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昔我去也 第四场

碍于纸尿裤的淫威,韩灏和薛天看现场的心是没有了,只能老老实实的呆在警局看资料。

不过罗·扒皮·飞把人都派出去了,不留人看家也不行。薛天的水喝完了,自己跑去饮水机把奶瓶灌满。韩灏讥讽道:“你还挺享受奶瓶的待遇。”

薛天:“这证明罗飞对我的关心。”

韩灏抱着不锈钢杯子:“周浩连我的水杯都留着。”

薛天:“得了吧,那哪是周浩留着的,明明是罗飞舍不得扔东西才留下来的,他连你用剩下的半根签字笔都没扔。”

韩灏:“真抠,周浩从来不这样。”

薛天:“那叫会过日子,罗飞还会做饭呢,这两天你没少吃盒饭吧。”

韩灏:“被打屁股的又不是我。”

薛天炸毛:“打是亲骂是爱懂不懂。”

韩灏乘胜追击:“现在像你们这么纯洁的谈恋爱可不多了,手都没拉过吧。”

薛天气哼哼的看了看韩灏的生命之源,满怀恶意道:“你觉得你现在的状态比我强么?小别胜新婚的滋味怎么样?”

韩灏:“……”有色心也有色胆,可惜……谁说不行,你出来,发育不成熟和不行是俩概念懂不,瞅啥瞅,揍你信不!

最后还是前来汇报最新线索的侦查员打断了两个真·幼稚鬼的吵架。

侦查员找了一圈,只看见两个团子,一米八几的大糙老爷们瞬间懵比,蹲下身子露出一个自认为和善的笑容柔声问道:“小朋友,这里的人呢?”

韩灏和薛天嘴角抽了抽,薛天觉得他脑海里出现了双马尾大汉,韩灏暗自思忖熊原看见狗的时候也特别温柔,为什么感觉比眼前这个人顺眼多了,难道因为自家的娃是最好的?

韩灏:“走访受害人家属,有事么?”

侦查员瞬间有一种在面对队长的感觉:“新线索,我们在第二个孩子丢失周围查到一段监控,里面的人疑似嫌犯。”

韩灏:“嗯,把监控录像发给我。”

薛天顺着韩灏的话:“蜀黍你发给我蜀黍的邮箱就好了,他会去看的。”

侦查员一遍往外走一边感叹,现在的小孩还真是早熟啊,小小年纪就有这么强的气场,将来肯定是当刑警队长的料。

等侦查员走后,韩灏对薛天恶意卖萌的行为表示了鄙视,薛天:“你现在表现的太成熟是会引人注意的好么,这里可是警局,我还不想到中科院当小白鼠。”

韩灏跑到电脑旁边准备看那段监控,他发现自己似乎遇到了变小以来最严峻的挑战:警局的电脑桌比他的身高还高。

薛天不慌不忙的拿出自己的平板,朝韩灏得意的笑了一下,然后发现,平板竟然没电了,而用来充电的插孔,他无论如何也够不到。

韩灏“好心”解释道:“基层办案总会遇到一些不老实的小孩儿,为了避免他们出现意外,所有的插孔都是这么高。”

薛天:求警局不要这么人性化。

tbc


今天做大死的lo主为了更好的体验生活(划掉)真的买了一个奶瓶,不是婴儿用的,我还没有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主要是那种太贵随随便一个奶嘴就要70多不对我为什么会知道这种行情),回来之后真的冲了一瓶奶粉,好羞耻o(>﹏<)o对可怜的薛壕壕表示最崇高的敬意


   
评论(19)
热度(33)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