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朋友,毛血旺要伐 第一章突变

“你们不是我的兵!我不需要你们这样的废物!”和了一辈子稀泥,装了一辈子糊涂的丁局,对着专案组的人,说出来他这一生最为无情的话。

罗飞发现自己一觉醒来,已是正午,房间里一片烟雾缭绕。
薛天站在窗前,面色阴沉,脚边一地的烟头和手指间的火光显示出来这些烟雾的制造者。
罗飞扶着依旧有些酸痛的腰靠在床头上,嗤笑到:“想把房子点了?”
薛天:“罗飞。”
罗飞邪笑着吊郎当一副大爷姿态道:“哟,今儿个是怎么了?”
薛天:“我有几句话要和你说,在地下室的储藏室有足够的压缩饼干罐头和纯净水,墙上有一副画,梵高星空的仿品,它的后面是一个机关,密码是你生日,里面有足够的枪弹药炸药,省着点用,毕竟不知道这日子什么时候结束,”薛天看出罗飞严重的疑惑和恐惧,但是没有给他开口的机会“你可以选择留在这个别墅里,这里是一个独立的生态体系,这一片也没多少人,当初我买这套房子的时候就是看重这里安全性能高,你至少能躲两年,它还有自动发电体系;如果你不愿意圈在这里,我知道,仅仅呆在一个地方对你来说太单调了,就开车库里最里面我从来不让你碰的那辆车走,它是超强加固的,用太阳能发电运作,电油两用型车,具体使用说明在副驾驶的门上。别去市中心,朝人少的地方走,最好从张北草原一路北上,西伯利亚地广人稀,应该会安全。你要是不想出国,就去西藏。对了,床下面藏着无数金条,多拿点,估计以后钱也没什么用了,金子和食物才是硬通货,也别拿太多,危险。”
罗飞:“到底发生什么了?”
薛天苦笑:“听说过丧尸围城么?”
罗飞强装镇定:“你是说……”
薛天:“没错,记得用枪打他们的头,或者把它们的脊椎折断,这样才能有效的杀死他们,尽量别近距离接触他们,防止被传染……还有……我爱你。”
罗飞的眼泪莫名涌了上来,声音微微发颤:“薛天!”
薛天:“活下去。”
罗飞:“你他妈的在说什么鬼话!”
薛天:“罗飞,我被咬了。”
罗飞从床上弹起来,一把拉住刚刚薛天就有些不自然的手臂,薛天想要躲开,但是他低估了罗飞的力量。薛天别开眼,不忍心看到罗飞的表情。
罗飞:……
罗飞:“薛天,你大爷的!”
薛天有些懵,看着罗飞又哭又笑,不由也慌了神,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只有23岁的青年:“罗飞,你怎么了,罗飞?你别吓我,罗飞,罗飞!”
罗飞猛的吻上薛天的唇,毫无技巧,像一只野兽一样撕咬着,薛天想要逃开,却无处可躲,不多一会,他便感到嘴中出现了血的味道。
罗飞放开他,在床上喘着粗气。薛天急忙倒了一杯水,里面兑上盐和酒精让罗飞漱口,罗飞接过杯子,面色沉稳:“你知道这起不了任何作用。”
薛天固执的把杯子扶到罗飞嘴边,看着罗飞把那杯散着奇怪味道的液体灌下去,又吐出来,稍稍有些安心:“刚刚我亲眼看见隔壁那家的父亲变成丧尸,上一秒还在拼了命的保护他女儿,下一秒毫不犹豫的咬上了那个可爱的小姑娘。”
罗飞:“老夏和小夏?”
薛天点点头:“可是我不想离开你,我又怕我伤到你。”
罗飞开始慢条斯理的穿衣服:“你要是变成丧尸我也逃不了,就是一早一晚的问题。把我的手机递给我。”
薛天去外面拿过来罗飞专属诺基亚:“现在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
罗飞穿好衣服,接过手机,翻过每一条通知,目光停留在最后一条短信上:“走,我们去警局。”
薛天:“可……”
罗飞直愣愣的看着他的眼睛:“怎么?不敢?”
薛天:“好,我去准备一下。”
罗飞第一次发现薛天竟然还有隐藏的仓鼠属性,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薛天说自己可以在这幢别墅里躲两年,就这物资储备,别说他躲两年,就是他们一起躲个五年八年都没问题。
罗飞拦下一趟趟勤劳的仓鼠天:“我们还回家呢,拿必须物品就好。”
薛天眼中闪着亮光:“我们还回家?”
“没错,我们还回家。”回家,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是一个承诺,同时也是一个flag。
薛天:“不,我们要立一个反flag,我们再也回不来了。”
罗飞一把把莫名中二的薛天踹上车,自己开车,避免万一薛天一会真变成丧尸,他可不确定丧尸有那会开车的智商,他要变成史上第一个因为丧尸智商不够出车祸而死的人多冤枉:“给我交代一下你这私藏的武器是怎么回事?”
薛天顾左右而言他一脸真诚:“我和你说,小夏死的实在是太惨了,她那脑子啊……”
罗飞看着薛天:“你别岔开话题。”
薛天:“就那小夏吧一开始和老夏那么……”
突然车似乎撞上了什么,罗飞:“我貌似撞了人?”
薛天咽了口口水;“不,你撞了小夏。”
交警支队丧尸支队友情提示:即使在人烟稀少的地方也请不要打情骂俏,试图伤害那些无辜的单身狗,否则很容易出现交通事故。

