尹剑:“你说如果当年文红卫没死,飞哥和薛天现在……”

明天:“没有这个薛天存在,还有别的薛天,没有文成宇,还有文成宙文成地没准还有文成公主。”

睡梦中的薛天回忆起了他和罗飞第一次做爱的场景。

『在散步的半路上我遇见了曾经被我逮捕的一个地痞,他见到我非常愤怒,召集了一大帮人找我报复,我和罗飞拉着手一起跑过了好多个街区最终来到了老城区,老城区有一个跷跷板,罗飞坐在跷跷板的另一边,非常可爱。我们就顺理成章回到他的家里做爱了,做之前他说要洗澡,让我出去买东西,我不明所以,还需要买什么?罗飞促狭的看着我,调笑我是个小处男,我按照罗飞给的地址到了之后发现那里是一家情趣用品商店。因为不熟悉路况,我去了很长时间,回到罗飞家里时警察上门说我们这有人招妓,我说这是我和我兄弟的地方,没女人,我打开屋门看见罗飞洗了我身上刚刚脱下来的外套,警察没发现异样。』

另一个警察问道:“你是专案组的人,能不能给我讲讲Darker做过的案子?”

尹剑:“Darker的案子里有一个受害人是妓女,一个专门玩仙人跳的妓女,一般人遇见这件事都自认倒霉,妓女的胃口越来越大,一般的嫖客已经满足不了她,她开始把目光盯上了一位咱们本地很有名的慈善家,慈善家身败名裂,压力过大而自杀。Darker谎称招妓把妓女招到家里,然后那个妓女消失了,连尸体都不见了,从那以后Darker作案再也没有了尸体。”

那位警察好奇道:“Darker以前并不会毁尸灭迹。”

尹剑:“大概是有什么牵挂的人,大概是变了一个人。没有尸体,就没有证据,除非能找到他的作案工具。”

『罗飞对我很好,我没有找到任何他作案的证据。后来我们收养了一个孤儿,他是一个烈士的遗孤,烈士抚恤金被几个亲戚分化一空,孩子却没人管,寄人篱下的滋味并不好受,罗飞见了孩子的瘦小的身躯之后二话不说抱回了家。罗飞非常具有男子气概,照顾人却很细心,做饭也很好吃,儿子满满变得精神多了,性格也很开朗。其实在这期间罗飞确实作案而且将他们杀害,用自己研制的一种能将人体完全腐蚀不留痕迹却对其他的一些东西毫无影响,一次杀完人之后还没来得及清理,儿子就出现了,罗飞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在厨房做饭,儿子发现那种物质,觉得很好玩,罗飞急忙去救儿子,不小心自己被灼伤了,伤痕和老师身上的一模一样。』

熊原到医院探望完罗飞,顺便看了看尹剑。尹剑:“案子有线索了么?”

熊原:“技术科根据排出的废水判定,Darker后来的案子没出现尸体是因为使用某种化学物质将尸体融化了,只要找到那种物质,就能确定了。”

尹剑:“现在薛天认为他是警察。”

熊原:“现在什么情况?”

“没有明显外伤,医生说可以自行恢复,一天也就能清醒两三个小时,现在还在睡。”

『某一天罗飞突然转换了穿衣风格,西装革履,很是精神。有一天我不在家的时候,来了一个穿着西装外面套着风衣的男人……他是罗飞的师兄,来点破我的身份,罗飞拒绝接受,其实罗飞早就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他不在乎,他们打起来了。我回到家发现罗飞被一个男人攻击,冲上去保护他,带着罗飞一起逃亡,并拜托同事看好我们的儿子,后来我们被围攻,出现了一场爆炸,我清醒之后就出现在医院,』

薛天理清一切,虽然脑子还有些乱,但是自己和罗飞的关系清楚了。

熊原:“个把马,老子非得抓住把飞哥和薛天弄进医院的那小子不可。”

尹剑扶了扶眼镜:“薛天还没有想起来任何其他的东西,我听明天说搜查令的事情差不多了,搜飞哥的家你去吗?”

熊原叹口气:“上面总是强调社会影响,能随意批么?”

尹剑:“这个爆炸影响恶劣程度更高,对Darker的报复黑吃黑这种事总比漏网之鱼对警察报复好听一些,大概问题不大。”

熊原:“说实话,Darker就在眼前,突然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尹剑:“案子总会结束。”

熊原:“我进去看一眼薛天就走了。”

推门而入的熊原并没有看见现在安睡的薛天前一秒闭上眼睛的动作。

『罗飞暴露了,如果没有证据,罗飞是不是安然无恙?
不,我是一名警察,维护法律的尊严是我的责任。

责任?老师脸上的伤疤是怎么来的!难道是Darker做的?像那种程度的伤口一看就是因为意外之后获得了很好的救护,从一开始这就是一个谎言!

不!老师!老师他……

怎么?说不出来了?

我是警察……

这么多年,只有罗飞对你真心实意!难道你要放弃罗飞么?而且,我国的法律是无罪推论,只要没有证据,罗飞就安然无恙。』

入夜,值班的警察已然陷入昏睡,薛天轻手轻脚的从病床上爬起来,从窗户翻出去到医生的更衣室偷了一套合体的男装,销毁证据。

薛天下午的时候利用网络电话谎称自己是一个学校管理实验室的老师,在一家化学试剂商店订了一批销毁那种化学物质的试剂,他用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把钱从十几个银行里转了一圈,资金来源是一家国外银行,薛天确定自己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依照薛天对罗飞的理解,家里唯一一个能做到毁尸灭迹的地方就是那个楼梯中间的柱子,果然……

薛天再见到罗飞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两个人面对面坐在咖啡馆里,罗飞的面前是一杯酸奶,薛天要了一辈蓝山。

薛天:“你最近还好么?”

罗飞:“专案组解散了,我回省警官大学了。”

薛天:“警官大学?”

罗飞满是憔悴:“我们分手吧。”

薛天:“Darker已经落网了。”

罗飞盯着薛天:“你应该明白我是什么意思,文成宇。”

end

什么都没发生,一切都是错觉

   
评论(31)
热度(19)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