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昔我往矣 第七场

重案组里,薛天经常被罗飞抱来抱去,韩灏也经常被抱着,那个人不是曾经的二队长现重案组组长,而是粱音。

对此,穆剑云给的评价是粱音的恋父情节的投射。粱音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去世,从此在粱音的成长经历缺少充当父亲这样一种保护角色的存在,本来老师是最容易成为这种情感替代的一种存在,可惜老财自身的性格以及因为吸 毒(不对划去)因为长期遭受家暴,很难让人产生除专业知识以外的信赖感,而韩灏是粱音工作中接触到最富有雄性荷尔蒙并且强势的以保护者出现在她生命里的男人,出现情感转移很正常。

粱音将小韩灏肉嘟嘟的脸冲着自己顺手小心翼翼的戳了戳,一个没忍住笑了出来:“雄性荷尔蒙?”

周浩毫不在意:女儿嘛,又不是情敌,有什么大不了的。他端起韩灏的不锈钢悠哉悠哉的喝了一口。

穆剑云友情提示:“女儿可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哦╮(╯▽╰)╭”

玩家穆剑云受到了玩家周浩,玩家韩灏,玩家粱音的追杀,上辈子的情人什么的,想想整个人都不好了。

曾日华在一旁专心致志的打游戏,熊原和借来的警犬玩的高兴,尹剑认真的吃啊吃,也不知道他怎么长得这么吃都不胖,罗飞则和薛天利用重案组分析案情的大屏幕在看《三只小猪搭房子》回忆童年。

整个重案组弥漫着一股与警局有着强烈违和感的温馨气息。

在城市另一个角落里,一个盲女坐在花池边的长椅上笑眯眯的包着一个橘子:“小宇,玩累了过来歇会吧。”

“知道了,牛牛我们回去!”

一个穿着黑色帽衫的小团子带着一只一点也不威风凛凛的大狗朝着长椅跑去。

韩灏和薛天一时间成了公安部的吉祥物,关于韩灏名字的解释是这个孩子就是被韩灏救下的,于是他的父母给他起了恩人的名字。不得不承认,如果没有双鹿山的案子,韩灏至今仍是警界的一个传奇。

至于薛天,除了经济犯罪侦查科的人知道有这么一个年轻的私人理财师存在之外,薛天是谁?而且一个正常人会把那个年轻潇洒帅气多金的男人和眼前这个乖巧软糯聪明伶俐的团子联系在一起么?

一时潇洒选择拒绝聆听嫌疑人作案动机的重案组发现了一个严肃的事实,他们还要写结案报告的啊。

装逼一时爽,事后火葬场。

穆剑云一脸忧伤的表示:没想到到公安部的第一次加班竟然是为了结案报告!为什么是自己,周浩绝对是在携私报复!(´இ皿இ`)

突然窗外有一个黑影闪过,穆剑云突然想起他还在国贸分局的时候一个追求者给她讲的关于公安部守护者的鬼故事,在第二个黑影闪过的时候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尖叫。

第二天,公安部出现了一个关于法医在半夜值班运送尸体的过程中被吓得尿裤子的笑话。

   
评论(23)
热度(24)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