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副本组/天飞】48小时 ④

为了证明我还没忘记它,更新来一发

11:30 度假村会议室

秦明不明白为什么明明就两个警察会有这么一群人聚在一起开案情讨论会,有一个甚至还是Darker的下一个目标,这样不符合规定啊,但是迫于罗教授的淫威秦明开始老老实实的做起案情报告:“死者詹婧,女,26岁,死亡原因是被人割破喉管静脉失血过多导致,死亡时间在9:40左右,我怀疑死者体内含有抗血凝剂,否则仅仅是切割到静脉不可能会流这么多的血。另外,死者的身上多处陈年旧伤,根据她手上的茧子判断,死者生前应该长期接触过枪支。”

罗飞:“死者手上有茧子?”

“没错,应该是用某种药水消掉了,但是还是能通过尸体能看出来。”

“对了,你怎么会跑到度假村?我听同事说最近你们那边省厅挺忙的。”帝都当然不会有省厅这种地方,秦明在外省省厅省厅任职。

秦明语气中充满无奈:“前几天出现场的时候不小心被一个嫌疑人划伤了手臂,我是被师傅硬压到这来休息的,这里的保安队长算是我师父曾经的徒弟,在我师父手下待过两年。其实我的身体一点问题都没有。”

韩灏皱眉:“一个法医怎么当保安队长了?”

周浩:“那也比你现在不务正业强求。”

韩灏表现的一脸委屈:“我怎么不务正业?”在内心冲自己竖了根中指,让你话多,让你职业病。

周浩心里暗爽:幸亏刚刚职业病爆发的时候比韩灏慢了,要不然现在脸抽搐的就是自己了。

罗飞深谙Darker的作案手法,Darker一般情况下都是直接一刀割喉,难道这种死法和死者生前做的事情有关?:“既然受伤了就好好养着吧,年轻时候不注意身体,将来老了之后都是毛病,你先想个办法把尸体保存一下。”

关于几个人的资料已经发回警局,相关技术人员已经在查,罗飞头一次有思念曾日华的感觉,要是曾日华在,这几个人只要没有完全过上原始生活绝对早就把他们的底细挖出来了。

秦明:“咱们中午的饭应该以猪肉为主。”

韩灏:“我想吃糖醋里脊。”

赵信:“不知道厨师给不给提供西餐,我想吃猪排了。”

罗飞:“我说放尸体你们说什么中午饭。”

秦明:“我已经找经理借了一个大型冰柜放尸体了,那个冰柜原来是放猪肉的,度假村的冰柜储量有限,多余的肉只能进行做出来。”

薛天一个没忍住笑出声来:“我说你们家警察都这么可爱吗?”

罗飞清了清嗓子:“现在Darker就在这个度假村当中,我们或许可以试试。”

秦明:“罗教授,专案组都已经跟进好几个月了,就我们两个人能找出凶手吗?”

罗飞:“专案组他们是满世界撒网,Darker可以躲藏的地方很多,但是现在我们处于一个完全密闭的空间,这个度假村当年修建的时候是一个私密性质极高的私人会所,当初的人就是看中这里只有一条路能够出去,现在唯一一条路被炸了,不可能有人能跑出去,Darker不可能会算到这一点,就算一个一个审查也能找出来,当然,这是最愚蠢的做法,我们的警力也达不到。尹剑,9:40的时候都有谁在二层?”

赵信有些惊讶,明天解释道:“我哥从小记忆力就特别好,小时候老师让背课文看一眼就全部能够记住。”语气中满满都是自豪感。

尹剑扶了扶眼镜:“当时大部分人都在楼下,二层的人并不多,只有包括死者的一行五人,一对大概40夫妇岁左右的夫妇在216房,另外就是203、210和225房的人都在屋里,211、220只有一个人在房间里,他们都是男性。”

薛天:“其实除了死者一行人这一层都是男性或者是已婚夫妻,女性全部在上一层。”

周浩:“大部分集体出行处于对女性的尊重和安全考虑都会让男人住在下面。”

罗飞下意识去拿酸奶杯,却是摸了个空,薛天连忙把不知道什么时候买来的酸奶放到他的手里。

秦明:“罗教授,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去问问与死者同行的那几个人?”

罗飞本想舔舔嘴边的奶胡子,一想到脸上不知道糊了多少层的粉底堪堪忍住:“没有用,我刚刚已经通过邮件和警局专案组取得联系,这些人的具体身份交给专案组的人就行了。秦明,你在笔迹鉴定方面学的怎么样?”

秦明:“我们当时只是浅显的学了一些东西,并没有太深入的了解,平时痕检工作都是由我的一个叫林涛的同事进行的。”

罗飞将两张用密封袋装起来的通知单交给秦明:“你看看,这两张通知单有什么问题?”

