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语花下--青冥

【科龙/昕博】知我者番外篇 中元节特别奉送 上

bug/ooc注意,都是我编的,编的,编的!而且没啥感情戏

感谢百度友情提供的技术支持

这篇文本来应该中元那天晚上发的,但是我忘了……


  东柳树村虽然在地图上找不到,但是确实不是一个鬼村。

  张继科摸着被风化的墙壁感叹道:“不愧是曾经黄河文明的所在地,每一块砖头都透露着历史的痕迹。”

  马龙:“你什么时候对历史感悟这么深?”

  张继科瞬间垮掉:“还不是咱们这三天都是在鸟不拉屎的地方瞎跑,打个电话信号都费劲上网就别提了,只能看孔令轩落在车上的那本《黄河文明的衰落》。别说,那书上好像提到了这边,似乎这附近是唐朝的一个边陲重镇,一个姓崔的世家大族世代生活在这里。”

  马龙:“继科,你说这房子会不会是当年崔家留下来的。”

  张继科指着房顶上一个明晃晃的卫星天线:“那唐朝的时候科技还挺发达,都知道用卫星信号看电视了。”

  正在他们研究卫星天线的时候,竹板敲击的声音离他们越来越近,旁边一家院子的门吱呀一声,走出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那女人身量不高,皮肤粗糙黝黑,满面沧桑,生于斯,长于斯,葬于斯,仿佛与这高原融为了一体。女人的调门很高,离老远都能听见她说话的声音:“算命的!”

  她旁边跟出来一个汉子:“你这婆娘,算这作甚,生怕别人不把你那两毛钱家底骗走。”

  女人:“你能,你厉害,当年还不是因为算命的先生说我能生个文曲星你家才娶得我,现在憨娃考上了县里最好的中学,村长家的狗蛋天天夸说咋聪明,也就是一个什么技校,咱家憨娃能正正经经的学学问还不是我的功劳,你说说这算命的准不准。”

  提到憨娃,汉子沉默了,马龙估计着憨娃是两人的儿子。

  算命的倒是乐呵,一口普通话:“大哥大姐,你们找我?”

  女人没有和自己家汉子说话的蛮横,客客气气道:“听你这口音不是本地人?”

  算命的笑道:“我是江苏人,家师托我到这附近替他拜访一位旧友,途径贵宝地,见此地风水有些奇特,便前来观探一番。”

  马龙和张继科憋笑,这个算命的是谁?正是被他们抛下的电灯泡之一,许昕。前段时间方博接到任务要来sx省为当地法医的科室定级,许昕一个物证鉴定的死磨硬泡非要跟来,尽管已经得知方博和许昕已经搞上了很长时间,但是张继科还是看着许昕不顺眼,在看到许昕的一刹那马龙甚至怀疑张继科是不是在车上给自己下了什么迷药让自己开到这来监视许昕是不是对方博做了什么不轨的事。一定是这样的,要不自己怎么会迷路?方博和许昕又不是小孩子,该干的不该干的怕是比他们干的还多。

  汉子嘟囔道:“不是本地的哪能知道本地的事。”

  女人不理汉子:“您说我们这风水有问题,可是看出了些什么?”

  许昕:“对于风水这东西吧,我也只是知道点皮毛。从大格局上来讲,这可是一个风水宝地,西边靠山,位于东方,东方属水,所以山水两全。此地视野开阔,所处上风上水,“山主人丁水主财”,意思就是择山,可以令后世人丁兴旺;择水,可以令财源滚滚。石为山之骨,水为山之血脉,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水是生命之源,山有了水才有了生命,没有水的山就仿佛没有灵魂,有言:有山无水休寻地,未看山时先看水。”

  许昕装模作样说了一通后,可惜道:“东柳东柳,东水和柳树都属阴,这倒是一个墓葬的好地方。”

  汉子:“你这后生,莫要胡咧咧,我们这一村子老少爷们还能都是死人不成。”

  许昕:“大哥你别激动,你们仔细想想村子里祖坟还在的出去打工是不是都挣到钱了?”

  女人道:“这倒是嘞,村西头的二牛家里祖辈穷的兄弟仨娶一个媳妇,二牛出去之后挣了不少钱盖的那大砖房那叫一个气派,十里八村不少姑娘家都想嫁他了。”

  张继科:“这位先生,您大晚上带着墨镜不怕看不清道摔个狗啃泥?”

  许昕从容道:“我乃天盲之人。”汉子道:“我倒是听过,这算命的泄露天机过多,这瞎啊是上天对他们的惩罚。”

  夫妻二人再看向许昕的目光倒是虔诚的多。女人有些拘谨道:“不知道您这算一卦多少钱,能不能给我算算?”

  许昕一副为难之相:“相逢即是有缘,我本不欲让二位破财,但是这天机被人所知,不让二位破财又怕上天降有责罚。”

  女人主动道:“我们庄稼人虽然一年挣不了多少钱,也不是多穷,先生尽管开口。”

  马龙:“要不这样,我看这天也不早了,大哥大姐你们就留这位许先生住下,用卦钱抵房钱。”

  许昕:“这位先生怎么知道我姓许?”

