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昔我往矣 第三场

罗飞和周浩看完卷宗,看不出表情。

凶手的偏好为三四岁左右的小孩,薛天对着后勤的警花卖萌,警花妹子乐颠颠的拿来之前熊原申请半天也没申请下来的打印机;身上有点肉又不是太胖,韩灏板着肉嘟嘟的小脸打断围在一起讨论八卦的组员:“闭嘴,干活。”;白白净净五官端正,薛天抱着奶瓶,小脸比奶粉白多了;身长一米左右,韩灏想拍桌子,奈何不太适应现在的身体错估自己小胳膊的长度,一激动差点栽下去;活泼好动,两个人都是闲不住的主,半天功夫他们比重案组的人还要了解公安部的地理够造了……

嫌犯完全按照这两位小祖宗的个性设定目标的吧(╯‵□′)╯︵┻━┻

知道为什么几百个一身黑衣的新疆人开着一辆太原牌照的车一会儿在东北下一瞬间就到了海南只为了抢一个他三叔家二侄子的外甥女的同学的小姨夫的大舅妈家的孩子在朋友圈一直很活跃么?万一是真的怎么办!理智告诉我们这是谣言,可是感情忍不住去想啊。

罗飞考虑要不先把薛天送到尹剑他妈那拜托照顾两天?尹剑他妈退休在家弄些花花草草的养的还不错,照顾植物人照顾的挺好的,好歹薛天会跑会跳比植物要好看一些吧。周浩则研究这手铐究竟怎么才能铐住韩灏的小细胳膊,正在踮着脚够桌子上一份文件的韩灏不由后背发凉。

熊原匆匆进来催促到:“二……组长,你们怎么还在这?快点收拾收拾车要走了。”说着一手抄起一只团子匆匆忙忙的又出去了。

罗飞和周浩相互对视一眼,面不改色的拿起文件朝外走,就像刚刚想出幺蛾子的不是他们。

就在他们赶到s市的时候,又一具尸体被发现。粱音从解剖室回来,面色阴郁,一个人抱着小韩灏在一旁发呆。

周浩:“什么情况?”

粱音:“活人就是恶心,这次的孩子除了以往的虐待痕迹,我还在孩子的私处发现了撕裂痕迹以及精斑,而且这些伤痕没有生活反应也就是在孩子死后行成的,基因库里找不到对比基因。我怀疑这家伙有着相当深厚的医学知识,他下手残酷,但是都巧妙的避开了致命点,孩子身上还有针孔,都是成人用的那么粗的,胃里完全是空的,我怀疑他是给孩子输过营养液,所有的孩子最后都是失血过多死亡。”

罗飞:“那伤痕鉴定呢?”

粱音:“最陈旧的伤疤,在一周以前。”

穆剑云:“那不就是上一个孩子的死亡时间么?”

韩灏奶声奶气:“嫌犯的作案频率突然加快,肯定受了什么刺激,现在已经有新的孩子在他手里了,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曾日华,查到第一个孩子的资料了么?”

曾日华:“第一个孩子的资料不是已经有了么?是个孤儿院的孩子。”

穆剑云审视着手中的资料:“不对,第一个孩子身上虐待痕迹并没有那么多,而且从孤儿院的孩子到普通人家的孩子,他对于孩子的选择越来越偏于低风险,也许我们还有尸体没发现。曾日华查一下最近5年s市孩子失踪到现在都没找到的案子。”

罗飞抱着薛天从外面与当地刑警了解完情况回来:“查不出来,他应该选择的肯定是绝对不会引起警方注意的孩子。”

穆剑云:“怎么会有这种孩子?”

周浩摇了摇头:“像那些扒手集团,人贩子,还有一些超生的黑户孩子丢了对他们毫无影响,就算有人真的关心孩子,也没法报案。”

韩灏皱了皱眉头:“犯罪偏好不是一开始就行成的,最好再去现场和孩子丢失的地点看看。”

周浩:“怎么着韩队长,就你这小短胳膊小短腿的还想出现场?”

罗飞盯着着跃跃欲试的薛天和韩灏:“现在我们再去案发现场看看,你们俩老实在警局呆着,不许乱跑。”

薛天和韩灏一脸满不在乎的表情,罗飞露出一个亲切的笑容:“要是我发现你们走出警局一步,回来我就给你们穿纸尿裤。”

韩灏一脸惊恐的看向周浩,周浩一边朝外走一边说:“小罗啊,刚刚我在半路上我看见一家母婴用品店纸尿裤在特价,回来的时候顺便去看看。”

韩灏和薛天顿时感觉整个世界都是灰暗的。

不造我的记忆对不对,似乎薛壕壕见罗教授的时候基本上都是西装革履的,但是每次和郑佳见面几乎都是休闲装,热爱音乐和美食的则是休闲天,西装薛壕壕说他不能拒绝的是美人美酒和钱,和罗飞约会(划掉)也是罗飞面前一堆肉他面前绿油油的全是生菜叶子,我不否认素菜的地位但是只有兔子成精才把那玩意叫做美食吧,所以其实西装薛天才是真的薛天而休闲装则是小d?这样就可以解释薛天不是小d他的真爱是罗飞(喂)然而小d却喜欢郑佳,两个人长得一模一样靠衣服来区分( •̀∀•́ )这么说来衣服才是本体。

   
评论(31)
热度(38)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