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报告院长2

在这里奉劝大家一句,不要随便去开会,上次出门开个会整出来一堆事把弄得心力交瘁现在还没恢复元气.......


上集提要:金融圈最耀眼的新星薛天疯了,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忙于工作的姐姐只好把薛天放到暗黑疗养院,但是这家疗养院貌似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靠谱(╯▽╰)薛天期间的真心告白仿佛说明了什么……


chapter2 报告院长,这里有个土豪耍流氓!

 
薛壕壕成功接近了酸奶飞,这天夕阳无限好,白云舒卷自如,微风拂面,一对佳人在画面中间,主要是人物光充足,再外加情人眼里出西施buff,罗飞脸上的坑都不那么明显了。 

牛牛和郑佳找准时机过来请旨,牛牛笑的一脸谄媚,换上古代的衣服活脱脱一个小厮:“王爷,您看咱晚膳吃啥?” 

薛天目不转睛看着罗飞:“不知爱妃意下如何?”见罗飞没反应,又叫了两声:“爱妃,爱妃?” 

罗飞瞥了他一眼:“爱妃是谁?” 

薛天目含秋水深情脉脉:“爱妃,你忘了我们曾经的海誓山盟么,苍天为鉴,你答应我要做我的王妃,冬雷震震夏雨雪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别忘了我们还要共同拯救地球。” 

罗飞干掉最后一口酸奶:“我答应了做你王妃,可是我没答应做你爱妃。”

薛天:⊙▽⊙有区别么? 

郑佳:“罗教授,晚上要吃什么?”

罗飞舔干净嘴边:“今天晚上我要吃酸辣粉。” 

薛天:“王妃,你现在怀着身孕,怕是不宜食用如此刺激之物。” 

罗飞愤然道:“酸和辣是我们生命的起源,没有酸辣粉的存在地球早就被NCR星球攻占了!酸和辣为我们的地球做出了杰出贡献!” 

薛天:“不是MM17星球么?” 

罗飞:“你只有一个蛋蛋么?” 

薛天:爱妃突然问我这么羞耻的问题,难不成想和我嘿嘿嘿?目光瞬间深邃起来,骄傲道:“我可有两个!”爱妃其实你可以亲自来看看哒虽然我们才成婚不久这样是不是进展有些快但是只要是爱妃你要干的事我绝对全力支持我真的一点都不期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罗飞满是鄙视:“你都有两个蛋蛋地球为什么只能被一个外星球侵略?” 

薛天:……我竟无言以对。 

郑佳:……新来的王爷果然是奇人,罗教授都来了几个月连内裤都没湿过,现在说话都这么直白了,幸好不是♂冷淡,不过我一妹子为什么要关注这种奇怪的东西(╯‵□′)╯︵┻━┻ 

罗飞转身准备回去再研究一下自己的书稿,突然想起来什么;“记得酸辣粉不要醋不要辣椒。” 

牛牛看着走神的薛天:“王爷,您晚膳……王爷?” 

薛天念叨道:“酸儿辣女,酸儿辣女,酸,辣,儿,女,这酸辣粉……你这劣奴,竟敢诓骗本王,来人,拉出去杖毙!” 

牛牛心里苦,脑子一转喊到:“恭喜王爷贺喜王爷,这是大吉啊,证明王妃怀的是龙凤胎!” 

薛天狐疑的看着牛牛:“龙凤胎?” 

牛牛大力点头:“没错,龙凤胎!”这位罗教授刚来的时候还是一位八块腹肌的长腿欧巴,大概是疗养院的伙食太好了八块腹肌逐渐有向一块发展的趋势,和怀了也差不多大不了说孩子是个哪吒!牛牛默默为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薛天:“记得给王妃多派几个暗卫,太子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薛王爷把自己关进房间,拿着pad说是要用龙阳天鉴研究一下天下大势,顺便给孩子赚点奶粉钱,那些原本以为薛天疯了就有空子可钻的投机者发现自己损失严重,疯了还不忘赚钱,简直和罗家少爷有的一拼。 

牛牛出去的时候看见了传说中的粱音,为什么叫传说中的梁音,来自她所看护病人的传奇经历。当年疗养院刚刚建成的时候,病人只有人格分裂的韩灏,周浩和退了休也不肯承认这个事实的退休老干部丁局,那时候梁音是韩灏的护士,周浩的护士是崇越,韩灏和周浩这两个人已经成为疗养院的传奇。其实笼统概括一下就是两个人格分裂出几十个人格的症患者神奇般互相治愈的故事,周浩完全治愈现在甚至成为了疗养院唯一一个常驻医生,韩灏身体里也只剩下一个韩晨的人格,这也是为什么孟芸非要把弟弟放到暗黑疗养院。

虽然说起来简单,但是当年的情况确实是一出血与泪的悲惨历史,两个人谈恋爱是甜蜜的虐狗行为,要是三个人就是狗血了,要是一群人的多角恋就是一场彻头彻尾的年度狗血要人老命的大戏,更要命的不是多个人相爱了,而是这多个人不过是两个人分裂出的人格,要是琼瑶奶奶在这就这些素材随随便就能拍出一部几百集虐心倾城之恋的大戏,内容包括喜剧,爱情,悬疑,灵异,推理,乱伦,悲剧,警匪,黑帮,枪战等等诸多元素,跟这个相比《致命ID》算什么,想象一下

【韩灏赤红着双眼,怒视着眼前的人:你不是周浩!周浩呢?

