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朋友,毛血旺要伐 楔子

“朋友,毛血旺要伐?”
薛天看着面前一盆红彤彤的辣椒,胃还没吃呢就开始疼了起来,再加上罗飞标准的上海话口音:“你一首都人士做道川菜还用上海话,小心顾客给你差评。”
罗飞露出自己的虎牙,目陆凶光:“敢给差评,我就用你的血做一份独一无二的毛血旺。”
薛天伸手摸了摸罗飞头上的软毛:“荣幸之至。”
罗飞拍开薛天的手:“刚才回来没洗手吧,快去,吃饭了。”
薛天放下公文包,不小心碰到了插座,灯闪了闪,一下全灭了。
薛天举起双手,无辜道:“不是我干的。”
罗飞朝窗户外面看了看:“嗯,我作证是电路先动的手。”
薛天:“没错!”
罗飞:“我只是确定你不可能让整个城市都停电。”
窗外,本应灯火辉煌,现在却是一片阴暗,没有灯火的城市莫名显得寂寥了许多。
薛天翻出来家里的蜡烛和烛台:“正好,咱们也浪漫一下,来个烛光晚餐。”
“得了吧,洗手吃饭。”
“我刚洗过了啊。”
“然后你不是又找蜡烛了么?上面都是土,快点去洗。”
“好好好,我去。”
两个人面对面坐下,幽幽烛光配着独特的香薰,营造出一股浪漫的氛围,只是吃着一大盆毛血旺眼泪鼻涕一模一大把的两个人很是破坏意境。薛天擤一下鼻涕:“我终于明白为什么西餐厅没有毛血旺了,约姑娘吃这个姑娘妆全花了,多吓人。”
罗飞放下筷子,擦了擦嘴,笑的邪性:“怎么,还想着谁家姑娘?”
薛天装作无辜道:“什么姑娘,我刚刚说话了么?唉?我怎么回事?完了完了我失忆了,哎呀头好疼。”
罗飞并没有拆穿他:“洗碗去。”
“唉!”薛天屁颠屁颠的跑去厨房,“罗教授,你有没有觉得最近不太对劲?”
“你说什么?”
“整个氛围不太对,我总有一种要出什么事的感觉。”
罗飞:“怎么?你也察觉到了?”
薛天:“说不清哪里有问题,就是觉得不对。”
罗飞:“大概是要出什么事了吧。”
薛天:“对了,据说今天有血月,百年难得一见,一会出去看看吧。”
罗飞:“不去,现在什么都打着百年千年难得一见的名号,有什么好看的。”
薛天刷完碗擦干净手:“难得今天雾霾不严重,空气清新连星星都能看见,去吧。”
罗飞还在思考,薛天不由分说拉着他出门上了天台,情到浓时意刚好,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陷入情欲的罗飞自然没发现手机上无数个未接来电和短信,也算是。
“罗飞,快点回警局,丁局让咱们大家开会。”
“罗飞,你那怎么了?丁局还没到,你回来还来得及。”
“罗飞,有紧急会议,快点回来。”
“罗飞,有急事,速回。”
“罗飞,急,速归。”
“速回!”
……
……
……
“罗飞,警局出事了,千万不要回来!”
tbc
和英俊的英俊说好的他写毛血旺我就写www,不过种类不一样,我这是标准的末世文╮(╯▽╰)╭天地之间只剩下我们两个人的寂静之感,多棒!然而我习惯拖家带口……

   
评论(41)
热度(20)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