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无所泯灭

光棍节贺文~( ̄▽ ̄~)(~ ̄▽ ̄)~为啥我写光棍节贺文这么积极……也算是Darker意外消失的108种方法之一

蝴蝶效应究竟能引起多大风浪?

十二年前 省经管大学

罗飞喜欢上了一个女生,她叫孟芸,两个年轻人的爱情肆意张扬,引得无数人羡慕,成了校园里一段佳话。

学霸的浪漫和一般人不一样,学霸的思想渡世济人,偶然一天,两位学霸想出一个新点子,他们要替天行道,他们要扮成Darker,去惩治那些学校里对爱情不忠贞的人。

然而他们忘记了一个事实,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青,首先要做到从蓝里面出去。没错,他们的爱情故事在学生中广为流传的同时,理所当然的也被老师知道了。

某天罗飞和孟芸约会回来,看见好友袁志邦面色忧虑的坐在他的床上,罗飞:“哟,哥们儿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

袁志邦幽幽的看着他:“教导处主任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罗飞:“!”

罗飞和孟芸考虑到了一切,独独忘了一点,他们在的是警官学院,学校里禁止谈恋爱,久经沙场的老狐狸们静静看着这帮小狐狸撒了欢的打滚,哪天兴致上来了,犯了错的小狐狸就是他们最好的消遣,这是大自然最好的馈赠。

学校里的老狐狸们借着罗飞、孟芸揪出来了一大串谈恋爱的少年少女,Darker就这样,还没等他掀起洪天巨浪,消失在了教导主任的手里,后来的那些铺天盖地的档案,化成了现在铺天盖地的检讨书。

失恋的罗非鱼日日消沉,作为好友的袁志邦义不容辞的整日陪在他身边,帮他走出了那段阴霾时光,为了陪着罗飞,袁志邦放弃了许多优秀的机会。

同时袁志邦也放弃了那个让自己变成Darker的机会。

不过418那天还是发生了一件大事,前一天晚上罗飞和袁志邦一起去外面撸串儿,大概是食材不新鲜,罗非鱼连拉带吐折腾的快成一条鱼干了,半夜三更住进医院,袁志邦则一点事都没有,尽心尽力的好好体验了一次饲养一条濒死缺水的罗非鱼的感受。

袁志邦叹了口气:“上辈子真是欠你的,我对我女朋友都没这么细致。”

罗飞在病床上哼哼唧唧道:“我当时都没把你供出来。”

袁志邦暴躁道:“那是因为老子已经毕业了!”

十二年前 XX巡逻队

由于某条罗非鱼作怪,导致袁志邦经常性的缺勤,作为他直接领导的邹绪只好亲自上阵。

这个时代大部分人都手机尤其是警察以可以凿核桃的诺基亚居多,邹绪也不例外。

“喂?我是邹绪。”

“我,韩灏,晚上一起打副本?”

“我得值班,你找别人吧。”

“怎么,袁志邦又不在,那个罗飞又出什么问题了?这次是心理创伤还是身体创伤?”袁志邦为了照顾罗飞天天请假简直成了警局一景,好在罗飞专业素质过硬而且身世“凄惨”只有袁志邦能够照顾他才没多少闲话传出。

“你要是像罗飞那样我也天天像袁志邦那么照顾你。”

“我谢谢你,你还是别咒我了,得,好好值班吧。”

“打出来好东西记得给我留一份。”

“我们要谨记革 命 先 辈的教导:不劳而获是可耻的。诶不过最近帮里新出现了一个MT,操作特别好,我跟他私聊的时候发现他也是一个警察,有时候挺楞的,挺好玩,等哪天咱们仨下个副本。”韩灏的语气里带着笑意。

“好啊,等我休假。”

十二年后 市局

韩灏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又开始作妖的罗飞一阵头疼,他摸出手机把电话打给周浩:“把你们队那个袁志邦借我用用。”

周浩:“你什么意思?我们精英队现在正是用人的时候,你无缘无故的就把我的人给我调走,这是对我极大的不尊重。”

“我是无缘无故么?罗飞是个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

“对于同 志,我们要用爱去感化他们,这点你要向我学习,不要这么暴躁。”

“马上把袁志邦派过来,晚上的副本我不打了。”

“小袁,你替我送个资料去一队!”

袁志邦去一队无可奈何的扔下一个空文件夹之后就把把罗飞拎走,罗飞眉飞色舞的朝袁志邦叙说他最近认识的那个高富帅私人理财师文成宇的事情,袁志邦有个预感,罗非鱼以后可能会有人接手了,这种诡异的嫁女儿的感觉是闹咋样。

韩灏终于能安安静静的给跑去边 防当缉 毒警察的邹绪打个电话了。

最近一段时间出现了一个自称是城市清道夫Darker的家伙,到处发通知单都已经杀死三个人了,愤怒的人民警察丁同意了韩灏的申请成立一个专案组。有些事情,无论如何都会发生,但是这次我们的身份不同,立场不同,是否会有一个更好的结局?

“小王庄派出所,曾日华。”

“国贸分局,穆剑云。”

“南城分局,粱音”

“特警队,熊原。”

“连警界耻辱0.1尹剑都出现了。”

周浩:“我就知道以韩灏那个破脾气招不来什么好人,这么一群家伙聚一起能抓住那个达克儿么?”

袁志邦想起当年在警校的事情,笑道:“Darker这个名字起的不吉利。”一个教导主任就能搞定。

周浩:“什么意思?”

袁志邦笑道:“在中国起一个外国名字,多不接地气,穿的据说还是连帽衫,走在大街上和FFF团有什么区别,这不就是注孤生么。”为了不让罗飞再用一脸生无可恋的小表情天天盯着自己,还是不把罗飞的黑历史到处宣扬了?

周浩并没有较真的意思:“韩灏要是遇上什么困难,我们要充分发挥同志们之间的情意,要是他们求我们求的情真意切,我们就勉为其难的给予他们帮助懂吗?”

“当然,您和韩队长关系这么好。”警员乙答道,缺根弦的警察乙注定他只能当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警察乙。

周浩炸毛:“谁是为了他了,我是为了让我的云少受点苦,知道么!”

崇越:“是!队长说的有道理!”

正在这时袁志邦极不和谐的铃音响起,那是罗飞给他设的诺基亚经典铃音,理由是人不能忘本,虽然连罗飞也说不出诺基亚和本有什么关系。袁志邦接完电话抑制不住喜悦之情:“队长,我老婆要生了!”

“快回去吧,路上小心点。”

“谢谢队长!”

“那个,我去专案组指导一下工作,你们好好干活。”

在这里我们必须要感谢当年的那位不知名教导主任,因为他英明的拆散了一队情侣,把多少人从黑暗中拯救了出来。

至于那个新的Darker,中二少年什么时候都有嘛。

多年后,罗飞回到曾经的母校,遇见了已经退休的那位教导主任,老先生热情的留下罗飞吃饭,还开了一瓶珍藏多年的好久,醉意甚浓的老先生:“罗飞啊,你和孟芸其实是我当年最看好的两个学生,其实你们在一起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知道我为什么要分开你们么?”

罗飞晕晕乎乎的歪着头:“当年,我和孟芸?”

老教授神秘一笑:“因为我加入了FFF团啊。”

在这个特殊的节日,让我们高举火把,唱着最美的赞歌,FFF团万岁\(≧▽≦)/!

 

   
评论(54)
热度(33)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