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昔我往矣 第六场

 友情提示:这章没有团子卖萌,看不看没什么意义纯属案件疏导,一切都是我胡编乱造的。

罗飞一脸可惜的感叹道:“本来还打算压他一下的。”

换完衣服回来的周浩:“我们 重 证 据,只要能把证据落实了,他再怎么狡辩也没用。”

罗飞沉思了一下:“也对,唉?你怎么换衣服了?”

薛天三星堆脸,智商下线的简直毫无预警。

韩灏:“楼梯的墙上看起来是长期烟熏导致的变黑,但是那里远离厨房,并没有被烟熏的可能,那些黑色物质是被人均匀抹上的煤灰,过道狭窄,只能容小孩子和身体瘦弱的女人小心通过,他应该是通过这种方法来确认是否有人怀疑并且试图上去。”

周浩:“这种方法古老,但是有效,人民的智慧是无穷滴。”

罗飞:“你们俩是怎么把门打开的?”

薛天指了指自己身上那件出于罗飞恶趣味买的衣服上的小熊胸针一脸自豪:“那锁看起来复杂,实际上很简单的,我用了不到两分钟就打开了,要不是因为身体不方便开那种锁顶多五秒六。”

韩灏:“你们是怎么确定嫌疑人的?”

罗飞:“案宗你们没看么?哦,对,我忘了以你们的身高够不着。”你这是报复吧,报复他们在汉子的时候比你高吧,“我们又找到了几具孩子的骨架,应该和这个案子有关。针对尸体上的伤痕判断,这个人 绝对拥有医学背景,听说过学医女子因男朋友出轨怒捅男友21刀男友只被鉴定为轻伤这个新闻吧,小孩子的身体非常脆弱,这种深程度的虐待环境下还能活一周只有熟悉人体构造的人才能保证。凶手作案有一个渐进的过程,根据调查结果显示,最早可能与这起案子有关的孩子是在5年以前,是农贸批发市场一家卖菜的女儿,由于超生孩子并没有户口,父母重男轻女严重对于孩子的丢失并没有过多重视,随后三年内陆陆续续又丢过很多孩子大多都是黑户,家长以为是孩子被人拐走了,后期有几起孩子丢失家长报警,凶多吉少,现在法医正在抓紧与当年丢失孩子的父母进行DNA鉴定。这些足以说明凶手应该长期出入于农贸市场,并有三轮一类的交通运输工具,这个人不会是卖菜的或者送菜的人,因为卖菜的人为了赶早市一般都在凌晨进货,那个时间孩子都在睡觉,不会乱跑。在进货的时候周围的人很多,很难在别人不注意的情况下将孩子拐走。嫌疑最大的就是饭店 采买人员。大饭店都会有专门的人送货,散买的人一般都是为了新鲜,这家农贸市场散卖的菜并不便宜,散买的人不会大量购买东西缺少掩护,容易暴露,因此凶手只能是小饭店的人。”

薛天:“一个学医的人现在却在小饭店干活,在他上学的时候或者工作的时候肯定出了什么事迫使他放弃这个职业,这也可能是诱导凶手作案的原因之一,凶手的行为表明他长期受到压抑,可能他表现得和正常人一样,但是凶手在长期精神压力下飞铲容易引发失眠厌食等情绪,身体会变的非常瘦弱,这可以解释凶手选择小孩子下手的原因。但饭店宾馆很容易独立出一个相对安全密闭不容易被发现的空间,可是为什么凶手就不能把孩子 囚 禁 在家里?”

周浩:“在我英明的领导下,根据对抛尸现场和孩子丢失地点的标定,我们发现这些地点大概是农贸市场西面,足以证明,凶手,一定是有迫不得已的原因,不能离开自己的店铺太久,而且他的店,就在这个方向现在可是 新 社 会,哪里还有这么剥 削人的老板?所以凶手应该自己就是这家店的老板,经过交叉调查和那段监控,我们迅速确定了嫌疑人。”

韩灏:“我知道了,凶手能够开一家自己的店证明他已经有一定的经济实力,岁数不会太小,而且还结婚了,为了不引起另一半的注意才会这样抛尸,五年前开始作案,年龄应该在30-35岁之间,凶手后期开始有了强X行为,证明这两年他的婚姻生活并不幸福,只能用这样额方式发泄出来。那你们为什么会怀疑到这家店的老板娘?”

罗飞不自在的清了清嗓子:“其实我们最后确认的嫌疑人并不是这个老板娘,去这家店吃饭纯属意外。不过那个嫌疑人确实是另外一起案子的嫌疑人,我们的人一进去他就全撂了,也算是无心插柳吧。”

韩灏冲着周浩道:“那你敲什么摩斯电码?”

周浩一脸茫然:“那个案子的受害者就是用摩斯电码留下的线索啊。”

罗飞:“其实老板娘的行为也非常可疑,老板娘的手上除了长期干活的茧子之外食指上还有一道茧子,那是经常缝线的外科医生才会有的特点。她从我们一进店就对你们表现了极大的兴趣,过分关注的背后不是暗恋就是另有所图,另外在说起他有一个孩子的时候,说的是:‘我家也有个小孩子,今年四岁了。’这是非常书面的语言,而且他在谈话的过程中他都是按照非常严谨的,像讲故事一样。”

薛天:“可是性别不对。”

罗飞:“根据店里临近厨房那把椅子上的男式外套判断,老板是一个雄壮的男性,根本不可能上的去,而且尸体身上的伤痕也表明凶手很瘦弱,所以不可能是老板。而且,人的性别根本不仅仅有两个那么简单,只是大部分人只有两个性别我们就默认为人类有两个性别。根据基因来判断,有五种之多,可能我们遇上的这个就是一个特例吧。”

经过DNA鉴定,凶手就是老板娘,至于他为什么干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有了两个团子做牵挂对于小孩子格外敏感的的周浩和罗飞并不关心,世界上受到苦难的人非常多,每个人解决的方法各有不同,并不是人人都走上了犯罪这条道路,证据足够能让他受到法律的审判,这就足够了。

薛天内心一直比较赞同不知道从哪个三俗电视剧看见的一句话:原谅他是上帝的事,我的责任是送他去见上帝。



   
评论(16)
热度(25)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