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昔我去也 第二场

在办理好相关手续之后,周浩和罗飞一人抱着一个软团子离开了医院,两个男人一人抱着一个孩子的组合在街上引发无数回头率,韩灏打赌他一定听见了街角那个戴着眼镜身高165左右穿着粉色上衣手里拿着粉色水果手机梳着马尾的女生激动的和身边人咬耳朵:“嗷嗷嗷两个人好配!”女人,很好,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是我男人!他和旁边的那个月球表面没有半毛钱关系!

韩灏和薛天被放在重案组的办公桌上,周围围了一圈满脸懵逼的怪蜀黍和怪阿姨。

熊原:“个巴马,这是弄啥子嘞。”

粱音的指甲放在桌子上,韩灏缩了缩脖子,准备迎接可怕的指甲划过玻璃的可怕声音,可能是考虑到两个小孩子的成长问题,粱音把手收了回去。

两位新晋级奶爸抱着一大堆刚从商场里买回来的东西放在桌子上,东西堆得都快比人高了。罗飞熟练的从里面翻出来奶瓶用开水烫过之后冲奶粉塞到薛天怀里用毋庸置疑的语气命令到:“喝。”

薛天皱着小脸:“罗飞……”

罗飞一个眼刀扔过去,小薛天立刻老老实实的抱着奶瓶满脸我特别喜欢这么喝奶,真哒。

韩灏可怜兮兮的看着周浩,周浩咽了咽口水:“我可不会冲奶粉。”

韩灏在心里长出一口气,虽然他现在看起来才三四岁,吃奶也是很正常的一件事,但那可是看起来啊,他可是妥妥的奔四的大老爷们。

周浩:“要不我去和罗飞学学?”

韩灏手脚并用的爬到周浩的位置紧紧抱住曾经是他的后来被周浩顺走的小不锈钢水杯冷静道:“不用了。”

粱音:“我刚刚检查过了,确定他们身体非常健康,和一般的三岁小孩儿没有区别。”

韩灏严肃着一张小脸:“能弄清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么?”

尹剑:“根据消防队后来交过来的资料,这家化工厂在暗中秘密进行一些生物实验,有理由怀疑是在爆炸中那些奇怪的药起了作用。”

薛天忧郁的看了看被周浩细心呵护的韩灏,同样是团子,为什么团子和团子的差距就这么大呢?自己不光挨揍,还要迫于生存压力卖萌吃奶。一不留神,薛天就被奶呛住了。

众人:“……”自己吃奶还会被呛到,真是活久见。

薛天一脸生无可恋,完蛋了,连用奶瓶都被呛到,罗飞一定会嫌弃我。

罗飞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去拿薛天手里的奶瓶,薛天生怕罗飞不要他,一副誓与奶瓶同进退的表情。罗飞的目光中透着温柔:“我喂你。”


穆剑云看了看两位奶爸,提出了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他们以后怎么办?”

周浩一脸理所应当:“当然是跟着我们。”

“那以后有案子呢?”

罗飞:“穆老师,他们只是像三四岁的孩子,不是真的三四岁孩子,除了体力上不行在智力上完全没有问题,不出外勤就好。”

简直丧心病狂。

罗非鱼想了想:“还不用给工资,挺合算的。”

罗教授你醒醒,雇佣童工是违法的喂!更恐怖的是,周浩满脸认同。

一行人就这么浩浩荡荡拖家带口的去省厅报道了,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他们面临的第一起案子,就是虐童抛尸案。


   
评论(22)
热度(34)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