  马龙:“我也学过点皮毛,皮毛。”

  许昕:“原来是同道中人,失敬失敬。”

  马龙:“哪里哪里,先生高义,在下不能及丝毫。”

  张继科见二人虚情假意的瞎客气感觉牙都被二人的酸腐所倒,下次再做糖醋排骨都不用去外面买醋了。张继科知道许昕来这么一出肯定不是因为医生没看住从精神病院里跑了出来,这村子倒是真有些古怪,但是他此刻更挂念的是自己的师弟,许昕都在这了,那小圆脸肯定就在附近。

  女人往屋里让着许昕,连着张继科和马龙都被让进去了,其实这两口子倒不是想让张继科和马龙能给他们算出写什么,纯属看着这两人长得好看。

  许昕借着说自己有一个朋友也得接过来,暂时性的先离开了,马龙和张继科进到屋子里面算是知道为什么外面看上去一片静寂,屋里的窗户不知道为何都用黑布蒙上了,做饭则是用的电磁炉,所以没有炊烟。也不知是不是黑布的缘故,马龙总觉得屋子里透着一丝诡异。

  张继科碰碰马龙,低声道:“这屋子里…没有镜子。”一个人家,尤其是有女人的人家,家里面没有镜子,是十分不正常的,除非主人家不需要镜子。

  不多时许昕便带着一个背着一个硕大的书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圆脸回来了,马龙腹诽才这时候就穿的这么多,冬天可怎么办。张继科则是非常满意,天气凉,就应该这么穿,也不知道外面的裤子底下有没有穿秋裤。

  许昕号称天盲,自然不能用看手相看面相的常规方式,摸骨和测八字成了不二之选。

  许昕用算出来了二人姓龚,有一个儿子,结婚的时候遇到过一个坎但是被吉星撮合,以后会有些坎坷但是有福星庇佑云云使得夫妻二人对他的敬佩程度更上一层楼。

  吃过晚饭后两口子就睡下了,留下四个人躺在一张炕上。

  张继科:“许昕,你什么时候掌握了种族必备奥义算命?”

  方博:“那瞎子,哪会搞这个,而且封建迷信不可信。”

  马龙:“别的都能推算出来,但是这一家子姓什么叫什么你是怎么知道的。”

  许昕故作高深的摸了摸并不存在的胡子:“天机不可泄露。”

  方博跟他他后面拆台:“许昕把这个村子所有户籍资料都背下来了。”

  张继科:“够拼的。”

  许昕:“还不是因为这个村子太诡异,又极度排外,曾经这村子内部发生了械斗,当地干警到了之后想要协调结果民情激愤,差点和警方干起来,这个村子不对劲,我和这小圆脸子是生面孔,所以想了这么一个主意混进来。”

  方博:“去去去,你个瞎子,说谁小圆脸!”

  许昕上手意图蹂躏小圆脸的小圆脸,小圆脸嗖的一下躲在了张继科后面冲他做鬼脸。

  方博:“可哥龙哥,你们不是准备开车去广州?怎么到这了。”

  马龙不自然的摸摸鼻子:“咳,我们就是觉得这边风景好。”

  许昕:“风景?这边存在?”

  张继科:“你不是瞎子么?瞎子怎么看的见风景。”

  许昕:“老张,还是兄弟么!”

  马龙:“说正经的,出了什么事?”

  方博:“这个村子死了个老头。”

  张继科:“怎么死的?”

  方博:“这边有个习俗,人岁数一大就要给自己准备一口棺材,这个棺材叫寿材,和一般的棺材不一样,放在家里是为了积福延寿的。虽然咱们国家全面推行土葬,但是这种偏僻的地方管也管不了,这个村里面有一个叫龚小宝的也给自己买了个寿材,结果第二天就被发现他死在了自己的寿材里。”

  张继科:“这倒算的上未卜先知了,龚小宝的死因是什么?”

  许昕:“葬了,这就是我们来的目的。当时发现他实体的是他的老伴,她找遍全村都没发现人影,直到发现那个棺材被钉上了才觉得事情不对,结果把棺材打开一看,老头就躺在棺材里,身上穿的还是他老伴给他做的压箱底的寿衣。”

  张继科:“等等,这龚小宝多大了?”

  许昕:“今年五十六。”

  张继科:“……你继续。”

  马龙声音有些发抖:“你们是讲鬼故事呢吧。…”

  方博:“是真的,那个棺材就是当地一个休假回家的民警发现的。”

  马龙:“那死因呢?”

  许昕:“不清楚,几乎每个接触到棺材的人回家都莫名其妙的得了一场怪病,再加上马上就是中元节,当地又很迷信,急匆匆的就葬在了他们村的祖坟。” 

           张继科:“他们祖坟在哪?”

  方博“就在村子的南面,你们过来的时候应该能看见了。”

  马龙仔细回忆了一下,脸色变得很不好:“我确实看见了,但是根本没有人祭扫的痕迹,但是里面一根杂草都没有。”

  马龙刚想投入张继科的怀抱,发现张继科不知道什么时候跑到了窗边研究蒙着窗户的黑布,张继科把黑布弄开一个角看见窗户外面的景象。

  借着依稀的月光,他们看见了满天飘洒的纸钱。

          张继科脸上闪过一丝兴奋:“大博儿,带上咱们的家伙,。龙仔,我带你去看死人说话。”

tbc

  


   
评论(10)
热度(104)
五徒弟名叫蹦葫芦把儿
六徒弟名叫把儿葫芦蹦
© 解语花下--青冥 | Powered by LOFTER