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昔我往矣 番外蛋糕和四宝上汤

把番外比正文还长我也是没谁了

————————————————————————

把薛天从法医室抱回来,罗飞站在楼道口闻着浓郁的醋味冷静了一下,果断抱着薛天翘班了。

刑警就是这一点好处,忙起来四爪朝天,闲下来翘个班啥的也不会影响全勤奖因为他们本来就没有那玩意。打了个电话告诉周浩自己回家了让他办完事别忘了把韩灏接回去,普通人孩子丢了可以找警察可是他们要再因为忘记接孩子这种事打110就太丢人了,而且浪费警力,基层干警也不容易。

高天野在周浩挂掉电话之后貌似无意问道:“耗子,你和你那个副队长在一起了?”

周浩手一抖手机差点没掉地上,开什么玩笑虽然在韩灏失踪的那段时间我们关系是挺好交往密切他还给我提供破案线索替我整理领带啥的,但是这不是重点,他们可是为了韩灏和薛天才会经常在一起好么:“你小子想什么呢?我就是暂时和他住在一起,这不还是为了案子吗。”

高天野:“是么?你都这个岁数了,怎么不找一个媳妇,知冷知热的,还能照顾你。”

周浩点了一根烟:“我这样不是祸害人家姑娘吗?”虽然韩灏现在这个样子日子还是得过不是,没住将来还可以有个报道一男子患病多年恋人不离不弃评选个感动中国十大人物啥的,这次韩灏一定不能和自己抢上报纸的机会了,他顶多走丢上个社会版头条请各位家长看好自己的孩子。周浩自从那件事之后一向都很擅长苦中作乐安慰自己。

高天野:“防火打火机?”

周浩笑了一下,没说话。

防火打火机,没有明火,高天野盯着周浩看了一会:“你看这个地图......”

 

罗飞开车回到家里,杨法医果然妙手回春,经过他的手之后薛天就没有那么烧了,脑子也清醒了不少,薛天把头埋在罗飞胸前实力拒绝抬头,刚才被爆菊实在是太羞耻了,还有何颜面面对江东父老。

罗飞把薛天的头抬起来:“别这么呆着,容易再感冒了。”由于此时薛团子的脸太小,罗飞只用了一个手指,一点都不像调戏良家妇女呢,龙心甚悦的罗教授决定好好犒劳一下薛天:“想吃什么?”

薛天眨眨迷茫的大眼睛:“吃什么?”随即抱住罗飞的脖子:“我要吃罗飞......”罗飞的眼神透着一丝危险,薛天眼见卖萌装晕不成立刻加上“鱼——”

罗飞柔声道:“家里没有鱼了,还想吃别的么?”

到了薛天的耳朵里自动翻译成了你要是再敢说吃我老子就把你扔出去我已经享受过一次当鳏夫的经历不介意有第二次,要知道他们现在住的房子可是在28层,识时务者为俊杰况且以现在的状态罗飞身上真的一丝不挂自己也只能看着流口水:“小蛋糕!”蛋糕里鸡蛋多,也算是以形补形吧。

罗飞:“好,我给你做。”

本来只是以为自己只会吃到楼下蛋糕店能把人腻的要死的玩意,没想到还会有意外之喜,薛天并不是怎么喜欢吃甜食,但是唯独对罗飞亲手做的糕点情有独钟,死皮赖脸坚持留在厨房,秀色也是可餐嘛。

罗飞在柜子里找出低筋面粉、塔塔粉、小苏打、打蛋器和橡皮刮刀,又从调料台上拿过来电子称和糖罐,在冰箱里拿出四个鸡蛋和牛奶还有蛋糕油。

罗飞先把鸡蛋大概称了一下然后拿了一个很高的盆子把鸡蛋打进去,鸡蛋很新鲜是前两天罗飞和周浩抱着薛天和韩灏一大早在一群平均年龄30岁的老人家中间排来的,老人家也会带着孙子孙女什么的来排鸡蛋不是?

