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报告院长3上

最近忙的要死,连着两周都在拼命赶各种论文,之前还自己弄了一堆事,知道还没干别的净往打印店就送了50块钱只一种怎样的体验么?满是血和泪啊!幸好机智的舍长在以前就找到了一个一毛钱一张的打印店,要不然都得破产
--------------------------------

上集提要:薛天顺利打入疗养院内部成功安家,曾经叱咤风云的罗家少爷变成了一个专心拯救地球的罗教授,但是身手不减当年,试图耍流氓未果的薛天被打成了调色盘。疗养院的传奇人物却不止他们两个……
Chapter3 报告院长,
薛天一觉醒来觉得整个人都不对了,说好的疗养院呢?这尼玛是穿越了吧!
虽然昨天晚上薛天试图和罗飞同床共枕未果,薛天依旧没有放弃自己的努力,他深知罗飞习性,早上贸然叫罗飞起床无疑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别提拯救地球了,连自己都拯救不了,但是如果用想喷喷的早餐诱骗罗飞起床,那么恭喜玩家薛天,成功收获软萌罗飞一枚。
理想总是丰满的,薛天一觉醒来,便发现已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景色,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不就是被罗飞揍了一顿吗,打是亲骂是爱没听过啊,下手这么狠还没被打死足以证明我们之间是真爱。
不过松松筋骨摸摸脸,貌似不疼了。这个疗养院的药还是不错的,宽宏大量的薛王爷准备宽恕疗养院让他昏睡不醒的罪状了。推开房门,一旁守候多时的牛牛立刻欢快的奔过来:“王爷,您醒了?用膳不?” 
薛天虽然经过昨天一天的磨合,还是不太适应牛牛欢脱的性格,驾照实习期还有一年,新婚夫妇还得度一个月蜜月来磨合,最简单的上岗培训还有一周的时间呢,磨合期时间越长,将来配合的越是默契。不过话说人和人的磨合期还没有人和车的长,人还没有一辆车重要。
薛天沉默一会儿:“王妃呢?” 
牛牛:“王妃回罗尚书府上了,罗老夫人今天上午派人来传话,说是想王妃了请娘娘回去一趟,见您还在休息,就没打扰您。” 
“护卫都带了么?” 
“您放心,除了一队护卫之外还有暗卫。” 
薛天一边整理衣服一边问道:“最近宫里有什么动静么?”
“前日宫里花灯会,丞相大人与皇上争执起来了,陛下龙颜大怒将丞相贬为御前带刀侍卫,几名御史连明上书,陛下都没有扭转心意。”
薛天:“丞相和父皇又不是一两天的事了,这些朝中大臣有几个不知道他们那些事,也就御史一个心眼,这恩爱秀的。”
牛牛不解:“丞相可是当年的状元郎,锦绣文章口吐莲花,对武事一窍不通啊。”
薛天:“丞相自从当上丞相以来,天天忙到深夜,根本没什么时间陪着父皇,父皇自是不甘,而御前带刀侍卫则是不同,日日夜夜与父皇亲近,在一起的时间自是多。”
牛牛:“可是这对丞相的声誉……”
薛天冷笑:“那位何尝在乎过别人的感受,天家向来无情。”而且明明是丞相这个小婊砸犯懒,把锅都推给父皇了自己落得一忠臣良将的名头!最可怕的是父皇还甘之如饴!分分钟想找一个墨镜带上简直闪瞎人的狗眼。
牛牛:“您和王妃就不一样,可不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
薛天听见王妃面色稍缓:“太子那边近况如何?” 
“太子最近动作比较杂乱,听说他们今晚在花街巷有所行动。” 
薛天眨眨眼,花街巷?花街柳巷?秦楼楚馆尽风流,这玩的还挺大:“走,咱们也凑凑热闹。” 
牛牛帮着薛天把衣服穿好,不愧为最贵的疗养院,这衣服弄点土都能冒充出土文物了,梳好头发,薛天就带着牛牛溜达出去了。 
一盏盏红灯笼挂在门口,薛天不由自主想到了《大红灯笼高高挂》,十分手痒,本着反正我现在是病人干什么都不违法的心理,一个红艳艳的气死风灯就出现在了薛天手上。牛牛:“王爷……” 
没想到还真有一个女人出来了,可惜不是娇滴滴的侍妾,而是一个五大三粗的纯爷们。 牛牛面无表情的看着绝尘而去的薛天,风中凌乱,壮汉一样的女子直愣愣的看着牛牛手中的银子。 
爷,咱真的还没穷到那份上,连个灯笼都要偷。 
牛牛顺着暗卫的指引来到烟花巷,不是说好了去花街巷么?为什么跑到妓院来了?王妃娘娘,搓衣板已经为您备好了男人就是要打才听话嘛我真的十分无辜千万不要因为王爷拆散我和您身边红儿的婚事啊。
 白二骢妓院不愧是这皇城中最好的妓院,环肥燕瘦,乱花渐欲迷人眼。
白二骢扭着肥腰迎上来:“这位爷脸生啊,第一次来吧。”
薛天暗自惊奇,这得投资多少钱才能建这么大的一个楼,古色古香的,罗飞那么喜欢古典文化肯定会喜欢这里,下次带罗飞来。
白二骢:“不知您今天想找个什么样的?”
薛天掏出一锭金子:“你们这最好的姑娘呢?”
白二骢笑成一朵菊花:“爷,您今天可是来巧了,今天晚上呢,可是有我们的花魁表演。”
薛天找了个好位子坐下,端起茶杯刚准备喝,花魁一出现一口水均匀的洒在了前面那位嫖客的身上。
前面的人正想发火,看见薛天恶狠狠的眼神秒怂,尊严是什么?能吃么?这尊煞神一看就是杀了人还得埋怨你怎么这么不长眼往他刀刃上撞的人物,简直吓人。
让我们把目光转向前面的花魁,到底是什么样沉鱼落雁闭月羞花貌比潘安才比子建的人物才能让见多识广的薛王爷乱了阵脚?答案自然是薛天心尖上的那位,罗飞。
只见罗飞身着一袭红衣,上面绣着艳丽的牡丹,身前波涛汹涌酥胸半露,一套军体拳下来引得满堂彩,台上这金银珠宝不要命的往上扔。
薛天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尤其是罗飞笑意盈盈的用银杯朝着自己敬酒,“官人,喝一杯吧。”语气甜腻身若无骨的朝自己贴近,薛天连动都不会动了。
真想义正言辞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既身怀六甲不好好调养身子还在外面抛头露面成何体统这样斥责一番。
罗飞见薛天毫无反应,嘟着小嘴撒娇道:“官人这是怎么了~要不奴家给您唱上一曲?菊花开~满地伤~你的笑容已泛黄~还不朝我来~我已经饥渴难耐~”直接吓得薛天跌落椅子。
这一跌,惊醒了梦中人,看着熟悉的天花板,薛天长舒一口气,只感到一道炽热的目光盯在自己身上,薛天僵硬的转过头去,只见罗飞真的笑靥如花和花魁一样,吓得立刻闭上眼睛。
“薛天,我们去拯救地球吧!”
薛天暗自松了一口气,果然还是这个罗飞可爱。
tbc
下等晚上回来再写23333总觉得哪里不对

   
评论(45)
热度(20)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