秦明拿着通知单到一旁仔细研究,周浩:“小罗,你是说这个通知单有问题?”

韩灏在一旁心痒难耐却插不进话去,Darker近在咫尺,这确实是抓捕他的好机会,赵信身上的东西也找到了,只要控制得当不打草惊蛇......不对,虐杀人质......韩灏的大脑飞速运转,他突然觉得海德莱茵这个名字有点耳熟。

周浩:“通知单有那么好模仿么?这要是人人都打着达克儿的名号去为所欲为可就全乱了。”

薛天:“又不是所有人都会关注这方面的信息,Darker受众还是小方面,现在这世界什么都能造假,前两天我还看一新闻,竟然有人弄了个假银行,嘿,还是有一个人去别的地方取款才发现那是假的。”

秦明兴冲冲跑过来:“罗教授,我发现问题了,这两张通知单一模一样!”

 赵信笑道:“怎么可能,受刑人一个是我一个是死的那个女孩,怎么可能一模一样。”秦明这么多年见过心大的,心这么大的还是第一次见

秦明把他们引到灯光下,把两张通知单重合在一起,除了名字之外,所有的一切都一模一样。

明天:“这证明有一张通知单是假的!”

薛天:“会不会是Darker的一个阴谋?”

罗飞摇了摇头:“不会,除非和案子有关系的线索,以他的性格是不屑于玩这种文字游戏的,既然通知单已经把案子的情况写清楚,那么这两张通知单必然会有一张是假的,什么人会这么做呢?到底谁才是Darker真正的目标?”

韩灏:“我看过报道,Darker也曾经发生过发两张通知单的情况,而第二张才是真正的罪名。”

罗飞:“等等警局的消息吧。秦明,你再和我去一趟案发现场,其他人先回房间,薛天你和赵信呆在一起,负责保护。”

薛天表示我更想和你在一起,罗飞残酷无情的推开了试图凑上去看起来求安慰实际上吃豆腐行为的薛壕壕,薛天做西子捧心状,罗飞潇洒离开。

赵信看了看薛天:“要不然你去吧。”

薛天:“那你怎么办?不管是谁要对你下手你现在已经被盯上了。”

赵信笑笑:“你又不是警察,万一把你搭进去怎么办?”

薛天站直身子:“别忘了咱们当年去拉斯维加斯的时候出千被保安追杀还是我把你带出来的呢。”

赵信看了看周浩,发现韩灏虎视眈眈的盯着他:“我和他们在一起也可以啊。”心里突然生出些许挑逗的心思。

薛天,我也想把你推他们,这种天气最适合抱着爱人在床上嘿嘿嘿,谁要和你在一起找一个莫名其妙的嫌疑人,明显就要是把你支开他们讨论案情,把你放过去韩灏还不得以后天天让罗飞加班,我又不是和尚天天吃素受得了么。

11:50 死者房间

韩灏和周浩回到房间,接到薛天已经控制好赵信的消息之后又重新回到了案发现场。韩灏:“尹剑和明天呢?”

罗飞:“尹剑说他看不了这么血腥的东西,还是等血迹干了再来,反正我们现在也有专业的法医。”

韩灏点点头,确实是尹剑的风格:“明天在照顾尹剑?”

罗飞愉快道:“不,明天也晕血。”

韩灏,周浩:“......”这种微妙的心情,这俩倒真是亲兄弟。

秦明疑惑道:“罗教授,你们在说什么?不是说会有专业的警察来么?”

罗飞愉悦的看着一脸懵逼的秦明:“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专门抓捕Darker的专案组组长,韩灏,也是市局刑警队一队队长,他旁边这位是二队长。”

秦明试探着问:“副队长?”警局里面经常会省略副,很多时候都会把副字省略,在有些地方,也会管副队长叫二队。

罗飞:“这个二不是形容词,是一个名词,市局刑警二队队长周浩,当然这个二也可以看成是另一个形容词。”

周浩:“小罗啊,你说什么形容词名词的。”

罗飞笑的露出小虎牙,像个恶作剧得逞的孩子一般,秦明终于能够理解到当年上罗教授的课不认真听讲只有最后两节课等着老师划重点回去背的昏天黑地结果考试卷子巧妙地避开那些重点的同学的感受了,简直痛苦,无论罗教授以什么造型出现,他的本质都一样。

韩灏把周浩拉过自己身边:“闭嘴,干活。”

刚刚罗飞已经和秦明说过这个案子相关的东西,秦明开始说一些在刚刚没有说出来的问题,虽然受到了罗飞的压迫,但是出于一个警察的职业道德,并不能把所有的细节问题都说出来,反正自己都毕业好多年罗教授又不能再把自己挂掉。