薛天装作一脸崇拜:“你眼力真好,随便一拿鸡蛋就是正好的量。”

罗飞慈祥道:“我就是随便称称而已。”

薛天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罗飞怎么会一脸慈祥呢?一定是自己烧晕了。

罗飞先用打蛋器的低档把鸡蛋打匀,分三次将糖加入,还加了两滴柠檬汁让鸡蛋更加松软,罗飞一直想不明白自己好好一个警察为什么要去世界顶级军事学院进修,不过现在看起来唯一的好处就是用起打蛋器自己的手一点都不会抖,毕竟AK系列的后坐力长时间进行射击训练简直让人绝望。把鸡蛋打到完全泡发之后鸡蛋粘在搅拌器上都不会滴落,打蛋的工序结束,把搅拌器洗干净放到薛天碰不到的地方,防止薛天一不小心会受伤。

罗飞从冰箱里拿出黄油融化后放入鸡蛋中,用橡皮刮刀搅拌均匀再逐渐放入低筋面粉,对于筛面粉这种事罗飞从来没做过,他也不认为这么做会有什么意义,罗飞把蛋糕里放入蛋糕油,塔塔粉,小苏打,他也说不清这些东西到底是哪个对于蛋糕的起发有什么作用,干脆都放入了,薛天看着罗飞低头认真的样子发呆,倒也不觉得无聊。把烤箱预热的时候,罗飞翻出来买面粉的时候赠的蛋糕模子,都是小孩子喜欢的小动物的形状,他一直嫌这些模子占地又幼稚,不过现在有了缩水版薛天不用就太可惜了。

把蛋糕设好时间,罗飞看了看呆呆坐在小板凳上的薛天,脸上还有因为发烧引起的不自然的潮红,到了一杯水里面兑了点柠檬汁给他,罗飞决定好好给薛天补一下。

罗飞想到家里还有客户送给薛天的海参,决定做一个省时省力的四宝上汤。四宝上汤属于粤菜系,清淡却又滋补,非常适合薛天现在的状态,罗飞也担心薛天并不是真正的小孩子在饮食上营养不够真的变不回来怎么办,他没有想过薛天就算营养够也不一定会变不回来。

罗飞在内心狠狠唾弃一通薛天壕无人性竟然就这么随随便的把海参塞在阳台一角,还好那天自己找锤子的时候发现了,顺手泡发了一批。把海参的牙剪掉除去内脏,把大葱和姜切片和酒一同放入锅中煮一下去腥,随后冲凉切成片,也不知道为什么薛天看着罗飞拿菜刀的姿势总担心他会随时暴起砍人,罗飞真的是非常专业的拿匕首手法拿菜刀,竟然毫无违和感。找出里脊肉洗净切片并用盐、水、马铃薯淀粉拌腌约10分钟,趁这个时间罗飞把金针菇香菇和白菜也处理好了。

烤箱飘出蛋糕的香味,鲜奶和鸡蛋混合起来的蛋糕的香味飘入薛天的鼻子,叮的一声,时间到了。罗飞打开烤箱的门,对于此次的蛋糕十分满意,他带着厚手套把托盘拿出来,拿了一个小盘子给薛天单独晾着,不是太热的时候把蛋糕递给薛天:“少吃点,一会还要吃饭。”

薛天用小叉子认认真真的吃起蛋糕,都说认真的男人最帅,认真的团子也不承让,蛋糕里夹杂着罗飞独有的气味,香甜可口,这种味道不同于市面上所有蛋糕,口感软软的就和罗飞的内心一样。

罗飞一转眼就处理好所有的原料,把海参、金菇、里脊肉、香菇各放于盘中四个角落,最后倒入盐、高汤,放进蒸锅蒸约10分钟,鲜香的味道很快盖过屋子里蛋糕的味道,薛天突然想起自己曾经看过的那些关于家的描写,那些自己从未有过的温馨。

罗飞给韩灏和周浩留了些菜在锅里,周浩不会做饭,让韩灏踩着小板凳做饭简直是种罪恶,对了上次韩灏踩完小板凳擦过没自己就让薛天坐上去了┑( ̄Д  ̄)┍。

至于这些菜的具体味道,薛天说不清,生病嘛,味觉失常也是常有的不是?


   
评论(43)
热度(31)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