警局,是发生意外情况最安全的地方,也是当意外控制不了之后最危险的地方。
罗飞和薛天赶到警局之后,发现警局的大厅的门从里面反锁着,最后一个还有意识的人,拼尽全力将门锁上,不让里面的丧尸出来再残害别人。警局已经空无一人,罗飞看见一具具穿着警服的丧尸在大楼里或是游荡,或是撕扯着其他人的尸体,往嘴里送,平时热闹的大厅此时显得格外寂静,隔着一层玻璃,罗飞肯定自己听见了沉重的脚步声和撕咬的声音。
罗飞呆立在一旁,他无法接受眼前的景象,昨天还在一起谈笑风生的同事就这么消失,刚刚还在一起并肩奋斗的战友,转眼就变成了没有思想的敌人。
罗飞疯了一样朝航母跑去,那是他最后的希望。
薛天跟在罗飞身后,替他清理路上的丧尸,枪声引来更多的丧尸,还好大部分丧尸都在大厅里减少了他们不少压力。
航母与陆地的连接的地方被人用炸药炸开了,只留下几个点能让人过去,人确实上没问题,但是以丧尸的行动力是绝对过不去的,罗飞心里燃起一丝希望。
明天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外套上面溅满献血和硝烟躺在甲板上,感受着海风的温度,听到脚步声,他警觉的弹起身子,看到罗飞才放下心来。
罗飞看着眼前的年轻人:“尹剑?不,你是明天。”
明天笑笑:“我哥他们在船舱里面。”
罗飞跟着明天进到航母的里面:“他们都还好么?”
明天:“除了那个短头发的女警官。”
罗飞脚步一顿,沉默不语。薛天握了握罗飞的手,罗飞拍拍他的肩示意自己没事,这样的结果已经比他预想的好太多。
专案组的人被丁局关在一间刑讯室,明天:“钥匙在二队长手里,当时情况特别混乱,一开始我们还在出警,后来就变成了我们接收那些受了伤疯狂逃窜的人,不知怎么,那些受伤的人全变了,他们听不懂人语,行动异常,开始攻击怎么拦都拦不下,打断他们的腿,他们爬着也要吃人肉,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八成要交代在这里了。”
罗飞:“昨晚……”
明天:“里面有充足的食物和水,是我亲手放的,也是我亲手把他们押进去,我和我哥是双胞胎,人,总有点私心,总想着能让他活下去就好,看现在的情况或许活着比变成丧尸更难受吧。”罗飞沉默,明天亲身经历这一切,精神已经达到了崩溃的边缘。
门很结实,熊原在里面努力了半天都没有踹开,薛天示意明天让开,把枪口对准了门锁。
明天:“没用的,我试过。”
薛天勾了勾嘴角:“警用手枪杀伤力还不如砍刀。”三声枪响,航母发生巨大的震动把三个人摔在地上。
薛天呆住:“我不是故意的。”
专案组的人也摔了出来,不等他们说话,航母又一次受到了巨大攻击。
罗飞面色凛然:“情况不对,先撤!”
一行人跑到岸边,随即眼睁睁看着航母被一个奇异的生物攻击,沉入海底。一个穿着警服的身影从他们眼前闪过,是周浩。
罗飞见周浩一直往海里冲:“二队长!”
周浩听见粱音的声音,一时没刹住,直愣愣掉进海里。旁边窜出来一个身影,把他拖上了案。
粱音:“是组长!”
一行人呆愣楞的看着看着水中的韩灏和周浩,薛天:“这算是鸳鸯戏水么?”
众人:“……”
韩灏把周浩拉上岸,周浩紧紧握着韩灏的手一脸傻笑的看着他们:“太好了,你们没事实在是太好了。”
几个人围成一圈,抛却立场,他们最信任,最信服的人还是韩灏,周浩抱着波波:“我们二队就剩下我们俩啦。”
韩灏扫视一圈:“现在我们还剩下9个人。”
罗飞一脸轻松:“不,7个,我们俩受了传染,接吻的时候太激动了,我就被他传染了。”
薛天:“我被咬了。”
粱音:“伤口在哪给我看看。”
薛天露出受伤的那只胳膊,粱音:“……”
罗飞见粱音面色不对:“怎么了?”
粱音放下薛天的胳膊阴测测道:“你们顶多需要狂犬疫苗。”
罗飞/薛天:!
粱音:“狗牙印和人牙我还是分的清的。”
薛天想了想:“老夏他们家确实有一条哈士奇,这么一说确实那条哈士奇想冲着手里的肉干被我拦下来了,早晨的时候有些乱。”
罗飞:“……”
薛天受到了来自罗非鱼的家暴,可惜的是即使不在末世他们这种情况也没办法去妇联投诉,薛壕壕的惨叫声真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绕梁三日绵绵不绝。其余的人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纷纷捂住了自己的眼睛。
经过商议,他们决定先去罗飞和薛天的别墅休整在进行下一步谋划。
离开的时候尹剑看着警局里面的丧尸:“他们还算活着么?”
罗飞:“算,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一点。”
-------tbc
双队怎么写都不满意orz

   
评论(65)
热度(29)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