秦明在和梁音沟通一些尸体上的细节问题,还好Darker习惯用刀,作案手法稳定,这位法医鉴定提供了极大便捷,基本上可以确定凶手就是Darker。

韩灏、周浩和罗飞开始分别检查屋内死者的东西,秦明斟酌一下没了赵信一下子突然凛冽起来的韩灏和学生时期的噩梦罗飞,果断选择跟在更加温和的周浩身边。

周浩看着梳妆台上的化妆品:“啧,够有钱的啊,就是不怎么懂,应该是不久之前突然有了什么机遇。”

秦明:“从化妆品看出来的?”

周浩:“你看这些化妆品都是一些奢侈品品牌,”周浩随手拿起来一个小瓶子“就以这个为例,知道这是什么么?”

秦明老实答道:“橄榄油。”

周浩笑眯眯道:“这是香奈儿最新的精华油,前两天刚刚在中国开的发布会,按照这瓶子里的剩余用量一定是在发布会之前从法国购买的,就这玩意,一毫升就要200块钱。”

秦明:“就这玩意,一毫升,不是一升?买油都能买好几升了,我们家能吃好几个月。”

“而且你看这些化妆品,全部都是大概同一时间开封启用并且价格不菲,按照一般情况来说,会有新旧交替的的情况发生。这里是一个度假村,并不是宾馆酒店之类的地方,供人长期居住,一般女性再这种短程旅途中会选择的是旅行装而不是整瓶化妆品。”

秦明看着满化妆台的各种各样的化妆品点了点头,看着都头疼,竟然还要用,女人简直是一种神奇的生物,铃铛那么不爱打扮的人都有不少各种各样的化妆品。

周浩:“这种大规模的整瓶化妆品带出来的理由就是为了炫耀,也是一种自卑的体现。她们是昨天半夜才到的,出于疲劳状态,你看这个屋子,全是生活环境,就像已经住了很长时间一样,但是还是有很多刻意的人为的痕迹,并没有那么自然,这足以证明死者缺乏安全感,人际关系也有很大的问题,一般女性炫耀自己这些东西的地方应该是家里才对。”

韩灏在詹婧的行李箱夹层发现了一个首饰盒,里面的一个头饰引起了韩灏的注意:“你们看着是什么?”

秦明:“一个簪子,看起来挺华丽的。”

罗飞:“但这是一个与死者风格极不相符的簪子,死者的衣物风格多偏向于波西米亚风格,簪子则是充满民族元素,这就和穿着便服带警帽一样不和谐,对于一个爱美的女性来讲是不会让身上出现这么不和谐的元素,这个簪子要不是对她有什么重要的感情意义就是它蕴藏着什么秘密,看这个簪子的做工精巧用料讲究,但是看不出来有什么使用痕迹,蕴藏着什么秘密的可能性更高。”

秦明:“等等,这个簪子的图案和死者身上的纹身似乎一样。”

韩灏面色一凛:“你确定?”

秦明:“纹身在死者的腰侧,图案太抽象了,不过我趁你们不注意的时候用手机拍下来了。”那时候所有人的着重点都在通知单上,秦明有一个相对封闭而且安全性能高的环境,做些什么他们根本不会注意。

罗飞拍了拍秦明的肩膀示意他做的漂亮:“这种事情还是得交给尹剑,用他比曾日华还快。”

11:50 赵信房间

薛天坐在沙发上用平板浏览最近的股票信息,赵信:“你就不想再和我说些什么么?”

薛天头都不抬道:“等等,我先把罗飞的理财账户处理好。”

赵信凑过去:“他不是一个警察么,还投资?我帮你参谋一下。”

“他可是我终身钻石VIP客户。”

赵信:“你确定这是他的账户?”

薛天:“没错,唉,你看这个怎么样?收益率不错。”

赵信:“这是美元吧。”

薛天看了看他:“你怎么了?连最基本的货币符号单位都不认识了。”

赵信:“你当年在学校里的时候就是低于五十万美元的案子不接。”

薛天:“现在是开户金额一百万。”

赵信:“那你这个?”

薛天一脸慈祥的看着赵信:“知道你为什么现在还单身吗?当年罗飞在我这的开户金额可是300元人民币。”充满了对单身狗的鄙视。

赵信皱了皱眉:“一个大学教授,有这么穷么?”

“投资多少钱不重要,重要的是和你爱的人要先建立联系,懂么?”

赵信想了想韩灏,貌似目前为止他表现得只有对周浩有兴趣,他要和周浩建立联系吗?

TBC


   
评论(41)
热度(31)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