周浩勾起一边嘴角,笑的邪魅:我确实不是周浩,那又能怎么样?你再也不会见到他,你毁了我最爱的他,我也让你尝尝这个滋味,我要你也尝尝在绝望中生存的滋味。

韩灏的人格开始发生变化:那个贱人有什么好的,即使他死了你也不能接受我。

周浩不屑一顾:你算什么,你有什么能比的上他。

周浩的人格也开始变化:他不要你,我要你,我会一直等着你回头的。

韩灏:你等着我?呵,那天和那个贱人滚床单的不是你吗?

周浩人格再变:我警告你,放下武器,积极配合警方的工作,否则我就对你不客气了!

韩灏不屑:不就是一个警察么,也敢在我的面前耍威风。

周浩:现在你已经被警方包围,负隅顽抗的结果就是毁灭!

韩灏的这个人格就这么被毁灭了_(:зゝ∠)_,另一个人格立刻就出现:二队长,不是说好这个案子归我们一队。

周浩:不好意思,我们二队已经圆满的完成这桩案子,就这么一个小案子不值一提,这么多年来,我们二队的破案率是数一数二的,我们二队的办事效率是有目共睹的,我们二队......

韩灏:二队就别二了。

周浩的人格变成一个日本军官:我们大日本帝国.......

不好意思,韩灏还没有进化出来一个手撕鬼子的人格,因此这个人格就交给梁音手上的镇定剂来应对了。】

就这样,生生把一个刚出校门的萝莉护士变成了对活人没什么兴趣的哥特式暗黑......萝莉,梁音的这张脸即使再过多少年她也是一个萝莉。

牛牛不过是一个刚毕业的年轻人,对于这段历史不过是有所耳闻,一直崇拜者这位前辈,至于崇越,牛牛自认为是一个性取向直的不能再直的真汉子,谁在情窦初开的年级会对一个男人感兴趣,况且还是一个长得不怎么好看的男人。我家王妃脸上的坑都能甩他两条街,没错,罗飞就是王妃娘娘没错,牛牛已经替王爷连杜X斯都准备好了,就是这么耿直的一个汉子。

晚饭的时候薛天将自己盘子里的肉全贡献给了王妃,自己盘子里全是一片绿油油连兔子都嫌素,罗飞也低头吃的不亦乐乎,完全冷落了那碗不加醋不加辣椒的酸辣粉,本以为一天就这么安安稳稳的过去了,牛牛和郑佳长松一口气,事实证明他们果然还是太年轻。

牛牛一进去就看见王爷盯着一个大大的黑眼圈被梁音处理伤口,罗飞则捂着被子缩在床上活脱脱一个面对着流氓的黄花大闺女。

牛牛扑过去:“王爷,王爷你怎么了?是不是太子的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试图加害于您!”

梁音摇了摇头:“活人就是麻烦。”果然这位新来的王爷没有那么老实,要不是她今天晚上留了个心眼等着所有人都撤了之后又查一遍房。

薛天顽强的伸出手:“不,这是王妃与本王的闺房之乐,不碍事。”

梁音把绷带打了个结:“就这样了还闺房之乐呢,我要是再晚一点过来你就到我师父手里了。”

郑佳过去查看罗飞的身体,看他除了受惊之外没什么事好奇问道:“你什么时候有一个师父?”

梁音:“刚拜不久,城南分局的老财知道不?”

牛牛颤抖着声音问道:“那个法医老财?”

梁音手上忙完:“没错,就是他。”开始收拾随身携带的医药箱。

牛牛抱着薛天/(ㄒoㄒ)/~~:“王爷,你死的好惨啊!”

薛天气若游丝:“无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郑佳一头雾水:“到底发生了什么?”

梁音:“这位薛王爷,趁着大叔洗澡的时候摸进来了,牛牛你以后注意点你家王爷开锁功夫也不错,然后被大叔发现就成这样了。”

众人以一种同情的眼光看着薛天,真是色胆包天,连罗飞的注意都敢打,罗飞平时看起来柔柔弱弱一副读书人的样子,他要是发起飙连隔壁暴躁症的熊原都打不过,现在还剩下半条命只能说是梁音反应速度够快,

薛天:“本王要和王妃生同衾,死同棺。”

罗飞突然插嘴:“是死同椁,内棺外椁,棺材都是一人一个,没有共享的,古代夫妻同葬都是共椁。”罗飞被大家叫罗教授,就是因为他遇上什么不对的知识都要进行更正,来自南方的曾日娃不止一次被纠正过吐字发音问题了。

薛天拍桌:“本王的王妃,怎么就睡不得!”

牛牛OS:就怕您再坚持下去你们就在真的死同椁了,罗教授还不得让您享受一次重生的滋味,虽然说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那也是黄泉路上重新走了一圈。

郑佳试探道“王爷,您看王妃刚刚怀上,您此刻与王妃同房恐怕是大大的不妙。”

牛牛一脸严肃:“没错,而且太子也对您虎视眈眈,万一晚上派人刺杀您,您和王妃身手非凡就怕王妃腹中的小世子受不住啊!”

薛天看了一眼罗飞哼道:“为了孩子,来人,本王去书房睡。”

看着薛天离去的身影,罗飞满意的放下手中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菜刀。

牛牛一直胆战心惊等到薛天完全睡熟才敢离开,躺在床上的晕晕乎乎的薛天回想起刚刚看见的罗飞逐渐圆润的肚子,别说,确实挺像龙凤胎。 

TBC

根据心理学角度来说,郑佳在问完罗飞晚上吃什么的时候罗飞重复了一下说自己今天晚上想吃酸辣粉,典型的谎言式回答,证明他真的不想吃酸辣粉,真是一个口是心非磨人的小妖精呢(๑´ㅂ`๑)


   
评论(84)
热度(37)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